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及妾成殇》苏北辞楚慕青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8/2/12 9:28:42

时间

完结

状态

书名 : 江山不及妾成殇

作者:轻枕海棠

状态:已完结

主角:苏北辞、楚慕青

小说简介

相伴十年,她一心辅佐他登上九五之尊的帝位,楚慕青只换来楚家的满门抄斩,唯一的小妹被人奸污致死。

她爱他到骨子里,也恨到骨子里。

他将她囚禁在深海皇宫之中,她百般求死,直到苏北辞说:“楚慕青你要是敢死,我定要整个昭华宫的人陪葬!”

护城河上,那一箭冷风飒飒。

楚慕青终于明白,所谓红颜美人为天下,终究抵不过他的江山如画。

小编前言

他们是爱情的囚徒,为爱囚禁了自己

有心的算计,看不透的真心

谁为谁许一生长情永不变?

谁为谁受尽苦难绝望离去?

可怜的女子啊

看似多情却绝情的男人

为爱受伤,为爱伤人

终是说不得,说不得

小编点评

苏北辞爱楚慕青,深深地爱着她,而却有人掉包假传圣旨,株连楚家九族,甚至当着楚慕青的面屠了她全族,因此楚慕青恨极了苏北辞,恨他的冷酷无情。这对相互深爱的人,因为权谋、算计、私心,感情走向了末路。。。

读者热评

行文灵性十足,一气呵成,有浑然天成之流畅,有空谷幽兰之雅致,扑面生香;

人物塑造各具妍态,鲜活生动,足见作者之文笔功底,没有丰富底蕴哪能刻画得三分入木,七分铭心;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让我失望,不知道后面的还会不会好看,大大加油

《江山不及妾成殇》苏北辞楚慕青全文免费阅读

精选片段

“陛下,陈国大军只有五万驻守在这边关,咱们有十万军队,何不如直接攻了过去?”

手下站着的一名高头大马的将军如实说着,天启和陈国中间的交界处就只隔了一个洛阳和一条百丈远的护城河,如今陈国军队就驻守在护城河的对面,他们只要城门一开,陈国大军必定覆灭。

低垂的眸子扫了一眼对面黑压压的军队,他站在城墙之上,冷风将他猩红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眸子中带了狠厉。

苏北辞不接将军的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眸之中的睥睨让将军失了声,才想起他们的皇后娘娘在敌军手中,这次皇上亲自御驾出征,为的也是皇后。

谁不知道皇后是皇上的心头肉,他刚刚那一番话,没让苏北辞动怒就已经算是万幸的了。

将军悻悻的想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就在两军对垒之际,远远地驻扎在洛阳护城河对面的陈国军队终于有了动静。

一身素衣的楚慕青被两名士兵推着上了高台,楚慕青看着前面,眼神却没有焦距。

她现在是作为陈国的筹码威胁苏北辞。

作为人质,楚慕青表现很淡然,她一心求死,如果苏北辞不救她,正好遂了她的意,让她不必再活着了,反正,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活着也只不过是一种折磨而已。

正文阅读请见下一页

 

第1章 娘娘有喜了

初雨绽晴。

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如今也总算是放晴了。

昭华宫里,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宫女们小心翼翼的跪了一地,大气也不敢出,只留有太医跪在凤塌之前把着脉。

良久,便听见老太医说:“恭喜皇后娘娘,您有喜了!”珠帘遮盖的凤塌之中,楚慕青脸色苍白,脸上并没有因为听见自己怀有身孕而出现丝毫惊喜的表情,倒是眼里流露出丝丝刻骨的恨意。

涂抹着殷红蔻丹的指甲狠狠的掐进了掌心之中,疼痛莫名。

“退下!”清冷的声音传来,宫内一众太医退下。

苍白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她抚摸着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她……竟然怀孕了! 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那个屠了她全族性命的男人的孩子。

