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无多,来日方长》苏雅望叶泽云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8/2/11 16:10:04

时间

完结

状态

书名 : 爱情无多,来日方长

作者:趴会儿

状态:已完结

主角:苏雅望、叶泽云

小说简介

她爱他,可他的心从不在她处。

于是她辗转离去……

小编前言

他们是爱情的囚徒,为爱囚禁了自己

有心的算计,看不透的真心

谁为谁许一生长情永不变?

谁为谁受尽苦难绝望离去?

可怜的女子啊

看似多情却绝情的男人

为爱受伤,为爱伤人

终是说不得,说不得

小编点评

苏雅望爱着叶泽云,她以为结婚后能够幸福,然而得到是一次次的逼迫,原来这个男人从没有信过她,情途末路,命在旦夕,她将会有怎样的结局?

读者热评

文文写的很好啊,读起来很流畅,一口气读完作者现有更新章节,意犹未尽啊

故事情节紧凑,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加油!

能不能更多点? 追到都累哭了

《爱情无多,来日方长》苏雅望叶泽云全文在线阅读

精选片段

他伸出手,在半空停了一会儿,终究收回。

“你好好休息吧,暂时就不要上班了。”说完,叶泽云低头走出房子。

苏雅望抬起眼看他,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眼中泛起泪花。

或许,是因为太习惯了。她太习惯他的背影,而当他转过身来说想她爱她的时候,竟有种荒诞戏剧的不真实感。

“雅望,雅望?”王思齐轻声唤回她的魂。

苏雅望擦擦眼睛,迷糊地问:“怎么?”

“你身上有哪里被撞到磕到么?能站起来么,我扶你去沙发坐。”

苏雅望感动:“我没事,真的没事,只是刚才被吓到了,一时没缓过来。”

为了显示身上无碍,她还故意站起身蹦了蹦。

王思齐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回,直到苏雅望嘟嘴开始不耐烦,才终于放下心来。

但他还是将她扶到了沙发。

正文阅读请见下一页

 

01 进去道歉

 

凌晨,凄寒的月光照进卧室,映出一个蜷缩在床上的娇小身影。

苏雅望的脑袋在被窝里埋了大半,只露出一小块脸,让被窝里的热气熏得红扑扑的。她闭着眼,看起来已经熟睡,只是眉眼间拧起的弧度透露出些许不安。

一张kingsize的大床,她只占了内侧的小角,而另一边,早已冷透。

安静的夜晚,本应十分平静。

“砰”地一声,卧室的门突然被人踹开。

苏雅望在睡梦中惊醒,还未回过神来,猛地被一股大力直接拖到了床下。

“贱人!你倒睡得舒服,这么冷的天,你竟然让安玲跪在门口,你还有没有心?!”她茫然地抬头,一瞬间撞入男人怒气腾腾的眼中。

男人俊脸紧绷,看着她无辜的神态,怒气又涨了一层,扬起手毫不留情地甩了苏雅望一巴掌!

“啪!”清脆又响亮。

苏雅望的左脸上五根红赤赤的印痕清晰可见。

“泽云我……我没有……”苏雅望看向他,“我让安玲回去了的……”

今天下午,两年前不告而别的闺蜜突然来求她,她犹豫着没答应,说要等等,然后让佣人送走了闺蜜。

可是安玲怎么又会跪在门口?

叶泽云冷声道:“苏雅望,你还要狡辩?如果不是我及时回来,安玲就会冻死在门口!”

“呵,这就是安玲说的好闺蜜!爬上我的床,逼走安玲,这一桩桩,一件件,要我提醒么?”

苏雅望怔色,下一秒便被叶泽云抓着头发拖起,“走,你跟我去向安玲道歉!”

“泽、泽云……痛,泽云……”

叶泽云撇过头,刻意忽略了苏雅望期期艾艾的痛呼,硬起心拖着她走出去。

苏雅望的头皮被狠狠地被揪着,整个人半弯着腰赤脚跌跌撞撞地跟上他的脚步。冬天的地板又冷又硬,寒气沿着脚心直冲进她的四肢百骸,也冲得她的心凉嗖嗖的。

终于,叶泽云带着她穿过整个走廊,在尽头的主卧停下。

苏雅望眼神闪了闪,嘴角泛起苦涩。

这个房间原本该是她和叶泽云的婚房,可是婚礼结束当晚,叶泽云嫌弃她脏,将她赶到了离他最远的一个客卧。

就算叶家催他们生孩子,他也只在每月十五来她房间一趟,例行公事一般,做完也从不在那里过夜。

可现在,安玲就在里面,在她结婚两年都不曾进去过的主卧里。

“进去道歉!”

