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痴泪满》温如意潇谨全文阅读(1-42章)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7/12/5 9:24:12

时间

完结

状态

爱你成痴泪满心小说,主角温如意潇谨,温如意等了潇谨八年,却等来他爱上了别人。潇谨说,“就算是你跪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爱你的!”

作者:温锦

主角温如意潇谨

爱你成痴泪满心小说简介

温如意等了潇谨八年,却等来他爱上了别人。

潇谨说,“就算是你跪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爱你的!”

她不顾一切嫁了过去,却不想没换回潇谨的心,只换来了满身伤痕。

“自此我要远离你,不再爱你,是你负了我,也是你伤了我,此生只愿再不相见……”

“不可能,我绝不罢手……”潇谨悲痛低语。

可这一切早已经由不得他说了算!

推荐阅读指数:★★★★★

小说免费试读:

“小姐小姐,战王爷回来了!”

“真的?”温如意急忙问。

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他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等了他八年,总算回来了。

“嗯,宫里来宣旨了,皇上宣您进宫呢!”

“快,快给我准备衣裳!”

温如意打扮一番,快速进了宫。

看见皇上和潇谨站在一起,温如意顿时害羞不已,上前几步,“臣女见皇上!”

偷偷看了看一眼潇谨,“见过瑾哥哥!”

温如意是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其实仔细去看潇谨,就能看见他眼中的嫌弃和厌恶。

可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等了多年的人终于回来了,怎么能够不开心呢。

“皇上,臣先退下了!”潇谨说完,转身就走,连句招呼都没跟温如意打。

“……”温如意看着他的背影,顿时红了眼眶。

“如意啊!”

“皇上?”

“他在边疆的时候受了伤,伤了脑子,已经记不得你了,而且还带了一个女子回来,先前他跟我说,要娶那个女子为妃,朕没有答应,朕想问问你的意思,是坚持嫁给他呢?还是成全他?”

温如意跌跌撞撞后退了好几步。

等了他八年,就等来一句,他已经忘记你了。

他有了别的女子,要娶别的女子为妃。

心痛的无以复加,站不稳瘫坐在地。

泪如雨下。

皇上看着温如意,这个他和潇谨一起看着长大的妹妹。

“如意……”

“皇上,您说,将来某天他会不会想起我?”

“这个很难说!”

温如意知道。

确实很难说。

“若是他想起来了,而他娶了别人,我嫁了别人,一定会发疯发狂的吧!”

“所以?”

“我要嫁给他,那个女子救了他是吧,他要报恩是吧,那就让那个女子为妾好了!”

她要赌一把。

却不想亲手将自己推入了万丈深渊。

潇谨做梦都没想到温如意这么无耻,他说的那么清楚,她为什么还要嫁?

“呜呜……”

林若云压抑的哭泣声让潇谨心烦。

一切都是温如意的错。

温如意,丞相府嫡出大小姐……

华丽无双的屋子里,温如意已经坐了很久,久到整个人都僵硬了。

“小姐,门房处有人送了封信给你!”

“我的?”

温如意拆开信,看着里面的内容,深深吸了几口气。

那个救了潇谨的女子约她。

去还是不去?

“备马车!”

到了酒楼,温如意还没坐下,林若云却已经跪在了温如意面前,哭的伤心欲绝。

“温小姐,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王爷,我愿意为奴为婢伺候你,求求你!”林若云说着,还抓住了温如意的裙摆。

手在温如意腿上掐了一下。

温如意吃疼,一脚将林若云踢开。

“啊……”

林若云叫了一声,摔在一边,头磕在了一边的桌子边缘,顿时便出了血。

温如意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呜呜,温小姐,你饶了我,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这就走,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性命,我求求你!”

“我没有……”

温如意的解释在一声怒吼中,全部哽在了喉咙。

“温如意,你该死!”潇谨怒吼一声,从温如意身边跑过,上前抱住了林若云,“若云……”

“王爷,救我,救我……”林若云声凄凄,晕在了潇谨怀里。

“若云?若云?”潇谨抱起林若云,怒视温如意,“若云有个好歹,我要你温家满门陪葬!”

