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全文在线阅读_秦羽秦少霆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7/11/28 14:06:55

时间

完结

状态

《有种爱情见不得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恶魔玩小编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有种爱情见不得光最新章节,故事温馨,值得一看。欢迎来恶魔玩免费下载阅读。

《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全文在线阅读_秦羽秦少霆

小编前言

这样一个充斥着喧嚣和尘埃的水泥森林里,一栋栋矗立的墓碑描绘着怎样复杂纷扰的一段段人生。

是爱还是恨,每一个选择都意味着不同的人生轨道,

快乐就好,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着,

拉开浓重夜幕的朝阳,一言不发的注视着这一切。

的确,我们是主角,也同样是这个剧本里的小丑,一起进入这五味陈杂的世界吧~

小说简介

秦羽默默地在心中爱了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大哥秦少霆,可是这份爱却在四年前闺蜜的生日会上被打破了,自己被所有人试做心机婊,而最要好的闺蜜也出国,秦少霆将所有的怨气撒在自己身上,被折磨四年,她终于想要离去了。

章节试读

秦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听着他们走远的脚步声,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她不想见他们,一点都不想。

躺在病床上,她一手摸着自己右边的脸颊,那里连同眼睛的部分都被厚重的绷带缠住了,上了药,却更疼,她想找个镜子看下自己现在的样子,可病房里没有这些,她努力的挪动着身子,找出了自己的手机。

左眼微微眯着,看见了屏幕上的自己,她的脸包裹的像个粽子,只有少许皮肤露在了外面,心顿了下,反倒是安宁了不少,如果她的毁容能让秦少霆与夏若兰减少对她的恨。

那,也行。

秦羽将手机放下,闭上眼睛睡了一觉。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肚子痛到无法忍受,她微微挪动着,这才看到身下流出了大量的血,床单被褥全部被染红了。

秦羽吓的连忙叫来了医生。

“这是,流产!大出血了,快快快,去找妇产科大夫。”负责她的医生,忙带着人把秦羽推进了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秦羽眯着眼睛看顶上的灯出神,原来她怀孕了,她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可惜了,宝宝还未出生就没了。

“大出血,需要做清宫手术,先给病人输血。”医护人员忙碌着,秦羽对着顶灯默默地想,订婚宴该结束了,他们回家了吧。

眼泪一滴滴的流淌了出来。

痛不欲身!

死心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秦羽终于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她虚弱的拽着那名医生的衣服,“不要告诉我的家人,我流产的事情。”

医生有些犹豫,“隐瞒家属不太好。”

秦羽眯着带泪的左眼,微微说道:“我会亲自告诉他们的,你们给我留点自尊好不好?”

医生见着她这个样子,也实在是可怜,便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再哭了,不然你左眼部分的伤口会感染,情况严重了,眼睛可就真的没了。”

秦羽微笑着道了声谢,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无比的踏实,好像卸下了所有的包袱,一觉直到第二天大中午才醒过来。

鼻尖有香味,秦羽睁开眼睛,见着秦母正在打开保温壶,倒出一碗鸡汤,一面回头看她,“我说该醒了,妈给你做了鸡汤,快来尝尝。”

秦羽哎了一声,一手端着鸡汤稳稳的喝了起来,一面说,“妈,我让你担心了。”

秦母转过头擦眼泪,又回过身笑,“是你受苦了,你放心,大哥已经在调查了,哪个挨千刀的毁你容,你大哥一定不会放了他!”

秦羽附和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凶手永远都不会抓到。

“小羽你醒了啊!我和少霆过来看看你。”门口,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亲热的走了进来。

夏若兰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妈也在,我特地买了小羽喜欢吃的零食,都是清淡的口味,对伤口有好处的。”

秦羽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他们,微微说道:“谢谢大嫂,其实我没事,你们不用来看我。”

秦少霆看着她,她的脸上,露出的地方毫无血色,气色很差,只是他又觉得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心底默默地,似乎有什么从未察觉到的东西,正在慢慢的流逝。