叶泽云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她的身材娇小,即使站直的时候脑袋也仅到他胸口的位置,这会儿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他看不见她的神情。

心里莫名涌上来一股烦躁。他狠狠提起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脸,“我警告你,不要耍任何花样!安玲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管什么要求,都给我受着!”

“你知道她叫我答应什么么?”苏雅望低声问,眼里似乎还有一丝期盼。

“我知道。”

听见他平淡的回答,苏雅望不禁颤抖了下。心,好像碎掉了。

 

02 被嫌弃者

 

不过好像也没人会在意她心痛不痛。

苏雅望被叶泽云推进了主卧。

她踉跄一下,差点撞上门后的衣架,双手扶着衣架看着眼前冷色调的陌生房间时,还有些无措。

“雅望,你来了!”房间里传来安玲惊喜的声音。

苏雅望顺势看去,便见安玲撑起身子坐在黑色的大床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

她虽然不明白安玲怎么没离开,但看着她不甚好的状况,心里难受起来:“安玲,你还冷不冷?我、我不知道你在外面……”

苏雅望走过去拥住安玲,“对不起,对不起……”

安玲微微摇头:“我不怪你。”她的手碰了碰苏雅望的左脸,又看着叶泽云不赞同地说,“泽云,我只是想叫雅望过来说说话,她毕竟是我的好朋友,你不要伤害她……”

“我知道,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就算雅望不肯献血救我孩子,也不能怪她。”

“安玲,那是你儿子!”叶泽云皱眉,看向苏雅望的眼里带了几分警告。

“对,那是我唯一的儿子……”说着,安玲的语气变得绝望,“雅望,我儿子是rh阴性血,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一个,他三天前出了车祸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需要血,越多越好……”

苏雅望垂眼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小脸上又出现犹豫的神色。

安玲哭诉道:“雅望,你救救我儿子吧,就当是……就当是你对我的补偿!当年你抢走我男朋友,又叫我离开a市,我都成全你了……”

苏雅望抱着她的手突然僵住。她颤抖着唇,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为什么自己听清了每个字,却不懂她的意思。

“苏雅望,你忘了刚才我怎么说的!”叶泽云看着眼前拖拖拉拉的状况,心里早已不耐烦。

“不……”苏雅望摇头。

叶泽云压下怒意,尽量在安玲面前控制住情绪,强硬地说,“行了,安玲要好好休息,你出去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b市仁德医院。”

苏雅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仰头看向叶泽云:“泽云,那你……”

“我当然是守在这里照顾安玲。”

“你能不能去我房间一会,我有事……”苏雅望恳求道。

但话未说完就被叶泽云打断:“苏雅望,你脑子里是不是就只有你自己?只有那种事?”他的语气满满都是厌恶。

“滚出去!”

苏雅望话一滞,晃了晃脑袋,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疲惫不堪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想着最后叶泽云帮安玲掖被角的画面,却再也没睡着。

冰凉的小手从身侧挪到肚子上轻轻抚摸着。她的声音在凄凉的夜里染上了几分悲凉:“怎么办,宝宝?妈妈想找你爸爸商量的,可是……可是……”

不知不觉的,泪珠从她眼角滚落。

第二天天一亮,便有佣人敲门催她起床。

苏雅望一晚没睡,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应和着外面的声音刚爬起身,眼前一黑,身子一下子落回被窝里。

顿了片刻,她揉揉脑袋,才慢慢地起来穿衣服。

收拾好自己下楼时,叶泽云和安玲已经在餐厅吃早饭。

 

03 卑微如尘

 

两人安静地面对面坐着,温柔如画。

但一见到她,叶泽云的神色便冷下来:“苏雅望你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

他向来不惮于最大的恶意来猜测她的。

苏雅望不想解释,默默地在餐厅坐下。

哪知她刚坐下,叶泽云像是吃了炸药般忽然摔了手中的筷子。

“起来,出发。”

安玲拉着叶泽云的手,轻轻柔柔地说:“泽云,别这样,雅望还没吃呢。”