温如意吓得跌跌撞撞退后好几步。

牙齿都颤颤发抖起来。

 

眼睁睁的看着潇谨抱着林若云快步离去。

“小姐……”朵儿上前。

“我刚刚?”

“小姐,奴婢看见,是您踹了她!”朵儿小声说着。

其实她知道,她家小姐不是这样子的人。

“你也看见是这样子的?”温如意问朵儿。

朵儿点点头。

温如意只觉得满心苦涩,点了点头,“我确实踹了她,这点没错的!”

可是却没有人知道,是林若云先掐疼了她。

战王府

林若云一直梦魇着,哭着求饶。

拉着潇谨的手,“王爷,救救我,送我回边疆去吧,我怕我怕!”

潇谨看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怒火中烧的出了王府,直往相府而去。

“小姐,王爷走了!”紫鹃低语。

林若云慢吞吞的睁开眼睛,看着烟雾寥寥的香炉子,深深叹了口气。

这是可惜了……

从外面回来,温如意看着自己大腿处的掐痕,深深的吸了口气。

潇谨不是曾经的潇谨,他早已经忘记了她,再也不是她的瑾哥哥。

捂脸哭了起来。

“你还有脸哭!”

温如意闻声抬头,看见一身怒气的潇谨时,没来由的害怕。

“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丞相府,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来了?”潇谨一步一步靠近温如意,“你问我怎么来了?你现在害怕了是不是?你一脚把若云踹出去的时候,怎么不怕呢?”

潇谨一把抓住温如意,撕拉一下,将她的衣裳撕的粉碎,露出里面鸳鸯戏水的肚兜。

潇谨只觉得这鸳鸯戏水图有些熟悉,只是他此刻怒火中烧,源根没细想。

一下子扛起了温如意,把她给丢到了大床上。

“啊……”

温如意尖叫出声。

想要逃跑,却被潇谨抓了回来,捆在了身下。

“不要,不要,瑾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温如意尖叫着,挣扎着。

不要这样子对她,也不能这样子对她,她哪里错了?

她只是想要嫁给他而已。

潇谨原本只是想吓吓她,却不知为何身体有些不受控制,不顾这是丞相府,不顾温如意的挣扎,硬生生的要了温如意。

潇谨是欢愉的,不管心里怎么厌恶温如意,这一刻他是欢愉的。

那种感觉,真是爽到顶了。

直到抽身离开,坐在床边,看着温如意如破布娃娃一般,双眼瞪得老大,盯着床顶,眨都不眨一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

整个人有些无声无息,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一般。

潇谨顿时心虚万分。

连忙套了衣裳朝外面走,却看见丞相、丞相夫人跪在门口。

“……”潇谨吞了吞口水。

好一会才挤出一句,“本王会负责的!”

快步出了相府。

“我的如意啊!”

身后是丞相夫人悲苦的哭泣声,不绝于耳……

林若云没有想到,潇谨还是要娶温如意。

她只能是侧妃

侧妃。

凭什么就是侧妃呢?

她是想做王妃的,那些人答应她,让她做王妃的。

可如今,却只是一个侧妃。

她不甘心,这不是她想要的。

温如意,得死,得给她让位。

大红的嫁衣,曾经让她欢喜很久很久,她也绣了很久很久,可是这一刻,温如意一点欢喜之情都没有了。

“姐姐……”

温写意轻轻的喊了一声。

温如意看着妹妹,好一会才说道,“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哪怕是荆棘坎坷,也得走下去!”

一年时间,给她和潇谨一年,若是一年潇谨想不起她,她便离开。是活着离开,还是死了离开,她都努力过了!

“姐姐,你一定要幸福!”

“好!”

唢呐声声,温如意嫁了。

潇谨没来迎亲,她知道。

宾客不多,她也知道,潇谨不愿意,她也知道。

“礼成,送入洞房!”