左眼微微眯着,看见了屏幕上的自己,她的脸包裹的像个粽子,只有少许皮肤露在了外面,心顿了下,反倒是安宁了不少,如果她的毁容能让秦少霆与夏若兰减少对她的恨。

那,也行。

秦羽将手机放下,闭上眼睛睡了一觉。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肚子痛到无法忍受,她微微挪动着,这才看到身下流出了大量的血,床单被褥全部被染红了。

秦羽吓的连忙叫来了医生。

“这是,流产!大出血了,快快快,去找妇产科大夫。”负责她的医生,忙带着人把秦羽推进了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秦羽眯着眼睛看顶上的灯出神,原来她怀孕了,她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可惜了,宝宝还未出生就没了。

“大出血,需要做清宫手术,先给病人输血。”医护人员忙碌着,秦羽对着顶灯默默地想,订婚宴该结束了,他们回家了吧。

眼泪一滴滴的流淌了出来。

痛不欲身!

死心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秦羽终于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她虚弱的拽着那名医生的衣服,“不要告诉我的家人,我流产的事情。”医生有些犹豫,“隐瞒家属不太好。”

秦羽眯着带泪的左眼,微微说道:“我会亲自告诉他们的,你们给我留点自尊好不好?”

医生见着她这个样子,也实在是可怜,便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再哭了,不然你左眼部分的伤口会感染,情况严重了,眼睛可就真的没了。”

秦羽微笑着道了声谢,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无比的踏实,好像卸下了所有的包袱,一觉直到第二天大中午才醒过来。

鼻尖有香味,秦羽睁开眼睛,见着秦母正在打开保温壶,倒出一碗鸡汤,一面回头看她,“我说该醒了,妈给你做了鸡汤,快来尝尝。”

秦羽哎了一声,一手端着鸡汤稳稳的喝了起来,一面说,“妈,我让你担心了。”

秦母转过头擦眼泪,又回过身笑,“是你受苦了,你放心,大哥已经在调查了,哪个挨千刀的毁你容,你大哥一定不会放了他!”

秦羽附和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凶手永远都不会抓到。

“小羽你醒了啊!我和少霆过来看看你。”门口,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亲热的走了进来。

夏若兰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妈也在,我特地买了小羽喜欢吃的零食,都是清淡的口味,对伤口有好处的。”

 

深夜,静默压抑。

有低低的暧昧声传来。

女人身穿水蓝色贴身长裙,双手抓着床单,跪在地板上。

身后一下比一下迅猛的撞击,让她纤细的腰身像是风中树叶,摇摆不停。

男人逼迫她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穿衣镜,“说,现在干你的人是谁?”

秦羽倔强的昂着头,她看着镜子里,两个人分明都穿着衣服,可交合处却让人血脉喷张,她紧闭着牙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斯拉一声,男人暴怒的撕坏了她的长裙,双手握住她的柔软,毫不怜惜的肆虐,声音越来越冷,“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我这样的吗?装什么纯!”

秦羽终于受不了折磨,每回自己的倔强换来的都是他更加暴怒的屠戮,她忍不住一边喘息,一边小声的说道:“你,你是秦少霆,是我的大哥。”

“呵呵!”身后男人似乎终于满意了,抱着她滚到床上,一边用力挺进一边掐着她的脖子,“叫我。”

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秦羽哽咽的哭泣,“大哥,大哥……”

大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秦少霆,秦氏财团的继承人,年轻,俊朗,多金,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秦羽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四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了秦家,之后的很多年她没有再见过亲生的父母,从此一直都生活在这里。

直到很长时间她才知道,她原来是秦家抱养的孩子。

她喜欢秦少霆,一直很喜欢的很小心,害怕的不敢让人察觉,他是她名义上的大哥,比她大了整整六岁,可她喜欢他,偷偷摸摸的藏在心底。

四年前,闺蜜若兰的生日聚会上,一向不喜热闹的秦少霆,却当众向夏若兰表白,秦羽的一颗心彻底破碎了,她想,原来大哥喜欢的是自己的闺蜜,秦大哥这辈子都不会是她的,可她又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罪恶,于是她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模模糊糊间闯入了一间房,糊里糊涂的丢掉了第一次,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和秦少霆竟然被恰好赶来的夏若兰捉奸在床,秦羽至今都忘不了,秦少霆一脚将光着身子的她踢下了床,夏若兰狠狠的扇她的耳光,骂她猪狗不如,骂她是贱人。