她微侧着头,不好意思地看向苏雅望,似乎是在替叶泽云抱歉。

就像是很久前安玲拉着她去跟叶泽云约会,叶泽云嫌弃地看着她这个电灯泡,而安玲笑着向他撒娇一般。

苏雅望只看了一眼,便像被针刺般迅速收回了视线。

她看见,安玲的脖颈侧边有一个红色的痕迹。那形状,那位置,是什么东西似乎不言而喻。

她忽然觉得恶心起来,下意识地捂着嘴干呕了几下。

“你又耍什么花招?装病骗我这招没用!”叶泽云脸更黑,大步过来一把拎起苏雅望,向着门口走去。

也顾不得理睬在身后叫他慢点的安玲。

苏雅望喘过气,苦笑道:“泽云,如果当年跟你结婚的是安玲,你就不会这样对你的妻子了吧。”

至于她,从头到尾就是个电灯泡。

以前她暗恋他时,安玲拉着她一起去找他,她简直高兴地想上天。直到后来慢慢察觉出他冷漠的态度,发现原来安玲和叶泽云在交往时才恍然大悟地退出。

叶泽云皱眉,觉得苏雅望不太对劲,但很快又想到什么,阴沉地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你要是敢再对安玲做什么,别怪我不顾夫妻情分!”

他一手拉开副驾驶的门,将她扔进了车里。

“呵……”苏雅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安玲终于追上来,她看着坐在副驾驶系安全带的苏雅望,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毒,而后才不知所措地叫了一声“泽云”。

叶泽云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温柔地将她扶进车后座。

叶泽云的车开得平稳。

脑袋靠在车垫上,苏雅望的困意上来了,眼睛半眯半合,就连饿的感觉也被周公逮去了。

等到下车时,她的精神变得好了些。

他们直接去了抽血室。

护士听到苏雅望是rh阴性血时,公事公办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单子说:“你先去检查下。”

“哦。”苏雅望接过单子,心里还在想,不知道抽血能不能查出怀孕,如果泽云知道她怀孕,会不会改变决定。

这时安玲在一边紧张地嘀咕:“检查要多久啊?万一洋洋等不及怎么办?泽云,我好怕,医生说他昏迷地越久越危险……”

“你别担心……”叶泽云耐心地安慰了安玲几句,拉过苏雅望的手对护士说,“直接抽血吧。”

“泽云……”苏雅望挣了挣手,她的声音近乎悲鸣。

安玲和安玲的孩子对叶泽云来说,是宝贝;

而她,卑微如尘。

没有回寰的余地,苏雅望进了抽血室。

等到十几分钟后,她脸色苍白,抖抖索索从病床上挪下来走出去时,竟发现门口早已没了叶泽云和安玲的身影。

 

04 她真的疼

 

护士看苏雅望脸色很差,好心地递给她一盒温热的牛奶,指着走廊侧边的椅子说:“你在这里坐会休息下吧。”

“他们人呢?”苏雅望抓着护士问。

“那对夫妻在你进去后就给孩子安排手术去了,”护士的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世上什么人都有啊,有向献血的人感恩戴德的,也有理所当然的……你不用理他们,好人有好报……”

苏雅望低着头,静静地听着护士的劝慰,越听心里就越是难受。但她仿佛自虐一般,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着护士的话。

“那对夫妻……”

“在你进去后就给孩子安排手术去了……”

世上什么人都有,不知道除了叶泽云,还有没有为了别人的妻子和孩子,而牺牲自己妻儿安全的?

许久之后,她才轻轻“嗯”了一声。

苏雅望给牛奶盒插入吸管,刚想喝,没想到一闻到牛奶的腥气又开始干呕起来。

护士大惊失色:“你、你不会怀孕了吧?”

“对……”

“哎呀怀孕怎么能献血?你不知道献血对身体有影响么,特别是你这种熊猫血的人……”

一边说着,护士赶紧叫来同事带着苏雅望去做检查。

苏雅望对着护士微微一笑:“谢谢你。”

这句话,她想在叶泽云身上听到,但她知道,这本就是痴妄。

苏雅望在去做检查的路上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她躺在一间病房里,右手输着液,转过头便看见了叶泽云站在窗边。

窗开着,风吹进来,即使盖着被子也很冷。

“咳咳……”苏雅望忍不住咳嗽两声。

叶泽云关了窗,转过身,走过来顺手将指间夹着的未燃的香烟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的鼻头被冻红了。黑眸里却有些她看不明白的情绪。

“你怀孕了?”

