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掠婚》周正东夏雪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7/12/14 17:08:06

时间

完结

状态

书名:掠婚

主角:周正东 夏雪

周正东摆了摆手,司机开了车门,他抱起我坐了进去。

上车后,我只觉得身体每个地方都难受,身边有个人肉抱枕,我只想找个舒服位置躺着,渐渐的我看不清身边的男人长什么样子了?

我难受,我要睡觉,我好热…… 

“回尚林苑。”

正 文

01

老公新婚之夜不行,没想到这事儿让我给遇上了。

试了一个晚上,试的我腿酸麻的不行,愣是没有成功。

“媳妇,对不起,我以前没有经验。”老公很懊恼。

我安慰他说:“我们两个都没经验,可能是太紧张了,这也是正常情况,以后再试吧!”

结果整个婚假,老公都没硬起来,我带着满心的郁闷上班去了。

早上单位领导突然召开紧急会议,说会有重要领导来视察。

快十一点的时候,领导来了,市里周正东周市长。等他缓步进了大厅,我眼前不由一亮,这是个极品的男人。

一米八几的身高腰身笔直,身材比例十分完美,双眼璀璨如星,高挺的鼻梁,嘴边一抹温和的笑,很容易让人生出亲近之感,魅力十足。

他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只听见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进展还不错,一会儿再详细说说,先看看系统吧。”

突然一下子我被旁边的记者拉到椅子上坐下,新闻灯直接打在我的右脸上,这时周正东也自行坐在了我的左手边,然后说道:“先调出数据看看。”

我这才紧张起来,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按照周正东的要求调出相关数据记录。

看了一会数据信息,周正东出声问道:“这个项目数据是怎么来的?”

我一听这周市长还真是个行家啊,一眼看出那些数据的逻辑关系。

不由心中忐忑,盘算如何回答,说数据错了?还是说和我没关系是信息中心的人做的?显然哪种回答都不行。

正鼓足勇气面向周正东准备说我是新来的不太清楚时,才发现周正东压根儿没看我,而是在看着我们的一把主任郭正发问。

郭主任被周正东看得汗如雨下却不敢擦,嘴里只说:“这个、这个可能是工作人员失误了吧。”

周正东脸上笑意已经很淡了,轻声说:“这么多项目数据混乱不清,你就用失误两个字解释?我看也不用上楼听汇报了。”

大厅几十号人一时间鸦雀无声。

周正东身边的副手对着众人说道:“周市长说的话都听到了吧?这样的错误一定要改,今后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一时几十道声音立即抢着说:“是、是,改、改,一定改,立即就改。”

周正东听了没说话,只是起身向大门走去。看着他离去,我总算松了一口气,终于送走这尊大佛了。

准备收拾东西好好休息下,身后又传来脚步声,我一回头愣住了,他怎么又回来了?

只见周正东来到我身边站定,然后伸出手说道:“你好。”

我慌乱的伸手和周正东握了下,我没想周正东会回来和她握手,一下子有些懵,不知道如何是好,结果回了这么一句:“首长好!”

这句话说完大厅再次冷场,我十分绝望,我明明想说的是“市长好!”怎么成首长了,首长哪是给周正东用的啊,又赶忙弥补:“对不起,我一时紧张,我、我想的说是——”

周正东轻声笑了:“不用紧张,没关系的,刚才辛苦你了。”

单位的领导怕她再顺嘴回答个什么“为人民服务”之类的,立即就代我对周正东说:“不辛苦,这是应该的,能为周市长服务是我们大家的荣幸。”

周正东没理会,就问我:“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是考进来的?”

身边的人又帮忙回答了问题。

 

02

周正东又笑着问我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我微低着头不说话,等了几秒钟,发现没人插话了,抬起头看周正东温和的看着我,于是小声报了工资数。合同工和正式编制是没有可比性的,活儿一样不少干,但工资连他们的五分一都赶不上。

周正东听完说道:“少了点。”

我已经完全不紧张了,对着周正东微笑:“是少了点。”

周正东听了我的附和朗笑出声,其他人看周正东终于情绪好了,一下子也都跟着哈哈大笑,再次和我握了手,周正东这回是真的走了。

之后托周市长的福,我从合同工转成了正式工。

过了几天领导还让我跟主任去市里汇报工作。

进了市政府的小型会议室坐好,一会儿会议室的门就开了,张处长看了进来的人连忙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起来了,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周正东已经坐在了主位上,并示意郭主任继续,所有人又都安静的坐下了。

我脸腾的一下红了,刚才所有人一起一坐,就我没反应过来一直傻坐着,别提多显眼了。

旁边的人瞟了我好几眼呢,我怎么就这么见不了大场面呢。

会议临近中午,周正东中断了会议说道:“今天大家都很辛苦了,让秘书先去订下饭店我请大家吃饭,然后再回来讨论。”

结果去的时候我被落下了,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我面前。

车门被打开看到周正东的脸:“是不是没车坐了,和我一辆吧。”

我直犹豫了几秒说道:“谢谢周市长。”

我坐到周正东身边,听到他问:“你是那次操作电脑演示的同志吧?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雪。”

周正东明白一般人见到我的紧张,更何况是和我并排坐在封闭的车里呢,声音更加柔和了:“你在办事大厅工作多长时间了?”

