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似毒,总裁难戒》全文在线阅读_裴桓风苏依依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7/12/6 17:56:09

时间

完结

状态

裴桓风苏依依小说名字叫做《前妻似毒,总裁难戒》,裴桓风为身体的变化一阵心惊,但健壮的身体却忍不住配合起身上人的动作,到后来竟不知不觉掌握了主动权。

小说简介:

作者:雁南妃

主角:裴桓风 苏依依

裴桓风作为裴氏集团总裁,一些声色场合虽然应付得得心应手,但却一向洁身自好。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人强上!

你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裴桓风恼怒不已,面上却还在强装镇定。

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双眼被黑色的布条遮住,双手被粗绳反绑在椅背后,就连双脚都被紧紧缚在了椅子腿上。

小说精选试读:

第一章 霸王硬上帝少老公

裴桓风作为裴氏集团总裁,一些声色场合虽然应付得得心应手,但却一向洁身自好。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人强上!

“你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裴桓风恼怒不已,面上却还在强装镇定。

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双眼被黑色的布条遮住,双手被粗绳反绑在椅背后,就连双脚都被紧紧缚在了椅子腿上。若不是他大意喝了那杯咖啡昏睡,如今也不会落得这样被动的情势!

苏依依站在裴桓风身前,弯下腰看着他坚毅俊美的脸庞,眼中尽是苦涩。

结婚三年,他从来没有碰过自己,纵然知晓他对自己无意,甚至只有厌恨的情绪,但苏依依却依旧希望能够给自己留下一个完整的回忆。

伸出手颤抖地抚向裴桓风的薄唇,想着明天生死未知的手术,苏依依一晃神落下泪来。

轻抿一下唇,她鼓起勇气凑上了前,试探着亲了一下裴桓风的唇。

触感如同裴桓风向来给自己的感觉一样,冰凉而淡漠,只是在双唇相接的一瞬间男人撇开头怒骂一声“滚”的反应,叫苏依依再没了亲上去的勇气。

深吸口气,将泪水尽力逼回去,苏依依直接将裴桓风的上衣一把扯开!

纽扣四处乱蹦,露出结实精悍的胸膛,她的手渐渐移到了男人宽厚的左胸膛,神情有一些恍惚。

以后便让我的心脏来为你跳动吧,所以这一次,就这一次,让我放纵一回,彻底拥有你……

手在炙热的身上四处点火,苏依依看着那精壮的身材忍不住红了脸。视线掠过裴桓风被黑布遮住的眼睛之下那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她心里不由一阵火热。

“我警告你!”裴桓风的呼吸有些急促,呼吸间尽是热气喷出,“你要是再做下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若不是房间隔音效果太强,即便是房间里有枪声外面都听不见,他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呼救,沦落到这样进退两难的下场!

苏依依手一顿,苦笑一声一脸深情的看向他,眼中尽是放手一搏的决绝。

反正,你也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我吧,顶着你妻子的名头,实则是个一年到头都见不着你几回的让你生厌的人罢了。

可即便如此,我却依旧如此爱你,爱到愿意将我赖以生存的心脏都给你……

心中凄然,连带着身上都似乎密密麻麻疼着。苏依依一只手捂着唇不让自己难过地哭出声,一边也没了继续前戏的性质,只将裴桓风的西装裤扒了,俯身蹲了下来。

“唔……”裴桓风倒吸口气,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说不出话,温热的口腔带给他极大的感觉。只是这做的人显然并不熟练,磕磕碰碰不得技巧,但这样却反而让他更加兴奋!

苏依依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努力了一会儿抬头见裴桓风眉头紧皱神情异样,心里难过的同时也站起了身。

抖着手将自己衣服褪尽,面前这自己最爱的男人,苏依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跨坐上去的同时疼得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立时便尝到了血腥味。

 

第二章 签下离婚协议书吧

“你!”裴桓风显然是气到了极点,可身体上的舒爽却怎么也骗不过自己!更何况这个女人因为动作青涩,胡乱磨蹭的后果是让他遭受更大的刺激!