苏雅望眨了眨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叶泽云忽而逼近过来,锐利的视线像是审视沉默对抗的罪犯一般,他的手抓住她的下巴,“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又怎样?”苏雅望低声自嘲,“告诉你,我就可以不献血了?”

叶泽云被她的话一噎,认真地思考着。

而苏雅望却突然笑起来。

她问出口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本不该存在的祈盼,毕竟那也是他的孩子……可是,叶泽云的沉默,给了她答案。

“苏雅望,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就算你再怨恨安玲,也不能去针对一个孩子。”叶泽云终于开口。

苏雅望笑出眼泪:“那我的孩子呢?万一这次献血出了问题,我对得起它么?你对得起它么?”

“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叶泽云狠狠皱眉。

他下意识地否决这个可能性!

本来,安玲的孩子手术成功,和苏雅望怀了孩子让他对父母有了交代,是两件值得开心的事。可是,看着她又哭又笑的仿若神经质的神情,他只觉得心里涌上来一股焦躁。

叶泽云覆上身,直接堵住了苏雅望发出笑声的嘴。

 

05 做我爸爸

 

苏雅望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咽呜:“疼……嘶……”

“装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我这样对你么?”

四瓣唇相交,叶泽云加大了力度,黏舔了一阵后又用舌头叩开她牙齿伸进了嘴里。

直到动作被一个查房的医生打断。

“你们做什么?停下停下!”那医生飞快地奔到床边,利落地拔掉了输液的针头,“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

叶泽云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一时激动,竟然蹭歪了针头,苏雅望的右手背上,都渗血了。

而她的脸,也苍白了几分。

原来她是真的疼。

医生挤开叶泽云,细心地为苏雅望处理了右手,重新输液,最后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来,雅望,睡久醒来应该渴了吧?”

苏雅望左手接过水杯,脸上却浮现些许迷惑:“你是?”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医生白袍,戴着金边细框眼镜,对她露出无奈又温柔的笑。

“你忘了?我是王……”

“王思齐!”苏雅望脑中一闪,“你是医学院的那个!”

王思齐摸摸她的脑袋:“对啊,幸好你想起来了,否则我多丢脸。我是这家医院外科的医生,你就安心在这养几天,我护着你。”

“不用麻烦王医生了。”叶泽云回过神便看到苏雅望的脑袋在别的男人手心蹭着,顿时心头火起。他一把拍掉了王思齐的手,“王医生,作为医生不该和病人这么亲近吧?”

“叶泽云!”王思齐瞪眼看他,眼中冒火。

“对,也是她的丈夫!”不知为何,他心里生出将苏雅望贴上他专属的标签,其他男人统统不能靠近的念头。

两个男人互相瞪着对方,仿佛下一秒就会动手打起来!

苏雅望微微蹙眉,拉了拉王思齐的衣角。

“思齐,我真的要住院?我的孩子……”

“你孩子没事,”王思齐立刻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不过你身体太弱了,要好好修养,最好是住院观察下。”

“好……”苏雅望刚应声,下一刻叶泽云的声音猛地插入:“住院就不必了!我会给你请家庭医生。”

王思齐还要说,苏雅望默默地朝他摇了摇头。他还要接着查房,只能寥寥交代她几句。

等到王思齐离开,苏雅望仍看着门口。

叶泽云强硬地掰转了她的视线,冷哼道:“怎么,舍不得他走?”

“你想多了。”

“苏雅望!”他气愤地摔了桌上的杯子,“砰铛”一声,撒了一地碎片。

“又是摸头,又是拉衣服,又是眉来眼去,苏雅望,你真是好样的!在我面前,你跟别的男人这么浪?”

苏雅望不解地看向他,一时竟理不清他发怒的原因。

又是这样无辜的表情!叶泽云气急败坏地凑过去,而苏雅望似乎是被他吓怕了,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

她受伤的右手自他面前划过,紧张地攥紧被子。

“不要打我……”

叶泽云动作一滞,一股酸涩的疼痛在他心上炸开,他来不及细想便被外面传来的惊呼声吸引了去。

“泽云,你小心~”安玲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看着处在玻璃碎片之中的叶泽云,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她似乎想奔过来。

叶泽云皱了皱眉,第一时间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你别过来。”说着,他刻意忽视掉刚才心里奇怪的悸动,转身走向安玲。

“你怎么过来了?”