我有问必答:“我在单位工作快七年了。”

他大概有点吃惊,没想到工作七年了。我看着比较显小,很多人第一次见我都觉得我是刚出校门的学生。

“能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吗?”周正东忽然问了一句。

我想也没想就把电话给了他。

没想到过了几天因为工作关系,我又接到周正东电话,接到的时候我差点摔下楼梯。

等站稳后才小心翼翼的说:“周市长,我是夏雪,您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给谁打电话呢,我正好在你家附近,开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时间有点紧,你在哪呢,我去接你正好一起走。”

“啊,我今天没上班。”

“怎么今天没上班?是不是有什么事?”

正有点忐忑的我连忙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感冒,头有些晕就请了假。”

“发烧吗?吃了药没有?”周正东问得很仔细。

他是不是怕被我传染啊,我开始乱想:“不发烧,也没吃药,估计睡一觉就能好的。”

周正东没在问什么,只让秘书在路过药店时买了些冲剂给我拿着。

我再次钦佩周正东的亲民路线,我都快对他感恩戴德了,现在她完全能体会那天郭主任脑溢血的感觉。

 

03

“周市长怎么会知道我住在哪儿的?”我还是很好奇这个事情。

“哦,刚才给你们主任打电话时,他顺口说的,我正好在这附近就顺便带你一程。”周正东回答得轻描淡写。

我听了也没一点儿怀疑,现在倒不紧张了,可能是见面次数多了,而且周正东一点也没领导架子,挺让人安心的。

开完会,晚上的招待饭局是跑不了的,我以为跟我没关系,谁有关系周正东秘书过来说:“周市长的车在那边呢,夏小姐和我过去吧。”

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不明白周正东为什么总是拽着我不放,总让我陪什么饭局,也顾不上对方是BOSS级的领导,一声不吭的生闷气。

“怎么了?什么事不高兴?”周正东问,嗓音悦耳,磁性十足,但也没能安抚我暴躁的心。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种场合我不太适合出席。”我看也不看周正东回答得直接。

“就这事儿不高兴?你这脾气还真不小,小杜先送小雪回家,再去饭店。”姓杜的秘书答应了立即和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车转了方向。

“这样行了吗?病人还是少生些气的好,是不是刚才吃了药有些犯困了,你先睡会儿到了我叫你。”周正东优雅的语调带着说不出的温存。

我心里却打起了寒颤,这是什么话,称呼不对、内容不对、语气不对、态度就更不对了,我就是再不多想也不可能了。

自从上次周正东对我表现出的态度,我就一直感到不安,如果万一周正东真对我有那种想法该怎么办。

结果没两天又接到周正东的电话。

我脑子都不够用了,直接问:“您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不过是在路上看见你了,打个招呼。”

“就是打个招呼?”我摸不着头脑。

周正东很直白的说道:“是啊,一大早就看见你心情好。”

我勉强笑了下:“那真是我的荣幸。”说完就想挂电话,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又连忙说道:“您看见我了?”

周正东又被我迟钝的反应逗乐了:“我在你后面呢,你刚才过马路我就看见你了。”

我迅速回过头,果然看见一辆黑色路虎在我后边缓缓跟着,立即挂了电话向车走去,周正东放下车窗看着我笑得很亲切。

整理下思路,保持笑容客气的说:“周市长好,这么早就去办公啊,怎么没让司机送?”

周正东依旧表情不变:“太早了没让司机来回跑,上车吧我送你。”

我倒没推辞直接坐进了副驾驶。

周正东没发动车,而是倾身过来把安全带给她系上了,对于周正东这个举动,我还是面不改色。

“现在到单位估计早了些,要不我们先去吃个早餐?”

“不用了周市长,麻烦您把我送到奉武街就好了,我在那下车,我妈正好找我有点事儿,要不我也不能起这么早。”

周正东愣了一下:“这不是你家吗?”

我笑得更灿烂了:“是我家啊,不过这是我我家,我娘家在奉武街。”

“你——,结婚了?”周正东问得有些犹豫。

“当然啦,我都28岁了结婚了不是很正常吗?”

看着周正东阴晴不定的脸,已经不见了平时的温文尔雅,我心里一阵痛快,看你这回还存什么妄想。

周正东发动了汽车,一路上并没有再和我交谈,到了地方转头对我说:“到了,下车吧。”

我想这事应该就过去了。

 

04

又到了周五晚上,老公李凡给我打了电话,订了酒店的房间,要和我去过二人世界。

其实他是想成事儿,哪想晚上还是失败了。

李凡受不了打击先走了,我在房间呆了一会儿决定回娘家住一晚。

“夏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来时,听到周正东的声音。

我闭了下眼睛,叹了口气,无奈的抬起头对站在我面前的人说道:“周市长,真是巧,您也来这里办事啊!”