听到声音,温如意心紧了紧。

喜房里,没有合卺酒,没有掀喜帕,也没有新郎官。

今日不单单是她嫁了,潇谨还娶了侧妃,林侧妃。

林侧妃伤不了她,能真真正正能伤她的,只有潇谨。

只有他的冷酷无情,满不在乎才能伤她。

可她还是想努力一下,毕竟这些年,他们海誓山盟,他们情意满满过,她等了她八年,从十岁等到十八岁,

可是回报竟是这般的残忍。

“王妃……”

王妃,从这一刻起,她就是王妃了,潇谨的王妃!

 

林侧妃看着潇谨,想了好一会才说道,“王爷,今日是您和王妃大喜之日,您要过去吗?”

“……”

潇谨没有说话。

这些日子,他每日都十分难受。

一闭眼,就是温如意那生无可恋的样子,不过她没死,又不要脸的嫁过来了,他以为她会想不开寻死呢。

潇谨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听着林若云的话,“不必管她!”

林若云心中窃喜,她看了一眼一边的香炉子,“那王爷,咱们喝杯酒好吗?”

她想说合卺酒,但是不合规矩,不合礼数,不敢说。

“嗯!”

这才刚刚把酒端过来,就听得外面传来声音,“王爷,不好了,王妃娘娘院子着火了!”

“什么?”潇谨忽地站起身,连忙走了出去。

林若云狠狠的捏紧了拳,温如意,你最好是把自己烧死了,不然要你好看。

温如意站在院子里,看着角房的火慢慢被熄灭,心中沉思着,这是谁放的火?

潇谨过来时候,看见温如意第一眼,其实是惊讶的。

她瘦了很多,那大红嫁衣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一点不合身。

“这是你让人放的火?”

温如意闻言,看向潇谨,“你说什么?”

“你放火把本王吸引过来!”

温如意本想说,不是的,她温如意不是这样子的人。但还未来得及开口,潇谨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将她给抱了起来,大步朝喜房走去。

“瑾哥哥……”

“喊我王爷!”

“王爷……”多么冷酷无情,这是划清界限了。

进了房间,潇谨直接便关了门,路过桌子的时候,看见上面的酒壶,伸手拿了。

将温如意丢在床上,就着酒壶喝了一口,在温如意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口哺到了她口中。

“咳咳咳!”

温如意没喝过酒,呛的眼泪都出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真招人。

潇谨看着,又喝了一口,灌给了温如意。

“不要!”

咳咳咳!

可是潇谨如疯了一般,不停的喂,直到一壶酒下去,温如意已经咳的眼泪连连,才丢了酒壶,完全不顾温如意的反应,撕开了她的衣裳,强行压住要了她……

没有多余的感情和温存,温如意疼的咬牙切齿,可是这个人一点都不会心疼她,压根没拿她当人。根本不会顾念她分毫,只有发泄!

“呜呜……”哭泣、求饶都没用,潇谨疯了,真的疯狂了。

这种感觉,比起那日更好,更让人疯狂。大床摇曳着,温如意求饶声不断,哭泣声不曾停止。

屋子外,朵儿几个丫鬟、嬷嬷大惊失色。王爷这般,他们小姐可怎么受得住。可是潇谨不开口,她们又不敢进来,甚至不敢出声。

直到天明时分,里面的动静才停了下来。

潇谨出来的时候,朵儿几个进了屋子,看着床上浑身青紫,出气多、吸气少的温如意,朵儿顿时哭了出声,“小姐,呜呜……”这王爷太不是东西了,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们小姐,怎么可以!

她小心翼翼的给温如意清洗,上了药,穿了衣裳。

“朵儿!”温如意轻轻出声。

“小姐?”

“……”温如意闭着眼睛,轻轻出声,“还有三百六十四天,你帮我一起记一下!“

“是!”

林若云得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惊愕了。

“怎么会?”潇谨昨晚歇在了温如意屋子里。

难道那药?林若云想了想才说道,“你去找到王爷,就说我病情加重了!”

“是!”紫鹃应了一声连忙下去。

潇谨过来的时候,林若云烧的糊里糊涂,整个人滚烫的紧。

“怎么会这样子?”

“侧妃娘娘昨晚便有些严重,只是只是……”紫鹃说着,跪了下去。

“宣府医了吗?”