安玲拍拍怀中的儿子,娇笑道:“还不是洋洋呢,刚醒来就喊着要见你……他呀,就是亲近你~”

“叔叔,叔叔!”洋洋不适地扭了扭身子,几乎要扑到叶泽云身上。

“洋洋乖。”叶泽云柔和了眉眼,伸手接过孩子。

苏雅望默默抬手抹了抹脸,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又看向门口那仿若一家三口的情景。

那小孩子对叶泽云的亲近,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所能形成的依赖……

多好的“一家”,可惜没有自己的位置……

“叔叔,”洋洋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弱,于是攀着叶泽云的脖子断断续续地问,“叔叔能做我爸爸么?”

 

06 我们离婚

 

苏雅望捏着被子的指骨顿时突兀地凸起。

双手的指甲甚至嵌进了肉里而不自知。心里的疼比身体更甚。

叶泽云没有否认。

“叶泽云,你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这是苏雅望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喊他的名字!

她真是气疯了,难道他真想做安玲儿子的爸爸么?那自己算什么?

“我知道!”叶泽云本来沉默着,听见苏雅望意有所指的指责,忽然又冒起火,“刚才那个医生怎么回事?管好你自己就行!”

“我和王思齐清清白白……”苏雅望激动地喊。

“清白?”叶泽云冷笑一声。他还要争,怀里的孩子突然哭闹起来,似乎是被大声的吼叫吓到。

“乖,洋洋不哭啊,”旁边的安玲自然地贴近叶泽云的身体,伸手接过孩子,“泽云,你别怪雅望,是洋洋说错话了,自从洋洋出生后就没见过爸爸,他还太小……”

叶泽云皱了皱眉,但还是宽慰安玲:“我知道,苏雅望要是有你那么懂事就好了。”

苏雅望紧紧地盯着安玲搭在叶泽云胳膊上的手,这一刻,她好像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

就算是过去的恋人,也不该这么亲近吧?

“雅望,”安玲轻轻柔柔地对着她说,“你也别介意,小孩子乱说话,过阵子洋洋出院了,泽云让我们去家里住,到时还得拜托你多担待。”

“不行!”苏雅望脱口而出。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还有,你赶快收拾下,我叫司机先接你回去。”叶泽云说。

“我不走!”

“苏雅望,你非得跟我作对,是吧?”叶泽云眼里翻涌着黑色风暴。

这时,安玲劝道:“让雅望住院也好啊,王思齐以前追过雅望,肯定会对她尽心尽力的~”

“闭嘴!”叶泽云的脸瞬间黑了。他无暇顾及听见这话之后安玲突然僵住又显得可笑的神情,关上门径直走向病床,当他的眼睛扫到床下的碎玻璃时稍稍恢复了些冷静,忍着怒气对苏雅望说:“给你两分钟,从床上爬起来。”

她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

叶泽云睨她一眼,抬手看向手腕上的手表。

苏雅望现在满脑子还是叶泽云抱着安玲孩子的画面。他对别的女人的孩子那么好,甚至要把她们带回家去,可是知道自己怀孕,却没问上一句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好……

她早该知道这个结果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泽云不耐烦地揉揉眉间,挪开手看见苏雅望,她整个人抱着膝盖缩在床头,没半点反应。

今天早上那种诡异的感觉又冒出来了。

他宁可苏雅望冲着自己别扭地反抗挣扎,也不想看到她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正想提醒时间要到了,忽然听见苏雅望开口:“泽云,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他错愕道。

“我不想回那个家了。”反正那个家不久之后应该就是安玲的了,与其让他们赶出去,还不如自己识相点。

苏雅望顿了顿,捏紧手心,重复道,“我们离……”

叶泽云根本不想听到她说第二遍!

这才刚遇上旧情人,她就迫不及待地要和他离婚!他凶狠地扑到她身上,像是一条行动迅猛的蛇,一把抓住猎物甩到床下。

“嘭”地一声闷响。

苏雅望痛得轻哼一声,不自觉用手护住肚子。她有些恍惚,感觉回到了半夜叶泽云回来发疯的那天……

“不要,求求你,别抓我……”

 

07 放我下来

 

苏雅望害怕地打着抖。

她左脚心踩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玻璃,流出血,但她仿若无觉。

叶泽云心滞了下,皱眉将这个作妖的女人抱起来冲出病房。

他只是为了孩子!他告诫自己。

殊不知,门外的安玲刚想叫住他,却看着他抱着苏雅望急匆匆地掠过,笑脸顿时变得狰狞。指甲收紧,怀里的孩子疼得大哭,安玲恶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不准哭!”