再之后,夏若兰伤心的去了美国,她却成为了秦少霆的禁脔。

“好紧,真特么骚!”秦少霆拍打她的臀部,“被我干了这几年还是这么紧?你真是个骚货。”

秦羽默默的掉着眼泪,哽咽道:“大哥,我错了,我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现在知道错了?爬我床的时候,怎么那么骚?嗯?要不是你,若兰不会离开我,我干着你,你恐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我的好妹妹?”秦少霆抓着她的腰,像个打桩机一样用力挺进,“别跟我假惺惺,你不是要我上你吗?满足你!”

剧烈的声响像是最残忍的酷刑,秦羽支撑不住的头埋在枕头里,默默地吞掉眼泪。

 

男人快速的耸动数下,满足的哼了一声,秦少霆缓缓的从她的身上抽出,像扔破烂一样,随手把她推下了床,“滚吧!”

秦羽只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她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穿上衣服,哆哆嗦嗦的往外走。

每次秦少霆要她,都会事先给她发一条短信,让她来到他的房间,如果她不听话,他就会残忍的惩罚她,让她痛到生不如死。

秦羽的房间在隔壁,每回,她都像是在做贼,悄悄地来,悄悄地去。

“若兰就要回来了,下周我们就订婚,你别惹她生气,如果被我发现你招惹她,我要你好看!”冷漠的话自背后响起,秦羽身形一僵,他说到就能做到,为了她,他会无尽的折磨自己。

心痛了一下,随后又想,若兰回来也好,也许她回来了,自己就不会再被他这样对待。

“若兰,你总算是回国了,我们少霆心心念念的都是你。”秦家别墅,秦母笑眯眯的给夏若兰添菜,“多吃点,看看你都瘦了。”

秦少霆亲密的在夏若兰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看我妈多喜欢你。”

夏若兰眉开眼笑,“阿姨,您对我真好。”

秦母笑着说道:“你从小和我们家小羽一起长大,又是少霆心尖上的人,我不疼你,疼谁?”

秦羽吃饭的手,微微有些抖,夏若兰是秦少霆心尖上的人,是放在心尖上的呢,自己恐怕是什么都算不上吧?

夏若兰,夏家千金,夏家与秦家是世交,两家人也同意秦少霆和夏若兰在一起,如此不但关系紧密,也可以起到商业联姻的作用。

他们结婚是众望所归。

秦羽默默的吃着饭,不发一言,夏若兰忽然轻轻推她,“小羽,你怎么都不说话,不喜欢我当你嫂子啊?”

秦羽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秦少霆,男人正冷冽的盯着自己,眼睛里的怒气显而易见。

秦羽连忙笑了出来,“不是,怎么会呢,你做我嫂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若兰若有所指的说道:“是吗?你发自真心的就好。”

饭桌上的气氛于她来说有些压抑,她中途溜去了卫生间,躲在里面不想出来。

夏若兰随便找了个借口也跟了进去,她关上门,冷笑着,“贱人,离少霆远点!”

秦羽下意识的回道:“他是我大哥,我和他永远不可能的,你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脸上已是挨了一巴掌,夏若兰掐着她的脖子,尖酸刻薄的骂道:“呵呵!我不用担心?你这个贱人不顾伦常,毛都没长齐就敢爬他的床了,要不是我顾忌着少霆和秦家的脸面,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少霆是我的,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秦羽半边脸颊很快就红肿了一大片,她愣愣的,不曾想她的对的恨这么深,忙说:“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在你面前耍花样的。”

“哼!”夏若兰收回手,冷笑,“你这样被父母卖掉的人,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给少霆提鞋都不配,他的心里只有我。”

 

她实际上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孩子,这一点秦羽在六岁的时候,夏若兰就好心的告诉过她了,从那时起秦羽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原来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亲生父母的印象早已没有了。