呵,多么讽刺。

一时间,昭华宫内皇后娘娘怀有龙种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

“娘娘,你现在有身孕了,万事可要当心些。

”春兰上前来扶着楚慕青,她想要出去转转,外面出了太阳,很是暖和。

她是楚慕青这么多年来唯一还留在身边的侍女。

闻言,楚慕青只是冷冷勾唇一笑,冷艳绝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还没有踏出宫门。

外面忽然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

“皇上驾到!”话音落地,一身明黄龙袍加身的男人急匆匆的走进来,冷厉的脸上带着几分急切和激动。

“慕青,朕听太医说,你怀孕了是吗?”苏北辞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欣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放下手中所有的公务急匆匆的赶过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楚慕青冰冷的小手问她。

看到苏北辞的出现,楚慕青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冷了。

堪堪后退一步,抽回被他握在掌心的手行了一礼,冷漠疏离,却不说只言片语。

苏北辞脸色一僵,心里猛地一疼,上前靠近一步说:“都退下,朕有话要单独和皇后说!”“是!”一众宫人退下,偌大的昭华宫内就只剩下了楚慕青和苏北辞。

她是他的皇后,后宫佳丽三千,却只独宠她一人。

这万中无一的宠爱,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可楚慕青要的,从来都不是他独一无二的宠爱。

“慕青,你果然还是恨着我的。

”苏北辞将她拉入怀里,紧紧地抱着,身上特有的龙涎香很是熟悉。

楚慕青的眸子,瞬间就红了,狠狠一把推开他,用一种冰冷仇视的目光看着他冷冷道:“皇上多虑了,您是九五之尊,臣妾没有资格恨你。

”恨?当然恨!恨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将这个尊贵的男人剜心掏肺!楚慕青永远都记得,自己族人死的那一天,她有多么的绝望。

十年相知相伴,她一心辅佐他登上帝位,等来的却是诛灭她九族,楚慕青亲眼看着自己唯一的小妹被人奸污致死,她楚家上百条人命,都死在他的手里!却独独留下她一个人,后位加身,给予了她万中无一的宠爱和尊荣。

苏北辞听到她那冰冷至极的语气,心脏仿佛被狠狠的揉成了块儿,额头青筋鼓起,他真是恨极了楚慕青这副样子,恨极了他,也处处疏离冷漠于他。

他看着楚慕青苍白的脸蛋儿,多想要上去抱抱她,那瘦弱的身子,楚楚不堪一击。

“你……”“慕青,你好好休息,朕改日再来看你!”说完他不再多看楚慕青一眼,苏北辞一甩衣袖,出了这昭华宫的大门。

 

第2章 皇后小产

苏北辞走了。

带着些许的愠怒离开了昭华宫。

那一瞬间,楚慕青就像是被抽离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样,瘫痪的跌坐在地上。

“娘娘,您怎能坐在地上,地上那么凉,又刚下了雨,就算您再怎么不疼惜自己的身子,也要为着肚子里的小皇子着想啊!”春兰见楚慕青竟然跌坐在了地上,脸色大变脸上上前将人给扶了起来担忧的说着。

孩子?楚慕青的眼里,微微恢复了一丝亮光,不再像之前那般死灰寂静。

“春兰,赫连太医回来了吗?”她抓着春兰的手问,春兰连忙回答说:“回来了,赫连太医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太医院了。

”“我要见他……”春兰连忙去请了赫连启到昭华宫。

一身白衣翩翩,手里提着医者药箱,入了昭华宫,见到那坐在高位上一身凤袍加身尊贵无比的楚慕青,低头弯腰行礼。

“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他容貌清绝,气质出尘,是楚慕青多年的至交好友,见到赫连启,楚慕青指尖微颤。

“春兰,你们都下去吧。

”“是,娘娘。

”屏退了昭华宫里所有的宫女太监,楚慕青起身,亲自将赫连启扶了起来。

说:“赫连,我找你来,是要向你寻一味药。

”她声音很轻很淡,轻的让人听不出她语气里的情绪,掌心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赫连启看着她,清冽的眉目中隐藏着浅浅的思慕,赫连启后退了一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抿唇道:“娘娘可是要寻让人小产的药?”“是!”没有丝毫犹豫,抚摸着自己小腹的手骤然收紧,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赫连启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已然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他沉默了良久,大殿之中很安静。