“我不是来办事儿的,明天外市有个会要起很早我就近找个酒店住下,时间能充裕点,你呢?”周正东丝毫没有上次的尴尬,依然风度翩翩。

我想不出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敷衍:“哦,我只是有点事情,现在要走了。”

周正东很知趣的没再追问,随即换了问题:“那你现在要去哪?”

这个问题我还是没办法回答,有些心烦:“我可以不向周市长汇报我的个人行踪吗?”

周正东笑了笑根本不在意她的态度,继续说:“我送你吧。”

说完电梯正好到了,我说了声“不麻烦了,谢谢”就直接进了电梯。

到前台办退房手续时,发现周正东给她付了房钱。

办完了所有手续,我直接往门外走,周正东紧跟在后面,到了外面我直接把钱递到周正东面前,周正东看着眼并没接过钱,说道:“你认为我会拿你的钱?”

我没心思和他玩游戏,直接说:“那你认为我会用你的钱吗?”

周正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道:“你去哪,我送你。”说完扶着我的肩往前走。

我连忙躲开,急声说道:“不用了,我打车!”

周正东看我一下子躲我老远,温和的面孔也摆不下去了,沉声说:“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我语气不太好:“我当然知道,我是个成年人,我会照顾好自己,周市长您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开会呢。”

周正东语气冷了下来:“你不用像防贼一样的防我,我周正东还没那么没分寸的死缠烂打,不过是你我也算认识一场,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出于朋友的关心也不能让你走。”

这才是周正东的真面目吧,什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骨子里根本容不得别人违抗他,根本就是心机重重、笑里藏刀!

我也冷了脸说道:“周市长,感谢您的厚爱,不过您和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没有任何交集可言,而且我也认为男女之间最好不要谈什么友谊。还有一点我杝要郑重说明一下,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女人!”

周正东被我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气得怒极反笑:“你还真是洁身自好得很,看来我周正东在你眼中还真是声名狼藉。行,随你意吧!”

说完转身便往回走。

我终于出了口气,根本不把周正东生气的态度放在心上,到了路边准备找出租车回家。

夜深车少,好容易等来一辆开了车门刚想上车,胳膊一下被人从后面拉住,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还是周正东。

只见他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的对我和颜悦色,语气诚恳:“刚才是我失礼了,这样吧,你到家给我打个电话,要不发个信息也行,你看这样好不好?”

我看他这样子,也不能太伤人,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说了地址车就开走了。

我以为事情过去了,没想到过了单位搞活动,要求每个成员都必须去,而且周正东也会到。

我找借口不去,领导坚决不同意,让我必须克服困难。

 

05

到活动这天,一群浩浩荡荡的去了,我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

按次序入坐,周正东让大家都坐下,笑容和煦,让人心生仰慕。

他略带磁性的嗓音十分悦耳:“这段时间大家工作非常辛苦,呆会儿我敬大家酒,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尽兴,我已经和郭主任说了明天开始给大家轮休,所以今晚都放开了,不要怕喝醉,我负责让每一位同志都安全到家,当然也不要想着替我省钱不肯多吃啊。”

让大家吃了一会儿,周正东开始挨桌敬酒。

等来到我这一桌时,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端起了酒杯。他虽然敬了五桌了,可我看他那杯白酒还是八分满,根本没怎么喝。

没想到的是周正东敬完酒居然不走,说想和这些老同志们交流交流经验,正好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一下子觉得头皮发麻。

哪有什么可交流的,我认为周正东就是在没话找话,可偏偏在座的每个人都兴致勃勃,而周正东的手却有意无意的搭在了我的椅背上,更是让我很不自在。

他坐久才回席,结果我被安排坐到周正东的身边。

“周市长,我们单位最有能力的工作人员,小夏、我同志代表全体同志给您敬酒来了。”郭主任呵呵笑着。

周正东转过头看着我,嘴角一挑笑了:“哦?那可是我的荣幸。”

我硬着头皮举起了酒杯站了起来,笑道:“郭主任说笑了,比我出色又有能力的同志有很多。我代表全体办事大厅的同志敬周市长一杯,以后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工作,圆满完成各项任务。”

说完便干了杯中酒,周正东也站了起来,看着我把酒喝完,说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接着把刚才还剩八分满的白酒全喝了。

周正东喝完酒见我呆望着他,眼里还有丝担忧,就更加开心了,轻轻的扶着我的肩和她一起坐了下来,笑着说:“不用担心,这点酒不算什么。”

我回过神儿,发现我已经坐下了,正了正身子说道:“周市长真是海量。”

酒一直喝到后半夜,周正东看大家也确实吃得差不多了,就发了话共同举杯结束了饭局,并让助理安排车和人送众人回家。

我完全没有酒量,已经醉的迷迷糊糊趴在桌上,隐隐约约周正东的影子在我眼前晃。

他伸手扶起了我,另一手放在我的腰上,让我身体哆嗦了一下。

”不“我想要拒绝,却根本没有力气,头只能靠在他的胸口。

他不会要对我做什么吧?他堂堂一个市长,不会作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才是!