叶泽云送苏雅望去处理了碎玻璃,又一语不发地抱她走进电梯。

“放我下来,”苏雅望在他怀里别扭地挣了挣,“我不要回去!”

“别动!”叶泽云恼怒地瞪她。黑沉的眼眸像是晶亮的黑曜石,却不带一丝温度。

苏雅望下意识地避开让她心碎的眼神,顾自弯下脚尖想去碰地面。

叶泽云一时不察,被她用力一扯整个人都踉跄了下。

他连忙收紧抱着苏雅望的手,气急败坏道:“你想死别拉着我孩子!”

“现在你想到我肚子里的,是你孩子了?”苏雅望嘴角泛出一丝苦笑,也不知是在可怜那个未出生的孩子,还是压根没在他心里的自己。

“叮”,电梯到了负一层的停车场。

叶泽云不知道接什么话,心里有些愧疚,又生气那个对苏雅望产生歉意的自己,索性沉默地走出电梯。

而苏雅望也没再说话,任由叶泽云抱上车。

车开出医院。冬天的风很冷,她咳嗽一声,而后看见旁边的窗缓缓地升了上去。

玻璃映出一张丰神俊朗的侧脸,眉骨凸露,鼻梁挺直,每一笔线条都格外清晰,她愣愣地看着,不自觉伸手从那眉心往下划,这是她爱的男人啊……

叶泽云斜眼扫了一下,讽刺的话刚到嘴边,不知想到什么,又噎了回去。

谁都没有打扰此刻的安静。

只是没过一会儿,车里忽然响起手机铃声。

叶泽云戴上蓝牙耳机,压低声音说:“安玲。”

苏雅望的手指颤了颤,抵在玻璃上不动了。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只听见叶泽云变得温柔的声音,一直嗯嗯地应着。

“我送她回去,过几天司机会来接你们。”

电话挂断,叶泽云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却只见到苏雅望黑色的后脑勺。

而另一边在医院走廊上的安玲,气得狠狠踹了一脚墙。

“苏雅望,你他妈跟我玩手段!”

气极的她没发现,一个路过的白大褂猛然听见熟悉的名字,顿了顿,飞快地跑向病房。

病房里空空荡荡,她走了。

……

叶泽云把苏雅望送回别墅后又出去了。

第二天也没见到他。

苏雅望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签上名字放在床头柜上,又收拾了一个行李箱,一步步地挪出房间。

别墅区很少会有出租车,走出这条路应该能打上车。苏雅望撑着后腰喘了喘粗气,咬咬牙继续走。

一辆黑色轿车迎面而来,忽然停在了她的身边。

苏雅望奇怪地看去,看见车窗上映出的那个熟悉轮廓,吓得连退几步。

 

08 被抓回去

 

叶泽云从车上下来。

在老远的地方,他便看见有一个女人拖着行李箱跛着脚可笑地慢慢地在路边走,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人竟是苏雅望。

他大步过去,一把夺过了行李箱,往后备箱抛。

“干、干什么?”苏雅望去抓行李箱。

脚步错乱,一个不稳往前栽去。

叶泽云另一只空的手臂捞住她的腰身,用力地往回一拉,狠狠地瞪着她:“你在干什么?”

他的黑眸锐利如寒夜中最猛烈的刀,又拢着熊熊大火,见之生畏。

苏雅望用手撑着他胸膛,努力地挺直腰背:“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我要回家。”

“呵,离婚?我不同意!”叶泽云怒极反笑,冷冷地看着她挣扎,索性抛下车将她一把抱起。

别墅里的佣人看见叶泽云抱着她怒气腾腾地进来,慌乱地闪开,却见他拧眉在客厅中央停下。

“你们就看着夫人出去,也不拦下?”

“先生,”有一个胆大的佣人说,“您以前吩咐过,不用去管夫人……”

闻言,苏雅望默默地低下头,掩下眼中的失落。

“给我把所有人叫过来!”叶泽云说。

那天,叶泽云骂了所有佣人一顿。

从那天开始,别墅里的所有人把苏雅望当菩萨般供了起来,但她再也没法出门。

她一走到别墅的门口,就有人冒出来恭恭敬敬地请她回去。

来回几次,苏雅望连房间门也懒得出。养了几日,反而左脚上的伤口好多了。

而不知王思齐从哪弄到了她的号码,跟她说要多晒晒太阳,对宝宝好。

每天吃过午饭,她就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外面。

有时候,还会看见叶泽云的车进出别墅。

她知道他每天回来,但很少见面。

她只不过是从挂名的叶夫人,变成怀着孩子的同居人罢了。

一天,看着外头阳光灿烂,苏雅望照常走去阳台。

坐了一会儿,手边的手机响了。

苏雅望接通,便听到王思齐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样?宝宝怎么样?”