良久,赫连启才缓缓启唇问她:“娘娘可是想好了?你怀的,可是他唯一的孩子。”

“正是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孩子,我才留他不得!”等他说完,楚慕青紧紧地抓着赫连启的手,那眼里的恨意似乎是要将人狠狠刺穿一样,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决绝和冷漠。

她恨他,恨到了骨子里,也恨着这个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他的身上,流着苏北辞的血!楚慕青决不允许自己生下仇人的孩子,所以这个孩子必须死。

赫连启亲自把药给了她,她想要做什么赫连启都会依从着她,哪怕是打掉苏北辞的孩子会背负上谋杀皇嗣的罪名他也会依着楚慕青。

赫连启给了药之后便离开了,她躺在床上,感受着小腹之中传来的锥心疼痛。

苍白的手狠狠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很疼……疼的像是有一双冰冷的手在她的体内不停的翻滚搅动一样,楚慕青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有一股热流流下,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的流失……春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楚慕青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

当即吓得尖叫了一声冲上去跪在床前。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怎么会流了这么多的血?”“来人啊,快来人啊!”春兰惊慌的大喊着。

 

第3章 死都不会生下你的孩子

正在书房处理政务的苏北辞,听到了楚慕青出事的消息,风一阵似得狂奔到了昭华宫。

“娘娘……”“娘娘您怎么这么傻啊。

”春兰跪在床榻之前抹着眼泪哭泣,冲进大殿之中便闻到了那令人心悸的血腥味,苏北辞的心脏瞬间狂跳了起来。

“滚开!”盛怒之下的他,一把掀开跪在床前的春兰。

当他的眸子触及到楚慕青那一脸的苍白虚弱,身下还有没来得及换下被血染红了的床单。

苏北辞目呲欲裂。

“楚慕青,孩子呢,朕的孩子呢!”苏北辞双眸像是渗了血一样的红,他大声的质问着楚慕青。

这整个皇宫,出了她楚慕青,没人敢伤害他的孩子,他失算了。

他以为就算楚慕青恨他,也不会伤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可他到底是失算了!

“呵呵……”

“孩子啊……”她虚弱的躺在床上冷笑着,绝美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费力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床边还跪着太医,赫连启也在。

她颤抖着声音说:“苏北辞,你的孩子死了,被我亲手杀死的!”苏北辞闻言,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混沌,因为恨和怒,让他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滚!滚啊!”“都给朕滚出去,滚出去!”他胡乱的冲着昭华宫里的人打非雷霆,盛怒的样子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退出了昭华宫,只留下春兰还在宫门口瑟瑟发抖的站着。

“为什么!楚慕青,你为什么要杀死朕的孩子,为什么!”他狠狠的掐着楚慕青的脖子,似乎是恨不得掐死她一样。

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期望这个孩子的到来,他给了她后位,给了她无上的宠爱和尊荣,后宫三千只独宠她一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苏北辞的心,放佛被人揉碎了一样的疼。

盛怒之下的他,下手极重,掐着她脖子的手不停的用力,楚慕青原本就苍白的脸此刻显得更加的苍白了,放佛随时都能断气了一样。

胸膛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楚慕青的唇角,溢出一丝冷笑,眸子里渗着怨恨阴冷的光冷冷道:“苏北辞,想要知道为什么是吗?”

“因为,我楚慕青就算是死都不会生下你的孩子!”

“你害死了我的族人,我唯一的小妹,我的至亲,都惨死在你的手里,你这个杀人凶手!”