只是他的一只手从我腋下好像直接摸到我胸口,几乎将我半抱起往外面走。

我的腿是软的,身体是热的,出来的时候司机在门口等着。

周正东摆了摆手,司机开了车门,他抱起我坐了进去。

上车后,我只觉得身体每个地方都难受,身边有个人肉抱枕,我只想找个舒服位置抱着,似乎也看不清身边的男人长什么样子了?

我难受,我要睡觉,我好热……

“回尚林苑。”

我听到了他这么说。

尚林苑是哪里?

在我残存的意识里,我被男人横抱起进了屋子,被放在一个柔软的大床上……

他的手也缓缓的伸过来,解我扣衣服的扣子,然后把我扶起来,我知道身上衣服的布料在减少,而男人的眼睛也越来越炽热,越来越危险……

 

06

我闭着眼睛,周正东不断的亲吻着我的眉眼和脸颊。

怎么办?他要趁人之危?

他轻捏我的下颚,让我的双唇微张,好让他加深这个吻。

我觉得我呼吸异常困难,身体像坐云霄飞车一样随时都可能掉下去,双手却抓不住任何能稳住我的东西,反胃的感觉一直在。

太难受了,而且不能让周正东继续下去!

终于强烈的反胃的感觉涌上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力的推开压在我身上的男人,然后直接吐了。

周正东先把我抱进洗手间,然后一把将床上的床单、被褥连着我的衣服胡乱的卷在一起直接扔到门外的走廊上。

然后我把外套也脱了,回到洗手间准备开始帮我清洗,结果一进去就看见我已经洗了脸,老老实实的坐在马桶上。

“周市长,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衣服呢?”吐完我已经清醒了很多。

周正东有些尴尬,他大概没想到我突然一下子就清醒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行为,于是只能说:“你先等会儿,我给你拿件衣服。”

然后找了件睡衣给我。

我接过睡衣穿上了,周正东宽大的睡衣一下就盖到了我的膝盖。

接着我表情严肃的想说:“周市长谢谢您。嗯,今晚我们全体现同志都非常高兴,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你们慢慢喝。”

周正东好像有些发愣,一直跟在我身后。

我想找我的包,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反而头晕的感觉又来了,终于我摸到我的包包,又往楼上走。

终于,我回家了,我上了床对老公说:“老公,我喝多了,刚才还吐了,现在头晕得很你别和我说话了,明天再说!”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听到阵阵的笑声,但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光着上半身穿着一条睡裤的周正东进来。

我脑子懵了一下,仔细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骂他居然我带回家。

好在我身上完整,他应该没对我做什么!

顾不上欣赏对方修长挺拔的身材,我冷静的说道:“我的衣服呢?”

周正东走近坐在床边看着我坏笑:“你怎么不问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是当我有多无知,连发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周正东好心情的逗我:“你已经醉到人事不醒了,又怎么知道没发生什么,也许已经发生了而我只不过事后清理好罢了。”

我轻蔑的笑了下:“随你怎么想,我心里有数就好,发没发生什么事你我彼此都心知肚明。”

周正东没想到我如此冷静和肯定,他笑着说:“你昨天吐在床上了,衣服也全都脏了,早上我让人送洗衣店去了,本想给你买新的,不过想着你回家可能不方便解释就没买,你先穿我的睡衣吧,早饭已经做好了,你洗漱完了就下楼来吃。”

说完伸手顺了顺我有些乱的头发,然后就出了卧室。

 

07 说不清了

我没心情理会他的小动作,现在最担心的是怎么和老公解释我一晚上没回家的事情,我找出手机看到16个未接电话和8条短信。

先看了未接来电,大部分都是老公李凡的,还有几个是同事王姐打来的。

李凡的信息内容都是让我回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来,语气很着急。

王姐意思就是昨晚李凡找不到我就给她打了电话,王姐怕有什么误会就说饭局还没完,大家都喝了不少,我已经醉得不行了,估计得和我一起住宾馆,第二天直接上班。

后来王姐又发了一条信息,说怕穿帮还给郭主任也打了个电话问起我的去向,也和他说了李凡找我的事情。结果郭主任说我也喝多了,但保证我肯定没事儿,如果李凡也给他打电话,他会和王姐说辞一样。

最后一条是郭主任的,告诉我今天可以休息不用去上班。

我看完知道就算我真没和周正东发生什么关系,不过在别人眼里特别是郭主任眼里也已经不清不楚了。

先给王姐打了电话,很快就有人接了:“小雪啊,你昨天去哪了啊?你家李凡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那么编瞎话儿了,还好郭主任帮忙配合要不就交待不过去了。”

叹了口气,我还是和王姐说了实话:“王姐,我现在是彻底说不清楚了,昨晚我喝醉了以为郭主任能送我回家,没想到最后是周正东送的我。”

“啊?你说是周市长送的你,可你也没回家啊!”