苏雅望摸摸仍不显怀的肚子,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挺好的,宝宝很乖,也不闹腾。”

到现在,她没像别的孕妇那样孕吐的厉害。

“那就好,你保持好心情……”

门外忽然传来车声,苏雅望眯眼看去,却见别墅外停了两辆车。

安玲抱着孩子从其中一辆车上下来。

苏雅望瞳孔一缩,直愣愣地盯着那边。

然后叶泽云也下了车,走到安玲的旁边。他们指着别墅,似乎在说些什么,但距离太远,苏雅望听不清,只见到安玲快贴到叶泽云身上去。

冬日太阳融融,虽并不灼人,但长时间晒着,也烤出些热度来。

然而苏雅望只觉得很冷很冷,特别是一颗心,冰冰凉凉的。

“雅望,雅望?”耳边响起王思齐焦急关切的叫声。

苏雅望这才回了神:“嗯,我在。”她的声音很轻,那一看,仿佛抽去了她所有的力气一般。

王思齐又对她说了一些保胎问题,苏雅望心不在焉地应着,脑海里反复都是叶泽云和安玲的画面。

房门突然被推开。

苏雅望吓了一跳,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回过头看,进来的是安玲和洋洋。

安玲大大方方地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笑着问怀里的孩子:“洋洋喜不喜欢这个房间啊?”

“喜欢,喜欢。”

“那你去跟叔叔说,洋洋要住在这,知道吗?”

 

09 争抢房间

 

话音刚落,苏雅望从椅子上起身,攥紧手心道:“这是我的房间!”

她不知道安玲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安玲仿佛才发现这房间里还有个人,惊慌地看向苏雅望:“啊,雅望,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房间……”

“你们回去吧。”苏雅望不欲多言。再次见到安玲后,她总觉得,安玲和以前那个善良纯洁的闺蜜不一样了。

安玲转过身,忽然顿了顿,洋洋大喊起来:“洋洋不走,洋洋要住在这!”

苏雅望心生不妙。

“雅望,”安玲弱弱地叫她一声,眼中似乎闪着泪花,“你就把这个房间让给洋洋吧,医生说小孩子要多晒太阳,这个房间太阳多好啊……你把房间让出来……”

“朝南的房间有好几间。”苏雅望狠狠心,不去看她们母子的泪眼。

“洋洋要住在这!洋洋要住在这!”

孩子的哭闹终于引来了叶泽云。

他从书房出来,走到苏雅望的房间,眉心皱了皱。

“这是怎么回事?”

安玲眼中的泪花一瞬间流了下来:“泽云,是我不好,不怪雅望吼了洋洋……”

她几乎哭断了气,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苏雅望不辩解,也不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但眼前的情景看起来,却像是她故意刁难别人。

她看着叶泽云阴沉地看向自己,眼中明明白白是对自己的厌恶。

在他的心里,她的恶毒肯定又添上一笔了吧。

“苏雅望,道歉!”叶泽云冷冷地说。

苏雅望心道一声果然,仰头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将快要流出的泪水憋了回去。

“我没错。”所以也不需要道歉。

“要么她们走,要么,我走!”

她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不甘示弱地与叶泽云对视。

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泛起金黄的光丝,使得她更为柔和动人,而紧抿的唇又显出几分倔强。

叶泽云怔色,收回视线,冷硬地说:“安玲会在这里住一个月。”

“好,”苏雅望得用全身力气克制住自己,才显得说出的话不那么颤抖,“那我走!”

“你敢!”