她字字诛心的说着,眼里渗着血泪:“我父亲一心辅佐你登上帝位,可你呢,诛我九族,杀我全家,苏北辞,我是绝对不会生下你的孩子的,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

她凄冷的笑着,脸上一片清泪,眸子里的恨是那么的刻骨。

如果当年,她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她的族人就不会死,她唯一的小妹,死的那一刻,还冲着她笑,让她不要哭。

要坚强。

楚慕青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非要爱上这个男人,为什么非要求着父亲帮他!当年,他只不过是个被废的皇子,没有母族的庇佑,没有先皇的宠爱。

楚慕青觉得真是瞎了眼当初才会对这个男人死心塌地,导致自己被株连九族,独独剩下她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苟延残踹,每夜她的耳边都回荡着族人们死前的哀嚎和绝望。

 

第4章 那也是你的孩子

如果不是她,她的族人不会死,小妹也不会死。

她还那么小,不过还没及笄的年纪,楚慕青亲眼看着她就那么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死不瞑目的看着她,那双单纯干净的眸子就像是噩梦一样狠狠的缠着楚慕青。

“楚慕青。

”他颤抖着,脚下一个踉跄。

苏北辞看着她丝毫不挣扎,一心求死的模样,心脏狠狠一痛,松了手双眸发红的看着她,闭了闭眸子痛苦的问她:“慕青,你当真就那么恨我?甚至恨不得亲手杀了我们之间的孩子?”

“是!我恨不得能够亲手杀了你,可我不能,我只能杀掉你的孩子!”

“那也是你的孩子!”他愤怒的大吼,可楚慕青只是凄楚而又怨恨的惨笑着说:“那又怎样,正是因为流着你苏北辞的血,我才容不下他!”

闻言,苏北辞心思巨震,他什么也不想,只想着楚慕青对他的误解和憎恨。

“楚慕青,你好狠,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铁石心肠的女人!”狠到了因为恨他而亲手杀死自己孩子从而来报复他的地步!

“是啊,我是铁石心肠,我是歹毒,苏北辞,你现在应该很后悔吧,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我也一起杀掉,这样就没有人会说你什么,也没人敢杀掉你的孩子。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不把我也杀了,苏北辞,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苟延残踹的活在这世上。

”她哭着喊着,声嘶力竭痛不欲生。

她多想,多想和自己的族人们一起死去。

可他不但没有杀了她,还给了她这么多的尊荣,无论她怎么求死,这个男人总是有方法吊着她的命。

“楚慕青!”“好!好!好!”苏北辞气的浑身发抖,连说了三声好字,俊美冷酷的脸因为暴怒而变得有些扭曲。

他上前,狠狠的将楚慕青压在身下,声音发狠了似得说:“楚慕青,你不是恨我吗,不是不想生下我的孩子吗?既然你这么不想生下我的孩子,我就让你尝尝万骨噬心的滋味,直到你生下我苏北辞的孩子为止!”锦帛撕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声音刺耳。

楚慕青脸色大变,俨然惊声怒吼:“苏北辞,你住手!”他将她狠狠压在他的身上,大手用力的将她的手举过头顶桎梏着。

殿门口的春兰看见里面的动静,连忙冲进去跪下来哀求:“皇上,求您别这样!”“娘娘才刚刚小产,身子骨根本就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啊,皇上,奴婢求您了,放过娘娘吧!”春兰不停的哭泣哀求着,她是楚慕青的贴身侍女,从小就伺候着楚慕青,感情向来很好,看到楚慕青此刻遭受到这样的折磨,只觉心疼不已,生怕楚慕青一个承受不住可就不好了呀!“滚出去!”怒喝一声,立马有侍卫上前来将春兰强制性的带了下去,不论春兰怎么哀求都没有用。

楚慕青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像是发了疯一样在她身上狠狠的啃噬着,像是在报复她一样,不顾她刚刚小产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似乎要活生生的将她给撕碎了一样。

 

第5章 那年杏花微雨

她知道苏北辞在报复她,报复她杀了他的孩子。

可她心又何尝不痛,滴血一样的疼,疼的楚慕青抓心挠肺。

可是只要想到他比她更痛,楚慕青便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她就是恨他,就是要报复他!一遍又一遍无休止的索取,苏北辞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一样在她身上狠狠的肆虐。