裴桓风为身体的变化一阵心惊,但健壮的身体却忍不住配合起身上人的动作,到后来竟不知不觉掌握了主动权。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沟通,律动起来却相当默契。

苏依依自暴自弃地想着,或许两人如此契合这件事情,该是三年来让她最高兴的事情了……

动作越发激烈,苏依依死死捂着自己的唇,生怕泄出一点声音被裴桓风认出自己。

而身下的人却仿佛感应到她的想法一般,动作之间越加粗暴。

眼神迷离地盯着裴桓风额角滑落的一滴热汗,生理上的愉悦和心里上的疼痛交织错杂。

这是苏依依的第一次,也是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次结合。

明明是在圆自己的心愿,苏依依却全程都在咬牙,默默地流着眼泪。

她小脸被憋得通红,却还是坚持着不放手,一直到裴桓风发出一声闷哼,她也浑身颤抖一阵,才脱力一般从他腿上摔落下来。

勉强站起身穿好衣服。

看着那张让自己倾尽爱意的脸,苏依依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最后闭着眼睛在那薄唇印上一个吻,落下几滴温热的泪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做了这么件胆大包天的事情,苏依依忐忑了很久,甚至晚上都没能好好睡觉。

半梦半醒间眼前尽是裴桓风恼羞成怒的脸。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起床,苏依依在床上呆坐一阵,洗漱一番之后照旧去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照片看。

照片里的裴桓风难得笑着,眉目眼角尽显温柔。

苏依依也跟着笑,只是心里却一片寡凉。

这照片是她偷拍到的,裴桓风微笑的对象也绝不会是自己,而是他深爱的另一个女人……

靠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笑容度过裴桓风不在的日子,苏依依的爱早已成了痴念。

楼下门铃响起,苏依依赶紧抹了把泪,下楼去开门。

门被打开的瞬间,苏依依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不禁往后退了几步。看着面前自己刚才还在为之神伤的男人,她心里蓦然紧张惊恐起来。

难道,已经发现昨天对他做出那种事的人是自己了吗?

“苏依依,你到底什么时候能不碍我眼呢?”裴桓风厌恶地看着门内的女人。

被如此一吼,苏依依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抿唇垂下头退开去一旁,让裴桓风进门。

“这是……什么?”关门进来,看着被裴桓风扔在桌上的纸,苏依依颤着声音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向他。

裴桓风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冷冷道:“离婚协议书,看不懂字?”他还在为昨天那个闯进别墅的女人生着气,连带着原本就对苏依依不冷不热的态度也更加淡漠起来。

别墅里的监控设备不知什么原因遭受损坏,调不出监控,找人维修起来却要有一段时间。为此裴桓风只能先去准备离婚和手术的事情,监控的事儿便先交给了他一向可靠的特助。

脑子里一片晕眩,苏依依整个人晃了两下,跌坐在椅子上,面色惨白。

“可是你今天晚上,不是做手术吗?”她抬起头凄然地看着裴桓风,为什么一定要是现在,就算是再过两天也好啊……

 

第三章 匿名捐献心脏

裴桓风微眯了眼睛泄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冷笑着说:“就是因为今天晚上要做手术,我才要将过去所有不好的东西都抛弃,然后再去迎接新生!”

冷酷的话语像是冰渣子一般扎进心里,苏依依微张着嘴笑了一声,眼泪瞬间挤满了眼眶,睫毛微微一颤便落下泪来。

没想到她这大半年为了给他更好的心脏而积极调理身体,到最后换得的,竟是一句抛弃……

“裴桓风,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自问这么些年来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苏依依眼眶通红,伸出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却不想越抹越多。

她从来不是个坚强的女子,心思重,眼泪也多。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和最美好的感情都扑在了面前这人身上,到头来却只被人当做垃圾,弃之如敝……

“良心?”裴桓风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嗤笑一声,双眸狠厉地看向苏依依,“当初是你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爷爷逼迫我娶了你,如今你跟我谈良心?苏依依,要点脸吧!”