“他没送我回家,估计是不知道地址,也不好给李凡打电话,我在他家呢,不过什么也没发生,王姐别人如何我管不了,可你得相信我。”我觉得也只能和王姐解释一二了。

“唉,小雪,我听你的语气也知道没什么事儿,可是你知道不知道……,算了不说了,王姐只能说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你能把握住自己,就算别人再如何也不能强迫你,你明白吗?”

“我知道,王姐,我以后一定提高警惕。”

挂了电话,我又给李凡打过去,李凡语气有些抱怨:“小雪,就算你不能回来也应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啊,你知道昨天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找你,你就是不接,还好我有王姐的电话,不然我都得报警去了。”

“对不起啊,李凡,真的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我觉得有愧连连道歉。

李凡听了语也气缓和了:“算了,下次注意就行了。昨天王姐还让我给你们郭主任打电话呢,我怕对你影响不好没打,你今天还得上班吗?”

我只能撒谎了:“是啊,一会儿我和王姐还有其他同事一起去单位,今晚估计能早些回去。”

“那行,你一定得吃早饭啊,不然胃受不了。”李凡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我开门下楼,找到餐厅时看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粥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这时周正东又端了一盘馒头放在了桌上说道:“给家里打过电话了?快坐下吃早饭吧,都是现做的,比外面买的强。”

我也不矫情直接坐下开始吃饭,我是真饿了,又有些好奇:“这些都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我这里没有专门的保姆,只有一个阿姨早晚来两次打扫卫生和做饭,但饭一般不用做,我不经常在家吃。”周正东也吃了起来。

 

08 共处一室

吃完早饭,周正东怕我不自在让阿姨做完饭就回去了,所以周大市长破天荒的系起了围裙收拾餐桌,洗起了锅碗瓢盆。

我压根儿没想帮他,反正也不是我想来做客的,况且看着周正东这么居家的一面也确实挺好笑的,于是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周正东做家务。

看了一眼我略带得意的表情,周正东温柔的笑道:“你的衣服估计中午能送来,我一会儿就得去市政府,到时你我给洗衣店的人开门,对讲机中间最右侧的按扭是开门的,我今天会早些回来,然后送你回家。”

“不用了,衣服送来我我回去,你不用提前回来送我。”我连忙拒绝。

“这里是尚林苑,你确认你能我回去?”周正东挑了下眉。

我一听就没话说了,尚林苑全市有名的别墅区,市郊豪宅,我就是走出园区也没处打车,更不用提什么公交线路了,这周正东天天上班居然住这么远,不嫌累啊。

见我不说话,洗好碗回房间换了衣服,又告诉了我房间的娱乐音像设施,让我随意打发时间,他去上班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却在想我是怎么和周正东变得这么自然的相处的,还记得以前见到周正东的紧张和拘谨,而现在却完全没了上下级的概念,还可以对他大小声了,想想这事儿也挺不可思议的。

快十二点时洗衣店果然送来了衣服,我换了衣服继续看电视,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最后干脆盖上周正东的大睡衣,躺在沙发上舒服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脸上粘粘的,好像有人有亲我。

我睁开眼,就看见周正东正在茶几那忙乎着,我摸了一下脸赶紧起来整理衣服。

周正东回头对我笑:“这回可是真睡醒了吧,快来,你午饭肯定没吃吧,我带了些吃的回来。”

我过去看了看,见包装盒非常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大饭店的饭菜。

但我只想尽快回家,不想在这里再耽搁,没想到周正东又说:“我中午也没吃,你就当照顾我一下吧。”

没办法只得又和周正东一起吃了顿早不早、晚不晚的饭,车是人家的,人家想吃饭,我又能怎么样。

终于在回家的路上了,我稍微松了口气,路上周正东不停的找话题和我聊天,我不怎么想理他。

距我家还有二条街的时候,我就让周正东停车,周正东没听她的,说道:“避嫌也不用离那么远吧,你在这下车至少还得走二十分钟,我知道你的想法,放心好了,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最后周正东在我家附近一个不显眼的巷子里停了车,我下车,在关上车门前对周正东说:“周市长,请您到此为止吧,算我求您了。”

说完微微的行了个礼便把车门关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回到家看时间还早就打扫了一遍屋子,快收拾完的时候李凡回来了。

 

09 极品婆婆

李凡接过我手中的抹布,帮我擦电视柜,又嘿嘿笑着。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笑什么呢?”