贝齿紧咬,胸膛里像是要被人搅碎了一样,喉咙里忽然涌上一股腥甜。

楚慕青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她咬着贝齿轻颤道:“苏北辞,如果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你赢了……”忽然,胸膛里一阵撕裂,她的嘴里冒出大把大把的血泡子。

可她却在笑着,一双极为好看的眸子就那么带着冷冰冰的笑意看着忽然变了脸色的苏北辞。

“楚慕青!”他看见了从她嘴里冒出来的血,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襟,是那么的刺眼。

苏北辞飞快的从她身上起来,用被子紧紧地裹住她纤弱的身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双眼猩红的冲着大殿门口大吼:“传太医!快给朕传太医!”“慕青,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是朕错了……”“是朕不应该……慕青……”他语无伦次的说着,那个尊贵的男人,堂堂的九五之尊,如今却抱着一个女人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慌乱而又小心翼翼的模样,放佛他的怀里抱着的是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一样!他的手在颤抖着,楚慕青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那跳动的胸膛里,心跳是有多么的快。

那一瞬间,楚慕青有些晃神。

那一年,杏花微雨,他站在树下,一身青衣羸弱,眼眸里却像是装了星子一样。

那是楚慕青第一次见到他,身处冷宫之中,他是冷宫废妃在冷宫生下的皇子,天生不得宠,人人都可以欺负他。

一场宫廷盛宴,年少的楚慕青颇觉无聊,抽身离场却不料恰遇正是少年的他。

只一眼,楚慕青便像是勾了魂一样。

问他是那家少年郎,他却只冷冷清清的看她一眼,便急匆匆的离开。

从此之后,楚慕青再也没有忘记过那站在杏花树下一身青衣的少年苏北辞。

她是丞相府的千金,容貌倾城天生丽质,聪慧过人,她想要找一个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罢了,也是自那时起,楚慕青才知道他便是那冷宫之中最不得宠的皇子。

嘴里吐出大把大把的血沫子,她的胸膛在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那一瞬间,苏北辞是多么的害怕,害怕这个蠢女人就这样离开他了。

赫连启和一众太医过来的时候,便正是瞧见她这副模样,匆忙下跪行礼。

那九五之尊的皇帝却风一般的冲到赫连启的面前,大手拎着他的衣襟发狠了道:“赫连启,朕知道你医术过人,治好她!”“若是治不好,朕定要你们整个太医院给她陪葬!”阴冷凌厉的声音像是淬了冰一样的冷。

楚慕青的目光移了移,落在那个狂暴而又俊美的男人身上,嘴角溢出丝丝冷笑。

赫连启皱眉,态度不卑不亢道:“臣自当竭尽全力救治皇后娘娘。”

 

第6章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整个大殿内,所有人的都胆寒若惊,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触了这新任帝王的眉头。

整个天启王朝谁人不知,她是新帝心里的宝。

放在了心尖尖儿疼的人,十年鲜衣怒马,一朝隐忍成就大业,都少不了楚慕青的陪伴和帮衬。

可到头来,新帝却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诛杀丞相府九族,唯独留下楚慕青一人,给予了万千宠爱于一身。

这般殊荣,对于外人来讲,大概是几辈子都羡慕不来的,可对于楚慕青来说,却死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昭华宫内灯火通明。

她还是很虚弱,躺在床上闭着眸子,脸色苍白如雪。

“你这是何苦。

”赫连启为她拔掉身上最后一根银针,清绝的眸子里溢着浅浅的无奈。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要报复他,看着他痛苦,我便高兴了。

”楚慕青轻笑,嗓子里透着沙哑。

赫连启收针的手一顿,眸子里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心口传来一阵钝痛。

他是一步步看着楚慕青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当年的她,多么的令人瞩目,如今却拖着这一具残破的身子这般痛苦的活着。

赫连启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那一刻,他的心动摇了。

他受了针,替她盖好了床被声音温淡的道:“你这般报复,不过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罢了。

”“慕青,他痛,你更痛。

”楚慕青一愣,指尖一阵痉挛抽搐,心脏像是要被人撕裂了一样,那种疼,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吸了口气,强忍着心口的疼痛启唇:“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她不想在提及此事,杀掉了自己的孩子,她又何尝不疼?“微臣告退。