这该是有多厌恶她?一厢爱意在他嘴里成了逼迫,自己竟也成了个不要脸的人。

被深爱的人这般诋毁,苏依依心口一痛,呼吸紊乱地一手捂着胸口微微弯下腰来。

裴桓风,你让我这颗被你伤透了的心脏,还怎么成为你的新生……

“你当真就从来没有爱过我吗?”苏依依抬头看他,声音带着哭腔,神情像是卑微到了尘埃里一般。

裴桓风的回应只是将离婚协议书递过来,脸上冰冷的神色满溢而出。

所有的话就这样咽了下去,苏依依几乎是艰难地将名字签下。

她知道,这一回,自己跟裴桓风之间再没了任何关系。从此以后她爱的人和她再无关联,就算只是一年仅几次的见面机会,也都没……

“照顾爷爷的事情照旧,我们离婚的事情先不要告诉他,他最近病情加重受不得刺激,等时间恰当的时候我自会跟他说。”裴桓风沉着声音警告地瞥了苏依依一眼,随即一秒都不想多待地离开了。

剩苏依依独自一人呆坐在客厅中,凄苦之意良久不散。

“苏小姐,我再进行一下最后的确认,您确定要匿名将这颗心脏捐赠给裴桓风先生吗?”戴着口罩的医生认真地问道,眼里面充满了迷惑。

捐赠心脏的太少见了,尤其现在的科技不发达,苏依依将自己健康的心脏给了裴桓风,自己则成为全世界第一例在体内植入全机械心脏的人。

虽然在理论上机械心脏的植入对人体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毕竟苏依依是第一例,就连医生都不确定以后会不会出问题。

再者苏依依又是匿名捐赠的心脏,在其余方面也是别无所求,这一点就更加让医生费解。

“我确定,开始吧。”苏依依眼神空洞地看着上方的手术灯,一直到眼睛被刺得流泪才将眼皮合上。

没关系,不是还有百分之一的存活概率吗?她苏依依已经没有什么好挂念的,能够为医学事业做出一份贡献,就当是她没白来这一遭吧。

再者,死了,对她而言也更像是一种解脱罢了……

 

第四章 时日无多的裴老爷子

裴桓风是她这一生唯一爱的男人,即便真心换来冷漠,她也依旧甘之如饴。

让他痛苦的三年,就用自己的心脏来还吧,如此一来,欠的……便都还清了。

麻醉渐渐开始起效果,苏依依昏昏沉沉的,眼中闪过的全是裴桓风的脸。

只希望这颗心脏,日后能够在你忘记我的时候,提醒你记起来,有个曾经如此爱过你的女人甘愿把心给你,让你下半生平安无忧……

“苏小姐,这是裴老爷的午饭,麻烦了。”护士将手里的餐盘递过去,随即便去查看其他病人了。

苏依依接过餐盘将门关上,疾走几步至病床前,喘息着坐了下来。

裴老爷见她抖着手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蹙眉惨白着脸色坐在一边,心里不禁有些触动地说:“身体还没恢复就不要急着过来照顾我,桓风那边我会去和他说的。”

苏依依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虚弱的笑说:“没事。”

距离手术那日已过去一个月,原本她是还要在床上修养一些时间才能够下床的,但是昨日还在病床上的裴桓风一个电话过来让她去照顾裴老爷,苏依依只能咬牙在医生们的反对下出了院。

裴老爷并不知道她和裴桓风已经离婚了,而且若是不过来照顾的话,或许她跟裴桓风之间就连这仅有的一层联系也要断了。

苦笑一声,苏依依小心翼翼地将裴老爷扶起来,伺候他吃饭。

这种事情她已经做得很熟练了,自从裴老爷生病以来,一直都是她在医院里面照顾着。裴桓风找不到理由将她遣走,便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让她不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的身体快不行了,当初你给我的那笔钱让裴氏度过了难关,若是我去了,恐怕就要委屈你了。”

裴老爷叹了口气,当初他因为感激苏依依拿出庞大的资金拯救裴氏集团于水火之中,便让裴桓风迎娶苏依依,想成全苏依依的一片痴情。

裴老爷其实打心眼儿里喜欢苏依依这个懂事的孩子。

苏依依摇了摇头道:“爷爷你别说丧气话,医生说你的身体已经在逐渐好转了,要不了多久便能够出院。”这并不是苏依依为了哄老爷子开心编的,而是事实。

裴老爷脸上扬起了一丝笑意,正想再说些什么,苏依依的手机响了起来。

“等会儿到我这边来。”苏依依刚接起电话便听见这低沉喑哑的声音,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缘故,声音里透着虚弱。