只是,如今提起,心底终究无法真正的释怀。

秦羽默默的对着镜子洗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张脸颊红肿不堪,娇嫩的皮肤印着鲜红的掌印,忍不住默默地咬紧了唇。

当她走出来的时候,秦母正笑着说:“外面好像下雨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家里有的是客房。”

夏若兰娇媚的答应了下来,“嗯,都听阿姨的。”

秦少霆打趣,浑厚的嗓音磁性又性感,“睡什么客房啊?我的床大的很。”

秦羽不敢再继续听下去,转身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深了,雨声刷刷直响,她却睡不着了,辗转反侧怎么都闭不上眼睛,秦羽起床来到了阳台上透气,窗帘刚打开,不觉间看到了隔壁的一对身影正在忘我的拥吻着。

心猛的下沉,秦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吓的连忙弯下了腰。

他们睡在在一起了?

她坐在地上,心一阵一阵的抽着似的疼。

秦羽,醒醒吧,别再做梦了,你从来都是多余的,别再做遥不可及的梦!

一周后,秦家与夏家正式结为姻亲,秦少霆与夏若兰在国际酒店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秦羽作为秦少霆名义上的妹妹,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出席的,她坐在角落里,看着西装笔挺,俊冷不凡的秦少霆挽着一身白纱,美貌非常的夏若兰,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样的场景她曾经天真的幻想过,如今亲眼看着,像是解脱,又些许不舍。

“小羽,你还坐着干什么?快点招呼客人。”秦母推着她出去,笑,“今天是你大哥订婚的日子,你怎么还苦着脸呢?快点出来,来了好多青年才俊,你也长长眼挑一个。”

秦羽忙回过神,笑了笑,跟着秦母一起招呼来宾,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一桌一桌的敬酒,轮到秦羽这桌的时候,夏若兰故意说道:“小羽,我很快就做你嫂子了,我们喝一杯。”那语气就像是她们是最好的闺蜜一样。

秦羽慌忙站了起来,举着酒杯对他们甜甜的笑,“我祝大哥大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话毕,一扬脖子干了一整杯白酒,“愿你们永远幸福。”

秦少霆面色如常,夏若兰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挽着秦少霆去了别处。

“小羽,你脸都红了?没事吧?”坐在秦羽身边的是她的大学同学韩琛,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见着秦羽脸色不好,他关心的问了一句。

秦羽忙摆手,“没事,我……”话没说完,只觉胸口一阵热涌,像是要吐了出来,“我去一下休息室。”

她慌芒跑到休息室,铺天盖地的吐了起来,这一通,仿佛把肠子都要能吐出来了,可胃里依旧是很难受,像火烧的一样。

“勾引男人?”背后突然响起了秦少霆的声音,秦羽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脸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大,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他不是在外面应酬吗?

秦少霆冷笑勾起她的下巴,“是不是太久没艹你了,你就寂寞了,去勾引别的男人?”

 

秦羽愣了一下,连忙摇头,躲避着,“我,我没有。”

“没有?你当我是瞎子吗?”秦少霆一手掀开她的裙子,修长的手指在她柔嫩的臀瓣流连,“才几天没干你,你就这么痒了?”

秦羽慌忙的拉着他的手,乞求道:“不要,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大哥,大……嗯!”话未说完,他已经粗暴的进入。

秦羽慌乱的只能捂住嘴,不让自己发生任何声音。

“你听好了,我还没玩够,你要是敢去找别的男人消遣,我一定饶不了你!”秦少霆捏着她的下巴,语气又冷又狠,动作却是越来越快。

他看着她在自己身下颤抖呻吟,看着她的眼睛,心底怒不可遏,可又快感十足,那晚,她像个小猫一样的爬上自己的床。

他推开她,她却抱着他的腰,说什么十八岁了,想要给自己一个成年礼!

他头脑昏昏沉沉,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被下药了!