“我这是高兴呢,回家能看见我媳妇在家的感觉真好,平时都是我在家等你。”

我也笑了:“你这是深闺夫怨啊,谁让你家在这买房子呢,你难道不知道我每天上班多受罪啊,一天有三个小时都搭在路上了。”

李凡听了这话便说:“小雪,要不你学驾照吧,好车买不起但一般的代步车还是没问题的,虽然交通状况改变不了,不过起码不用等车挤车了。”

“算了吧,你妈还欠着你二姨和三姨的钱呢,买车算了吧,而且我就是学了驾照也不敢上路,现在路上车那么多吓人哪。”

李凡拉着我坐下说道:“小雪啊,昨天你们单位吃饭,我妈晚上过来时知道了,不过今天一大早我妈又过来看你没回来估计有些不高兴,一会儿咱俩过去吃晚饭要是她说了什么,你可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是为了工作。”

我正想说说这个事情,于是点头答应了,同时说道:“李凡我也正想和你说下,能不能把你妈手中的那把钥匙要回来,要不这成天不定什么时候她开门进来了,一点隐私都没有。”

李凡也知道他妈的这个毛病,心里有些虚,就是不吱声。

看李凡这样,知道他不想去和他妈去说这件事儿,一时有些无奈,当初我看中的就是李凡没什么个性,但也确实没想到婚后会和婆家住得这么近,李凡同样会受到亲人和亲戚们的影响。

于是又说道:“算了,还是先不说了,以后有机会的吧,我我注意些好了。”

李凡松了一口气,我们又在家呆了会就去李凡他妈那儿吃饭去了。

宋娟给我们开了门,却没了往日的热情,只说了句“来了”便又回厨房做菜去了,倒是李凡的爸爸还是如平常一样笑呵呵的。

帮着婆婆端菜上桌,宋娟皮笑肉不笑的说:“趁热吃吧,别怪我人老话多,外面吃的总不比家里做的干净”

我微笑着答应了,但也实在是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只夹了吃了几口菜慢慢吃着,宋娟看了就更不乐意了:“我知道咱们家做不出大饭店的好饭好菜,实在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了。”

李凡急忙说道:“妈,不是的,小雪不过是胃口不好,你别那么说。”

“啊,不会是怀孕了吧?”宋娟一脸期盼。

我和李凡尴尬得互看一眼,李凡又说:“妈!您这一天都想什么呢,我和小雪结婚还没到一个月呢,你别乱说了,再说我们两个也没打算这么早要孩子。”

宋娟听了李凡的前半句话也知道是自己说话冒失了,不过再听后半句“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大声说道:“这是什么话,你都30岁了,还不着急要孩子!今天我可得说明白了,别的什么都好说,说是因为工作整夜不回家我也不追究,不过孩子的事儿不能耽误。你们两个好好调理调理身体,争取半年内怀上!”

我放下了筷子不说话,知道宋娟虽然是真心想抱孙子,却也是拿昨晚的事儿发作我。

 

10 争执

李凡脸色通红却无法反驳,李凡的父亲咳了一下横了我老伴儿一眼,开口说道:“行了,消停消停好好吃饭吧,小雪别听你妈乱说,工作为重,但酒还是少喝点好,也不要总是熬夜,孩子的事情虽说是你们我的事情,你们也有我的想法,不过老人的意见也希望你们考虑一下。”

李凡的父亲说话很有条理,他也是个公务员,在区老龄委工作,一辈子老实巴交的才熬上个科级干部,明年退休,所以平时只是去单位考个勤,就没人管了。

我看李凡不说话也不能让场面这么僵着,轻声说:“爸、妈,我和李凡从没想过不要孩子,不过是暂时还不太适合,您也知道我现在工作刚有些起色,李凡也想着往上努力努力,所以等过段时间情况好起来我们一定会——”

没等我说完,就被宋娟直接就打断了:“我知道你现在工资高、待遇好了,但说到底也是个合同工,不过是现在能多得点就多得点,谁知道将来有什么变化呢!再有要孩子根本也没耽误李凡好好工作啊,你不要找借口,李凡我是知道的他从小到大都没自作过什么主张,出过什么妖蛾子!”

看自己妈越说越不像话了,李凡语气也有些急了:“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小雪,是我还不想要小孩的,我们家还欠着二姨三姨的房钱呢,哪有精力再养个孩子。”

宋娟听了更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因为钱的事儿,是不是每月给我500块钱觉得不愿意了,甭拿你二姨三姨说事儿,你二姨三姨从来没和我提过要我还钱,她们两家也不差这点钱。得了,以后不用你们拿钱给我,没钱养孩子是不,你爸也是公务员还在职呢,只要你们肯生孩子,我每月的退休都给你们算是补贴!”

一时间我也是怒从心来,当初李凡他妈口口声声说什么她们家全款买了房子,并没说什么借了钱的事,反而是结完婚才让李凡到我面前哭穷说欠了债,要不李凡能非要每月给她500块生活费吗?我从来没说过一句多余的话,现在反而说我的不是。

李凡他爸终于坐不住了,喝道:“好啦!都给我住口!李凡你妈把你养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和长辈顶嘴的?还有你,你那点退休金还敢提?我虽说是公务员,但谁不知道那是个清水衙门,除了死工资一点油水也是没有的,李凡说的也有道理欠你二妹妹和三妹妹的钱还是先还了,不然这么近住着,虽说是亲戚但也不能让咱们家的人在别人面前总觉得我矮半分!”

