《原来爱你这么疼》全文免费阅读_苏若云严以白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7/11/28 9:59:00

时间

完结

状态

《原来爱你这么疼》主角严以白苏若云,严以白的声音很轻,却仿佛字字句句都带着血一般,让人不寒而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恶魔玩小编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原来爱你这么疼最新章节,故事温馨,值得一看。欢迎来恶魔玩免费下载阅读。

《原来爱你这么疼》全文免费阅读_苏若云严以白

点击阅读全文

小编前言

这样一个充斥着喧嚣和尘埃的水泥森林里,一栋栋矗立的墓碑描绘着怎样复杂纷扰的一段段人生。

是爱还是恨,每一个选择都意味着不同的人生轨道,

快乐就好,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着,

拉开浓重夜幕的朝阳,一言不发的注视着这一切。

的确,我们是主角,也同样是这个剧本里的小丑,一起进入这五味陈杂的世界吧~

小说简介

为了凑齐妈妈的手术费用,苏若云不得已卖出了自己的初夜,却没想到买主竟是自己的前男友严以白。

严以白恨她三年前抛弃了自己,便将她狠狠的羞辱,苏若云欠他的,他要让她用余生来还。

章节试读.

帝豪酒店,总统套房。

苏若云坐在巨大的Kingsize床边,手死死捏住裙角,脸色苍白。

突然,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昏暗的灯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刹那间,苏若云如遭雷劈,呆在原地。

“严白,你怎么会在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

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就感到下巴一疼,抬眼,就对上严以白冰冷的眸子。

“怎么,看见我很震惊?”严以白死死捏着她的下巴,嘴角是带着笑的,可偏偏声音冷得宛若寒冰,“你一定在想,这个连学费都交不出的穷小子,怎么会有一百万买下你的初夜?”

苏若云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还来不及开口,可这时,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走进来,恭敬的对严以白说,“严少,这是我们酒店送您的晚餐,希望你用餐愉快。”

严以白仿佛没有听见服务员的话,依旧死死盯着苏若云。

可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却是在刹那间褪去了。

“严少……”她喃喃着开口,下一秒,眼睛瞪得滚圆,“等等,你是严以白?严家的那个严以白?”

整个S市,姓严的人很多,但能被帝豪酒店的人尊称一声严少的人,只有一个——

S市首富严家的独子,严以白。

严以白冷笑一声,一把甩开苏若云,走到餐车旁,拿出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讥讽的开口:“是,我的真名,的确不是严白,而是严以白。”

苏若云脑子里轰的一声。

她的初恋,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竟然是堂堂严家的少爷严以白?

可当初他不是告诉她,他是山区来的穷小子么?不是连交学费都困难的贫困生么?

“你骗了我?”苏若云似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更白。

“不错。”严以白拿着红酒杯摇晃,冷笑着斜眼看着她,“如果我当初不是骗你说我是个穷小子,我怎么能看清你的正面目?”

三年前,父亲为了锻炼他,断了他的财路,让他独自一人去隔市的大学读书。

在学校里,他认识了苏若云。

初识时,他故意说自己是山区来的穷小子,就是想看看,苏若云是否和那些从小就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只是看中他的家世。

可苏若云没有,她还是和“穷小子”的他谈恋爱了。

他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女孩,爱她爱的发狂。可毕业那天,她却突然告诉他,她要分手。

他疯了一样的问她为什么,可她只是丢给他一句话:因为你没有钱啊。

多讽刺啊,她竟然对堂堂严家少爷说,你没有钱?

想到当年的事,严以白眸底再次燃起怒火,他一口饮尽杯里的红酒,将酒杯摔碎在昂贵的地毯上,上前再次捏住苏若云的下巴。

“好了,当年的事,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神色冷漠地开口,“今天我付了钱,你就要履行你的义务!”

“严以白你……啊!”

苏若云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身上的裙子就被嘶啦一声撕裂!

第二章

没有任何的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只是粗鲁的占有!

苏若云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

曾经的严以白,就连亲她都会温柔的过问她的意思,可如今,他却将她当做泄愤的工具一样尽情糟蹋……

可她能解释么?

不……

她不能。

一年前分开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苏若云瘫软在被褥之中,宛若被玩坏的木偶。

严以百毫不眷恋起身,穿上衬衫,神色冷漠地看着床上的苏若云。

目光无意间扫过纯白床单上刺眼的红色,他的墨眸微微一闪。

可不过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恢复了冷漠。

系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他转头就准备走,可这时——

“等下。”

身后传来苏若云虚弱的声音,他回首,就看见她挣扎的坐起来,对着他伸出手。

“你还没有给我钱。”她轻声说。

严以白身子一颤,下一秒,他眼底的怒火爆发!

他真是恨不得上去掐死眼前的这个女人!

钱!

她的心里,难道就只有钱么!

“钱是么?”他怒极反笑,突然拉出旁边的一个袋子,一甩,哗啦啦的,无数粉红的钞票,都落在地上,“要钱,就自己爬起来捡!”

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严以白一定是故意的。

他明明可以准备支票或者转账,可偏偏,他要用现金,还这样扔在地上,就是为了侮辱她。

可就算是侮辱,她也不能不要这笔钱。

于是她挣扎的从床上起来,下半身疼得仿佛都要裂开,可她还是咬牙忍住,裹着被子,将地上散落的钱,一张张捡起来。

看着地上跪着捡钱的女人,严以白的手不自觉地握拳,关节都作响。

为了钱,什么尊严,什么清白,什么良心,她都可以不要了么!

他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竟还会觉得这种女人单纯!