当时气血上涌,怒火攻心,什么身份都忘了,毫不吝惜的上了她。

此后的每一天他就像是上了瘾,现在看到这样一张脸,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她,尤其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交头接耳的时候,他就更想要把她死死的压在身下。

秦少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本能的驱使自己做下去。

自从夏若兰回来后,他已经一周没有碰过她了,秦羽以为他再也不会碰自己,可现在,她只觉腰要断了,下身更是疼的她直想飙泪。

不觉间,脑子里忽然想起那天在阳台上看到场景,眼前的男人和夏若兰在阳台上忘我的拥吻,一想到他碰过别的女人,秦羽本能的排斥,双手挣扎着逃离,可却是越挣扎越是被他死死的箍住,一动不能动。

“少霆,少霆你在里面吗?少霆?”屋外,突然响起了夏若兰娇媚的声音。

秦羽脸色大变,拼命的推着男人,可男人却是更加紧密的抱着她,在她的身上剧烈的驰骋。

极致的快感像电流一样窜过全身,她忍不住想要尖叫,可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最后一张口狠狠的咬住了他裸露的肩膀。

秦少霆顿了一下,随后是更加迅猛的攻击。

“少霆,你到底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夏若兰越来越近。

休息室的门并没有上锁,夏若兰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的打开,秦羽害怕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是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渐渐的脚步声终于还是远去,秦羽绷着的身体瘫软了下来,秦少霆也到了顶点,粗重的喘了几口气,抽离了出来。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女人,“我跟你说的话,记住了,别让我发火!”

话毕,整理好衣衫,又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秦羽蜷缩在地上,只觉下身好痛好痛,忙颤颤巍巍的去了卫生间,她坐在马桶上简单的清洗,却发现下身流出了好些血丝,她忙用纸巾擦拭,又拿出护垫垫在了下面。

又撕裂了吧?她想,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性的弄疼她,下身撕裂过几回,也看过医生,所以秦羽这次也只以为是那方面的原因,并未深想。

她收拾好自己后,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对着镜子补了妆,不然这么出去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一切收拾完毕后,秦羽推开卫生间的门准备出去,不想夏若兰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秦羽,你果然在这里!”夏若兰挑着眉梢,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都是经过事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气得大骂,“少霆刚才在这里是不是?臭婊子,狗改不了吃屎!

 

秦羽捂着脸,不发一言,不是不想辩解,而是就算她辩解了,夏若兰也不会相信,在她的眼中,错的永远只有自己。

“你这个贱人!我饶不了你!”夏若兰不顾形象的扑了过去,对着秦羽又打又骂,“四年前,你不要脸的爬上少霆的床,害得我和他不得不分开,现在我回来了,你竟然还敢勾引他!秦少霆是你大哥,你连乱伦都不顾,你这个婊子,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非要抓着少霆不放!你个贱人!要不是你,我和少霆早就能结婚了!贱人都是因为你!”

夏若兰坐在秦羽的腰上,双手撕扯着她的头发,又是掐又是打,秦羽只觉的肚子一阵阵痛,她皱着眉头,忍受不住的,一个翻身把夏若兰甩了出去。

“好痛,我的肚子好痛!”秦羽小声的说道:“若兰,别再打了,我不会跟你争的,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我,你又在乎什么?”

夏若兰听到这话,柳眉倒竖,更是暴怒,“臭婊子,你给我闭嘴!闭嘴!”

她转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狠毒的掐着秦羽的脸,“你为什么能爬上他的床,还不是因为这张脸,我要毁了你,我要毁了你的脸,让你以后都没有男人愿意上你!”

秦羽奋力的挣扎,奈何肚子太痛,身体踉跄了几下又重新跌到了地上,“不要,若兰,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你这个贱人!毁容吧你!”夏若兰猛然举起明晃晃的锋利水果刀,一刀重重的划了下去。

“啊!!”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宴会厅,“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噗,鲜血喷涌而出,夏若兰愣住了,颤抖的直往后挪,她,她原本只是想要划破秦羽的脸,可没有想到手下没控制力道,一刀下去竟然伤到了她的一只眼睛。

夏若兰吓坏了,“不,不是我,不是我。”飞速的逃离了现场。

楼下,秦少霆与秦母听到声音的时候,迅速的赶了过来,一进门,看到秦羽跌坐在地上,整张脸上都是血,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襟,一滴滴的渗透到了地上。