宋娟看老伴儿发了脾气也不再多说了,不过还是嘀咕了几声,意思也就是我不省心什么的,她是决不会怪她儿子的。

我憋了一肚子气和李凡回了家,李凡一直跟我柔声赔不是。

我也不客气:“你也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反正你妈就是认为什么事儿都是我起的头儿,就连你爸估计也是这种想法,不然不会那么说话。”

李凡急得乱转,我却去洗手间洗漱完直接回卧室关门睡觉,理也不理在门外傻站着的李凡,我现在可没心思去安慰他。

 

11 又遇上了

我一觉醒来,看屋内还是一片漆黑,拿起手机看了下,已经快凌晨4点了,李凡并没有回房睡觉,透过门缝知道对面房间的灯还亮着,于是下了床开门去看看李凡在做什么,打开对面的房门见李凡正戴着耳机紧盯着电脑打游戏呢,桌前还放着三、四厅空啤酒罐。

见我进来了,李凡摘了耳机站了起来,我知道他难受,我气也消了不少,于是就说道:“怎么,你生气了?”

李凡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生气,真的!”

“没生气你怎么不回房睡觉,还喝这么多酒,不上班了?”

“我真没生气,不过就是觉得我太没用了,让你受委屈,让爸妈也难做人。”

“行了,一家人哪能成天相敬如宾的呢,总会有摩擦的,而且孩子的事情早晚也会被你爸妈还有我爸妈提出来,就是他们不提亲戚们也要问的,哪能都怪你身上!”我分析问题给李凡听。

李凡听了觉得也是这么回事,不好意思的笑了,关了电脑说:“对不起,小雪,让你担心了,我现在就睡觉去。”

我嗔怪的说道:“你去睡吧,幸好单位离家近你还能多睡一会儿,我拿被子去沙发凑合一会儿天就亮了。”

李凡拉住我说:“媳妇,我真的错了,你还真生气了!”

我直笑:“我是嫌你一身酒味儿,让人受不了,你想什么呢。”

第二天中午,李凡打了电话给我,说过过两天是他姥姥的79岁生日,全家都要在一起庆祝,因为都上班所以定在了周六。

饭店他三姨已经找好了,让我周六如果需要加班就和领导请下假,我答应了。

下班回了家,问李凡送什么礼好,李凡说:“你不用担心了,礼物我妈和二姨、三姨她们都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是小辈而且经济条件也一般,所以我二姨只让我那天给姥姥订个生日蛋糕就行了,别的一概不用我们操心。哦,对了,饭店是我三姨出钱订的。”

我没想到李家人想得还挺周到的,生日蛋糕也不错,既花不了多钱,而且还应景儿,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个周六我没有加班任务,所以按照定好的时间到楼下等他们家的亲戚一起去饭店,结果等了快半小时了也没见人影儿。

正想着打电话问问呢,就看见李家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了过来,李凡的爸妈也在里面,李凡的二姨夫和三姨夫分别搀扶着老爷子和老太太。

李凡的三姨打扮得时尚且年轻,见了李凡和我就笑了:“你们什么时候下来的,我们在楼上说了会儿话,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着急了吧。”说完便看着我。

我不在意的笑了笑:“没事儿,三姨,天气这么好我和李凡正好晒晒太阳。”

三姨紧接着说:“一会儿李凡坐我的车,小雪去坐二姨的车,你和你婆婆先带姥姥和姥爷去饭店,我和李凡去取蛋糕。”

李凡的二姨、三姨还有舅舅每家都是夫妻一人一辆车的,所以虽然人多倒不怕坐不下,坐上了二姨的车,二姨就问了几句我工作的情况,然后又说:“小雪啊,你现在能有这个机遇不容易啊,可得好好珍惜,难得领导重视。要是有什么需要,不要客气你二姨夫和我都能帮上忙的。”

 

12 被算计了

李凡的二姨、二姨夫和三姨都在市司法部门工作,三姨夫是个法制类报社的主编,职业都很风光,而且三姨的女儿嫁得好,嫁给了南方某市的进出口管理局局长的儿子,现在经常是加拿大和新加坡二个地方轮流住。

因为嫁得好,连带着把二姨的女儿也安排在了那个城市的海关部门工作,而且是正式入编的。

我听了李凡二姨的话道了谢,也不多说什么,二姨又说道:“你看在我们家,你们这一辈的孩子除李凡其他二个都不在身边,你舅舅的女儿今年也要考大学,已经决定了去香港念书。所以说到底,只有你们二个晚辈在身边,有这么多长辈照看着你们多好啊,抓紧时间和李凡早点要个孩子,什么都不用你们小两口管,我们就能都帮着带了。”

停了一下继续说:“还有我和你三姨都没想过要你们还钱的事情,你知道我这个大姐大半辈子都在吃苦,我和你三姨在外忙的时候,都是你婆婆在家照顾姥姥和姥爷的,她这一辈子也没机会出去闯闯,错失了很多发展的机会,所以大姐要给你们买房子的时候我们都特别愿意拿钱,也不用你们还,这点你放心!”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宋娟肯定是在我娘家人面前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不然李凡他二姨哪来的这些话,还特意安排把她和李凡分开了,是故意要说这些话给我听的。