“还未,侧妃娘娘不许……”

潇谨深吸一口气,“现在去请吧!”

“是!”

府医都是从边疆带回来的,自然认得林若云,给林若云把脉后才说道,“受了惊吓,还得静心养着,不然……”

“会如何?”

“减少寿元!”

潇谨闻言,沉默了一下,“你开药吧!”

“是,王爷!”

府医开了药,紫鹃下去熬药。房间里就剩下潇谨、林若云。

若说爱,潇谨知道,自己并不爱林若云,只是林若云救了他,她的兄长也是为了救他而死,他必须给她一个家。坐了一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林若云醒了过来。

潇谨又坐了回去。

“王爷!”

“嗯?”

“你送我走吧,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怕……”

“怕什么?”

“我怕王妃娘娘,她是相府嫡女,而我只是一个乡下丫头,在这京城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我……”

潇谨拍了拍林若凉的手,“别怕,我让贵喜、贵福过来伺候你!”

 

贵喜、贵福那是潇谨身边最得力的丫鬟,且对潇谨忠心耿耿。

真要这两个人到了身边,把她盯的死死的。

“不,不用,贵喜、贵福是王爷身边的丫鬟,我不能和王爷抢人,不如王爷给我在外面买几个人可好?外面买的人,进府没有根基,只要调教妥当,定会对我忠心耿耿的!”

“嗯!”

三日回门。

潇谨没有打算和温如意回去,也没让温如意回去。

温如意站在门口,好一会才转身回了房间。

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字,“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下面还有一个日期,三百六十三。

王府的日子不算好过,也不算不好过,一个月的时间里,温如意没见到潇谨一次,潇谨也没来这边。

天气越来越热,温如意受不得热,加上葵、水迟了。

“朵儿!”

“王妃?”

“你去找管家,要些冰来!”

“是!”

朵儿去找到了管家,才得知冰都送去了林侧妃的思云苑。

王府里已经没了多余的冰,而王爷出府去了,临走时吩咐管家照顾好林侧妃,关于王妃却只字未提。

朵儿气呼呼的回来。

温如意得知后,“没关系,你花银子去买一些,咱们不差钱的!”

想到院子连个名字都没有,温如意找了宣纸写下了三个打字,“静谧苑”落款处是三百三十三。

有钱能使鬼推磨,花了钱,果然弄到些冰来。

林若云知道后,哈哈哈得意大笑,“还王妃呢,不过如此!”

她一开始本来是装病,却不想真病了一场,潇谨又出门去,害得她枉费一番心思。

潇谨这次回来,带了很多东西,林若云瞧着都喜欢的紧。

其中一套红宝石头面最是漂亮贵重,立即就戴上了。

“王爷,你说我戴着好看吗?”

潇谨看着,微微颔首。

林若云模样寡淡,撑不起这套头面。倒是十分适合漂亮精致,眉眼如画的温如意。

“谢谢王爷,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多余的潇谨不想说。

“我还有些公务,先去处理一下!”

“是!”

见潇谨是朝书房方向而去,林若云眨着眼睛,今晚潇谨应该会住在她的思云苑吧。

想到这里,林若云立即让人收拾,她也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等着潇谨前来。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今晚承宠。

她知道,潇谨对她,其实没多少情爱,无非就是顾念着救命之恩。

她得快些怀个孩子,可不能让温如意抢了先……

“紫鹃,你过来!”

“娘娘?”

“你去找府医要点药,找到厨房的人,放到温如意的吃食里!”

紫鹃错愕了一下,“是!”

潇谨在书房里,看着面前的信函,眸光沉沉……

说什么痴心不悔,也不过是守在她身边的人身份不如他罢了。

“王爷,侧妃娘娘派丫鬟来请您过去用晚膳!”

潇谨‘嗯’了一声。

他知道,这是怎么也躲避不了的。

既然娶了人家为侧妃,该有的体面还是得有。

吃饭的时候,潇谨又闻到了那熟悉的香气。

看了一眼香炉子。

“王爷,你今晚留在若云这里可好?”