握着手机的手颤了颤,苏依依深吸口气,回道:“好。”

照顾好老爷子之后,苏依依匆匆赶过去。在踏入病房之前,她想了很多种裴桓风找自己的目的,却也没想到推开门会见到一个让自己从头凉到脚的人。

“好久不见啊,苏小姐。”一个长相柔美笑容温柔的女人坐在裴桓风的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喂半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吃饭,示威一般对苏依依递去一个眼神。

苏依依呼吸滞了一下,胸口一瞬间疼得要命,嘴唇都咬得发白起来。

不是已经换了机械心脏吗,为什么还是会痛?

 

第五章 裴桓风最爱的女人

苏依依条件反射地抬手想要去摸自己的胸口,却在视线转移到裴桓风胸膛的时候死死攥紧了手心。

嘴边扯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苏依依哽着嗓子道:“好久不见了,许小姐。”

许诗琪,当红影视明星,被媒体评为大众情人的女人,也是裴桓风一直爱着的女人。

苏依依低着头走过去,站在离床一米外的地方。她不敢靠过去,因为越是接近那美丽柔情的许诗琪,她就越能感受到自己跟裴桓风之间犹如云泥之别,自己所有的期待都不过是奢望……

“找我来有事吗?”苏依依佯装镇定轻声问着,洁白贝齿咬住毫无血色的嘴唇,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裴桓风喝下许诗琪喂过来的一口粥,细细咀嚼之后才看向床尾那边的苏依依。

“琪琪之后会跟着你去一起照顾老爷子,你要做的,就是在我跟老爷子坦白我们的关系之前让他对琪琪产生好感。”

现在既然两人已经离婚了,那么在之后他肯定会跟老爷子说自己要和琪琪结婚的事情。所以现在通过苏依依让老爷子对琪琪产生好感。

苏依依鼻尖酸涩,忍不住皱了眉,抿着唇抑制住就要泛上来的泪意。

手心已经被她攥出了血,尖锐的指甲刺入柔嫩的掌心,却依旧没办法让苏依依转移一些注意力。

“……好。”沙哑直接的声音吐出,苏依依想着,或许万蚁噬心也便是这般疼痛了吧。

苏依依不会拒绝裴桓风,她怎么可能会拒绝呢?她深爱着这个男人,愿意将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他,不论是自己当初所拥有的庞大财产,还是那颗早已经为爱变得千疮百孔的心脏,只要是裴桓风要的,她从来都不会拒绝。

只是老天啊,她已经付出了所有,什么时候,能够让他获得裴桓风哪怕一点点的爱呢?

许诗琪只是在一旁笑,舀起一勺粥吹了吹又送到裴桓风的嘴边,同时无奈地说:“你呀,就是不肯好好休息,这些事情等到你出院了之后再说也可以啊。”

将粥喝下,裴桓风拉过许诗琪,语气极尽温柔地说:“生病中的人总是会容易心软,这时候让你过去,还不是为了帮你省一点力?你不感激不说,还数落我,该不该罚,嗯?”

许诗琪娇嗔着瞪了裴桓风一眼,两人开始打情骂俏起来。

苏依依面无表情地站着,眼睛放在地上,尽管不用看见这让她心痛到无以复加的画面,但是耳中却还是清晰传进了两人的调笑声,叫她手心的指甲越刺越深,鲜血顺着指关节滴落而下。

那两人终于消停下来,裴桓风拍了拍许诗琪的面颊说:“去整理一下东西,等会儿就过去。”

许诗琪乖巧地去收拾东西,裴桓风的目光又转向苏依依。见她脚边的地上一小滩鲜红,黑眸里一片沉寂。

转而目光锐利地看着她威胁道:“苏依依,要是你敢耍什么花样,后果不用我告诉你吧?”

进门之后就没有太过头的苏依依此刻扬起了头,眼里面一片淡漠,心里却已经冻成冰。

“好。”

你让我做的,我都为你做到。

点击阅读全文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