还不还钱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房子不是我非要全款买的、也不是我非要大房子的、钱也不是我借的,如今看来倒和我全挂上钩了,心里有气也只是笑了笑还是不说话。

到了饭店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进了包房,这家饭店在这一带还是挺有名的,也算是比较高档的消费场所,我想李凡的三姨也算是舍得花钱了,毕竟这么多人吃吃喝喝呢。

等李凡和他三姨取蛋糕回来菜也上齐了,李凡订了个很华丽的生日蛋糕,摆在桌子中央非常有庆祝氛围。

接着就开始送礼物了,作为大女儿的宋娟先给了老太太一个红包,一看就没什么份量,老太太还不想要,说大女儿家里也不宽裕就免了罢,结果李凡的爸爸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还是大家劝着老太太才勉强收了。

等到二女儿和三女儿时,红包都没用,两人都是一万块的贺寿钱,李凡的姥姥和姥爷高兴得和不拢嘴,这回轮到李凡的舅妈脸色不好看了,但也是给了5千块钱。

长辈们送完了礼,让我没想到的是二姨和三姨家的二个女儿也早就把礼物邮寄过来了,二姨的女儿璐璐送了块玉佩,听二姨介绍花了接近二万块,三姨紧接着把我女儿珊珊的礼物也拿了出来,是一套黄金饰品,虽然金子很常见,但我知道就这么一套在金店得好几万,而最小的舅舅家的女儿萍萍也拿出了我做的手工送给了老太太,老太太对我唯一的孙女那是万般喜爱的。

这还不是让我觉得最难堪的,因为李凡他二姨又说道:“妈,今天这个生日蛋糕是李凡两口子定的,算是送你的生日礼物了。”

三姨又紧跟着说:“对了,珊珊在香港买这套黄金饰品的时候,因为消费得高,所以金店还送一只镶了小钻石的运动表,反正也没人带就给小雪带吧。”

我脑袋“嗡”的一下子差点炸开,明白这是被宋娟的二个妹妹给算计了。

 

13 居然这么巧

如果事前说了礼物的标准,我就是再没钱几千块的礼金还是没问题的。而她们却只告诉李凡准备生日蛋糕就行,弄得我以为大家都不会太重视礼物的事情,现在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们当然不会看李凡的笑话,因为李凡还在那傻乐呢,根本不在意从小他长大的姨妈们如何做事,那么这明摆着是给我难看了。

李凡的姥姥听了二个女儿的话,点了点头还直说李凡不应该订这么大的蛋糕,浪费钱,还让他三姨把手表拿出来看看。

我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包房,在外面呆了半天也不想再回去,过了一会儿李凡找了出来,看我在大厅的休息区坐着呢,走过去搂着我的肩膀问道:“怎么不进去呢?”

我见李凡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又生气又无奈,只好说:“里面空气不太好,我有点恶心,想在这休息一会儿。”

“哦,那我陪你吧,等你好点儿了咱俩一起进去。”

“不用了,我我在这儿就行,你进去吧,我们两个都在外面不太好。”我只想自己呆着。

李凡想了想也是,就向服务员要了杯热茶水给我,回包房去了。

过了十来分钟,认命的起身,就是再不愿意也不能一直不进去,刚走到大厅中间就看李凡的三姨和三姨夫也出来了,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正想着呢,他们已经看见我了,两人走了过来,三姨看着我说道:“听李凡说你不舒服,没什么事儿吧?姥姥一个劲儿问你呢,要是感觉好点了就进去吧。”那表情十足是在看笑话。

我装作没看见,刚想说我正要进去呢,就听一直没怎么出声的三姨夫说了声:“咦!你们看那是不是周市长?”

听了我老公的话,李凡的三姨张望起来,然后声音兴奋起来:"是他、是他,绝对是周市长,没想到我们今天能看见周市长!"说完二个人都不理会我了,一个劲盯着周正东所在的方向瞧。

“赶快把二姐他们也叫出来,不然一会儿就进包房了,不知道他们在哪个房间。”三姨推了推丈夫,意思是让他回去把自家人都叫出来,不能错过一睹周正东尊容的机会,三姨夫却没理会。

我听李凡的三姨夫刚认出周正东时的语气,还以为他们和周正东有来往呢,结果不过像是粉丝见了偶像似的围观而已,看他们这样子是想等周正东进包房才离开了。

我也转过身,果然看见周正东被一群人众星拱月似的包围着。

这周正东天天这么参加饭局不累吗,就算再高档的饭店也该吃烦了吧,我无聊的想着,却看见杜秘书向我这边看了过来,吓了一跳,见杜秘书冲我笑了笑了,于是我也趁人不注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见杜秘书和周正东说了什么,周正东边听边转过头来往这边看了一眼,我被看得一身冷汗,这姓周的不会想过来打招呼吧。

怕什么来什么,周正东果然带着人走了过来,我连忙低头,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周正东只是要去他的包房而已。

“小雪,这么巧也在这里吃饭?”周正东略带笑意的声音在我的头顶上方响起。

《掠婚》小说全文阅读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咸书 回复:"掠婚"阅读全文。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