“嗯!”

温如意知道潇谨回来,也知道他去了林若云那边。

今晚势必会留宿,心没来由蛰疼了一下。

“王妃?”朵儿轻唤。

温如意摆摆手,看着一桌子菜肴毫无胃口。轻轻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院子。

今夜月如勾,再过些日子就是团圆夜。她给自己选择了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就这么一直站在院子里。

“抓刺客,抓刺客!”

“?”

温如意错愕,还未来得及反应,一个黑衣人穿着一身黑衣闯进了她的静谧苑。

光凭他的身高,身上的气息,她已经知道她是谁,“连大哥?”

“如意,我……”连珏低唤一声,捂住自己的手臂。

多年不见,潇谨哪怕是失忆,武艺依旧高强。

“连大哥,他们喊的刺客是你?”

男人点头,扯下面巾,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嗯,我去刺杀潇谨,失败了!”

温如意叹息一声,“那你快离开吧,不然一会怕是走不了了!”

潇谨阴冷的声音传来,“你觉得,你这奸、夫还能走的了吗?”

 

奸、夫。

潇谨竟是如此想她,当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潇谨,不许你这样子说我和如意,我们是清白的!”连珏怒喝。

“呵呵,清白!”潇谨沉喝,“把人给我拿下!”

“不可以!”温如意一下子将连珏护到身后,“连大哥,你快走!”

“如意,我带你一起走,他已经不是曾经的潇谨了,他不值得你爱!”连珏连忙出声。

“混账东西!”潇谨说着,伸手将温如意拉到身边,给了连珏一脚。

连珏顿时被踹摔在地,捂住胸口咳出了一口血。

温如意瞧着,叫了一声,“连大哥,你快走!”

又去求潇谨,“瑾哥哥,你让连大哥走,求求你了,让他走!”

“呵……”潇谨冷笑,拉着温如意朝屋子走,对下面的人说道,“把人给我抓起来关到地牢去!”

“不要!”温如意挣扎不已。

连家就这一根独苗苗,真要出点什么事情,她会愧疚一辈子。

“潇谨,你放他走,你心里有火,冲我来就是了!”

“冲着你来?”潇谨冷呵。

捏住了温如意的下巴,“你以为你是谁?”

温如意吃疼,却倔强的看着潇谨。

屋子的灯有些亮,也让温如意看清楚了潇谨的神色。

是如此的陌生,也是如此的恐怖。

看着温如意眸中的惊恐,潇谨只盯着她红艳艳的唇,低下头轻轻的吻住。

潇谨移开唇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腥甜的气息在口腔蔓延,鼻息下是潇谨身上阴冷的气息和陌生的香气。

“人不怎么样,血的味道倒是极好!”

潇谨说着,在温如意错愕中,再次吻住了温如意的唇,用力啃咬。

将温如意压倒在床上,不顾外面连珏怒吼,温如意求饶。

这一刻,温如意痛到极致,恨到极致,也怨到极致。

在连珏面前,潇谨就这样子不顾她的脸面强要了她。

“啊……”

温如意又抓又撕又咬,潇谨却依旧不管不顾,捉住了温如意的手腕,紧紧捏住。

直到感觉到那种温热与众不同,潇谨忽地起身。

看着床上的血。

看着如破布娃娃一般躺在床上的温如意。潇谨心惊的后退了好几步,拉了被子给温如意盖上,急声道“宣府医!”

府医很快过来,给温如意把脉的时候,微微蹙眉,好一会才说道,“王妃娘娘是月事来了!”

月事来了吗?

温如意知道不是的。

她肚子好痛,揪心的痛。

扭头看着潇谨,“潇谨,我要换御医,让他滚出去!”

府医顿时吓软了腿。

刚要说什么,潇谨却开了口,“自己身体不干净,还敢嫌七嫌八!”

“你……”温如意看着潇谨,好一会才咬牙切齿道,“潇谨,你今日若是不给我重新找个御医来,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她本是倔强坚强的人,这一刻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感觉到孩子的离去,心中怒火腾腾。

爱你成痴泪满心全文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