严以白现在多看苏若云一眼都觉得恶心,他狠狠踹翻旁边的茶几,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见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苏若云捡钱的手,才蓦地顿住。

她低着头,泪水一颗颗滴在地毯上,晕开水渍。

他……一定更嫌恶她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

这样,等她走了以后,他也不会难过吧……

苏若云如此想着,突然就觉得胸口一阵血气翻涌。

“咳咳!”她捂着嘴咳嗽起来,等摊开手,就看见手心一滩血红,触目惊心。

苏若云怔怔。

果然……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么?

严以白冷笑着盯着欧阳肃,“你骗我,不可能的,她不可能死的。” 他冲进手术室,这一次欧阳肃没有拦着他。

看到手术台上的苏若云严以白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毫无温度。

那一刻严以白彻底的慌了,“不,不可能的,若云,若云!” 他不停地呼喊她的名字,可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到手术台旁已经没有任何心跳迹象的机器,严以白感觉万箭穿心一般痛苦。

从未流过泪的他,抱着苏若云大哭了起来。 此时他才意识到,其实即便是苏若云真的变成了只爱钱的女人,真的变成了他所看到的那个样的人,他依然深爱她。

突然严以白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跑到手术台周围去检查那些仪器,“他们一定没有好好的抢救你,你决定可以被抢救回来的,你不能死,不能死。”

严以白就好像是疯了一样,在那拿着一根一根的管子,但最终他无能为力的瘫倒在地上。

看着手术台上不可能再醒过来的苏若云,严以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挖走了一般。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想要钱吗?我给,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求求你醒过来好吗?醒过来看我一眼,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给你钱,给你钱……”

然而手术台上冰冷的尸体,却不能给予他任何回应。

从和苏若云分手的这一年多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

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苏若云当初会突然选择和自己分手,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任由他找遍了整个世界,都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当时的严以白如今天一样痛苦,甚至还痛恨苏若云为何如此狠心。

这个时候欧阳肃从手术室外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严以白,目光冰冷。

“这个时候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你可以走了。”

听到欧阳肃的声音,严以白瞬间从地上爬起,带着全部的愤怒抓起欧阳肃的衣领,将他推到墙上,充满血丝的眼睛,仿若要吃了他一般。

手术室里顿时传来手术器具以及桌子倒地的吵杂声。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理会这些。

“你不是医生吗?为什么没有救活她?为什么?”

面对严以白的质问,欧阳肃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伤若云最深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对她做过什么难道你现在忘了吗?”

欧阳肃的声音很大,严以白瞪大眼睛,双手慢慢地松开欧阳肃。 “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痛苦,赶紧离开。”欧阳肃再次提醒他。

严以白只是冷笑一声,走到苏若云面前,想去握住苏若云的手,但被上前来的欧阳肃拦住。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滚开。”严以白目光阴冷的盯着欧阳肃。

“这个时候知道难过了?早干嘛去了?”

“滚开。”严以白咬牙,拳头捏的格格响。

“难道你忘了吗?在若云做手术之前,是你拒绝见她一面的,她已经猜到自己很可能会活不过来,既然你已经拒绝了,何必还在这里惺惺作态呢?”欧阳肃冷嘲热讽地盯着严以白。

严以白整个人怔住,心口仿佛被谁狠狠地扎了一刀一样,身体忍不住退后两步。

扶住一旁的桌子,却被桌子上放着的手术刀不小心割伤了手。

可他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任由血流不止。

“若云是在给谁捐献肾脏?”他盯着在桌子上逐渐晕开的鲜血,声音低沉的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还能救回若云吗?”

严以白眉头紧锁,回头去看欧阳肃。

看到严以白痛苦不堪的表情,欧阳肃继续嘲讽他,“不过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应该也不会关心了吧,人都已经死了,在这里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给一具尸体看吗?”

话音刚落,严以白已经冲了上去,一拳打在欧阳肃的脸上。

原本被手术刀割破的手,已经成了一只血手,打在欧阳肃脸上都带着血迹。

欧阳肃被他重重一拳打的跌倒在地。

“若云到底是在为谁捐献肾脏?”严以白带着鬼厉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地上的欧阳肃,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若云会死在手术台上。

欧阳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

“现在给谁捐献肾脏还重要吗?反正若云已经醒不过来了,所以你就收起你那可怜的样子,赶紧滚吧。别再打扰一个死人的清静了。”

在现在的欧阳肃看来,严以白不但不可怜反而很可恨。

严以白再次上前要对欧阳肃动手,欧阳肃这一次却抓住了他的拳头,将他推到一旁,“你以为你是谁,想对谁动手就对谁动手吗?” 严以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我就把你们整座医院都烧了。”严以白威胁。

欧阳肃冷笑,“你到底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相信你应该了解我的实力,我只想知道真相,否则你牵连的就不只是你身边的人。”

严以白的声音很轻,却仿佛字字句句都带着血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欧阳肃明白他的势力,看在他如此痛苦的份上告诉他,是为了苏若云母亲捐献肾脏的。

严以白诧异,“是什么时候的事?”

既然已经准备说出口,欧阳肃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严以白。

“她的母亲查出得了病,需要换肾,那个时候若云就在四处奔波,一方面筹集手术的资金,另外一方面就是寻找肾源,当时伯母的病情还没有恶化,我们都以为还有机会。”

“她苦苦等了一年,可是就因为手术费交的晚了一点,那个肾源给了别人。最后我们匹配出来,若云的肾脏可以捐献出来,所以就打算为她和伯母做手术……”

说到这里,欧阳肃停顿了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亲眼见证了苏若云是怎么辛苦的寻找肾源,又如何筹集手术的资金的。

严以白冷笑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如果只是捐献肾脏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若云为何会死在这里?”

严以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是因为任何原因导致苏若云去世的话。 他谁都不会放过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