苏雅望不答,直接用行动表示了她的态度。

安玲眼光一闪,虚虚地上前去拦苏雅望,“雅望,你别走,是我打扰了……”

“不,是我打扰你们!”苏雅望推开安玲。

而始料未及的是,安玲被她那么一推,竟然连人带孩子摔倒在地。

“啊,痛……”安玲痛呼一声,而被她压在身下的洋洋,更是哇哇大哭。

苏雅望的手指虚握了握,震惊地看着安玲,她明明没用多少力气……

没空多想,她弯腰去扶安玲,却被身后一股力道猛地推开了身。身体惯性地被甩到墙壁,重重地磕了下侧腰。

“嘶——”苏雅望眼前一黑,只觉得全身泛冷。她靠着墙壁晃了晃脑袋,模模糊糊地看见叶泽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安玲飞快出了门。

外面吵吵闹闹。

苏雅望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走到门口,看见叶泽云为她请来照顾孩子的家庭医生急匆匆地穿过走廊。

“叶医生……”那医生转进了别的房间。

眼前越来越模糊,苏雅望往外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

手指在半空中颤了下,突然落地。

她整个人栽倒下去。

 

10 她死了

 

苏雅望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眼前是白色的被子,旁边是密密麻麻的仪器,她茫然地眨眨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护士走过来检查她身体数据,看着她的神色,不由劝慰道:“小姐,看开点,孩子没了可以再有。”

“我孩子……”苏雅望低头摸着肚子,疑惑地说,“没了?”

肚子平平坦坦,可是孩子本就只有两个月,况且她人瘦,所以肚子一直不大。

“两天前早上你被送来的时候,下身大出血,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那晚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安玲和受伤的洋洋身上,所以直到第二天早上佣人去叫苏雅望吃早饭,才发现她晕在床上,而被子上都是血。

孩子肯定是没救了,她能醒过来,已是奇迹。

“能捡回一条命就好,你底子本来也不太好,现在身体还虚,不能激动。”护士说完,留下一句“我去叫主治医生”便出去了。

重症病房的门被关上。

但没过一会,又立刻被推开。

安玲从门外钻进来,扫了一眼被医疗仪器包围的苏雅望:“你竟然醒过来了?”

“安……玲……”苏雅望的声音轻微得几乎听不见。

“对,是我。”安玲走到病床边,脸上露出恶毒又不甘的笑,“亏我辛辛苦苦地把你搬进房间里,流了一夜的血,你还活着,你的命挺好啊。”

“也对,你的命一向很好……两年前我给泽云下药,无缘无故便宜了你,不过那又怎样?泽云爱的,一直只有我!”

安玲放慢语速,一字一句要苏雅望听进心里。

而苏雅望的表情呆呆的,仿若无闻。但她其实是听进去了,不仅仅身体上细细密密地痛,一颗心更是四分五裂。

“你猜,今天你的运气会不会好?医院里,出医疗事故很正常吧?”安玲朝她眨眨眼,一连关了好几个仪器。

“咳咳咳咳……”苏雅望忽然喘不上气,猛烈地咳嗽起来。身下的伤口因为挣动,重新被撕裂,血色在白色中蔓延开来。

见状,安玲又打开仪器,得意地笑笑,“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洋洋是泽云的孩子,等你死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团聚了。”

“咳……”苏雅望咳出一口血。

刚打开的仪器,初始化后,忽然发出“叮”的一声,所有数据都指向了零。

……

医生办公室里。

“叶总,只要您夫人醒来,身体就会好起来。”

叶泽云不耐烦地听完一堆专家会诊的意见,眼眸阴沉地一一扫过那些医生:“那她什么时候醒来?”

“应该在这三天吧。”王医生是主治医生,其他人不敢回答,这种时候只能他上。

“第三天快到了!”闻言,叶泽云更是暴躁。

他也不明白,一个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人,一个他该恨的人,为什么在听到她将要离他而去的时候,心会那么痛……

所以,他要她醒来,他要找她问清楚!

“叶总,您放心……”

“我他妈怎么放心!”

办公室的门这时被敲响。护士开门进来,被里面恐怖的气氛吓了一跳,颤巍巍地说:“王医生,重症病房的叶夫人醒了。”

话音刚落,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身影。叶泽云率先冲了出去。

医生们连忙紧跟其后。

病房的门大开着,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腥味。

叶泽云皱了皱眉,又立刻想到苏雅望会害怕他这副模样,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

他轻声喊:“苏雅望。”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苏雅望,苏雅望……”他走近床,看见白色床单沾染成血红。

“苏雅望,你给我起来!”

他上前一把抱起她,感觉到怀里那个轻飘飘的几乎没有重量的身体,眼泪突然从眼中涌出。

《爱情无多,来日方长》苏雅望叶泽云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