“小羽,小羽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小羽!”秦母吓的脸色惨白,秦少霆瞳孔猛地一缩,飞一般的冲了过去,拦腰将她抱起横横冲直撞的下了楼。

一时间,整个宴会厅炸了锅,订婚宴不得不暂停。

秦羽麻木的窝在秦少霆的怀里,她勉强睁开另一只完好的眼睛,血液模糊的却看不清他的脸,只觉的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心在这瞬间凝固,身体也不堪重负,她闭上了眼睛。

秦少霆疯了一般,开车速度达到了极点,他抱着她奔跑着来到了手术室,最后被医生强行留在了外面。

他坐在走廊上,看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心情复杂,她流了好多血,顺着眉眼到脸颊那么深的一道口子,血肉都翻了出来,一定很疼吧。

脑海中回想着她明媚的脸蛋,心底愈发不是滋味。

秦少霆烦躁的站了起来,随手拿出烟点燃,她毁容了,心底蓦地有些说不出的疼。

 

这都是你自找的

“不幸中的万幸,伤口再深一点,她的右眼就没了,只是很遗憾,刀口很深,眼角的地方无法做手术,脸上留疤避免不了了。”医生略含怜惜的口吻冷静的说道。

秦少霆心底惴惴,难言的痛楚感涌上心口。

一旁的秦母忍不住伤心的掉泪,“怎么会这样?谁干的!那么好的一张脸,就这么毁了。”

良久,夏若兰才匆匆赶了过来,她满脸的焦急的问,“阿姨,少霆,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刚刚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后发现你们都不见了,后来听说小羽出事了?”

秦母点头,声音哽咽的,“小羽,她被人划破了脸,以后都要留疤了。”

真的毁容了?最好不过!

面上夏若兰跟着担心,甚至流了几滴眼泪,“可怜的小羽,那么漂亮的脸蛋可惜了,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秦少霆目光炯炯的盯着她,冷漠的问,“你什么时候去的洗手间?”

夏若兰看着他的眼神,心底猛然一顿,哽咽着,“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吗?少霆我知道你担心,小羽也是我的好姐妹,我和你一样焦急。”

秦母并不知道他们三个之间的纠葛,心底只觉得对不住夏若兰,拉着她的手歉然的说道:“今天原本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你了。”

夏若兰面上很大方,“阿姨你说什么呢,小羽出了事情,我们当然得过来,订婚什么时候都可以,小羽可只有一个。”

她甜言蜜语的哄劝着,秦母很快就被她逗弄的心情好了许多。

酒店里还有宾客,秦母只得先回去,夏若兰和秦少霆在病房门口等着。

“少霆,你是不是很担心?”夏若兰淡淡的问,脸色已是有不太好。

秦少霆沉默着没有说话,夏若兰心底恨恨的,面上冷哼一声,“你不觉得这是报应吗?四年前她故意给你下药,趁机爬上你的床,她是你妹妹,是你们秦家好心收养她,可她连伦常都不顾,这种人是一定要遭到报应的。”

秦少霆面色微微动了下,眼眸逐渐的再次冰冷了起来,“她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妹妹,也是秦家的脸面,脸没了对秦家也没有好处。”

夏若兰心底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他担心的一直是这个?

她挽着男人的胳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娇媚的,“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

“病人已经醒了过来,家属可以进去了。”医生推开房门,对着秦少霆说道。

秦少霆猛然起身,走到病房门口又停了下来,只是简单的问了句,“她还好吧。”

“眼角和脸上都已经上了药,现在正在吊消炎水,目前来看,情况还不错。”医生冷静的答道。

秦少霆瞥了一眼房门,“那就好,好好照顾她。”

话毕,转身对着夏若兰说道:“我们走吧。”

夏若兰正是求之不得,高傲的挽着秦少霆的胳膊往回走,一面心里想,秦羽,这可怪不得我,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都是你自找的。

读者热评

非常好的一本书!以我7年老司机的推荐,这是一本相当好看的小说。节奏慢,时常有笑点,休闲必备。绝对没毛病。

《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