”待他起身,在殿门处细细交代春兰照顾事宜,春兰且都一一记下了。

“娘娘,外面天冷了,奴婢让宫女们填些炭火吧。

”春兰服侍在窗前,即便是这偌大的宫殿里里外外都有人照顾着,可依旧是冷清的厉害。

这位新帝的皇后,性子极冷,又格外的不待见新帝,每每两人相见都是以冷淡收场,偏生新帝还对她宠爱至极。

“不必了,就这样冷下去吧。

”她缩了缩自己的身子,马上要入冬了,昭华宫内一天比一天冷,冷得入骨,可楚慕青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春兰心疼楚慕青,眼眶立马就红了哽咽道:“娘娘,奴婢知道您在想什么,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无非就是在折磨自己,您才刚刚小产,又被皇上……”她哽咽着,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楚慕青觉得自己很困,便翻了个身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淡淡的说:“下去吧,本宫累了,想歇息了。

”“是……”“她如何了?”书房里,一身明黄龙袍的苏北辞一边批阅着案几上的奏折,一边问着刚从昭华宫内打探消息回来的沈玲珑。

一身黑衣,将沈玲珑的身材裹得很是曼妙窈窕。

冷若冰霜的精致脸蛋儿,让她有一种冰山美人的感觉,她是苏北辞的贴身暗卫,武功高强,这么多年来一直待在他身边尽职尽责的保护着苏北辞。

低头,掩下眼里的别样情绪说:“赫连太医为皇后娘娘施了针,如今已经歇下了,只是……”沈玲珑顿了顿,继续说:“只是皇后娘娘不肯让宫女们添碳,也只留下了春兰一人在身边照顾着。

”咔擦一声。

苏北辞手里的狼毫瞬间被折成了两段。

不肯添碳?这死女人是想要被冻死么?这么冷的天气,她身子又不大好,若是受了冷,苏北辞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沈玲珑刚说完抬头,便见那个尊贵的男人已经如同风一阵似得冲了出去。

沈玲珑双手紧握,眼里有些不甘心,她跟在他身边那么久,可他的心里却只有楚慕青一人!吱呀一声,春兰瞬间被惊醒,想要出声喊人,却陡然瞧见那一身的明黄,顿时噤了声,便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

苏北辞瞧见那床上缩成一团的女人,他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楚慕青睡的不是很安稳,眉心紧皱。

心里狠狠的叹了一口气,脱了衣服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楚慕青圈进自己的怀里,她身上很凉,根本就不暖和。

苏北辞心脏一疼,便更是抱紧了她。

睡梦中的楚慕青,忽然感觉到有一股温暖源靠近自己,便下意识的在他胸膛里缩了缩,找了个更加舒服的睡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7章 你拦不住的

春兰很识趣的退了出去,没有打扰。

皇上对皇后娘娘的宠爱,整个天启王朝都知道。

只可惜……娘娘的心里是恨着皇上的,不然他们现在应该生活的很幸福才是。

翌日。

暖阳高照,昨晚楚慕青睡得极为舒服,总感觉他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只是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空无一人,只残留着他身上浅浅的龙涎香。

鼻尖萦绕着那浅浅的味道,楚慕青有些愣神,她身体还虚弱的厉害,却并不觉得昨晚有多冷,大概是有苏北辞在她身边的缘故。

“春兰!”他身子还虚弱的厉害,昨天那一番折腾险些要了她半条命,咬着牙强撑起自己的身子朝大殿门外喊了声。

春兰立马进来服侍着。

“娘娘醒了,身子可还有不适?”她摇了摇头,一张精致的脸蛋儿上冷若冰霜,似不想与任何人亲近一般。

“好多了。

”“春兰,昨晚可曾有人进来过?”她问春兰,一双眸子犀利的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春兰心里一惊,连忙低下头说:“奴婢一直在偏殿守着,不曾有人进来过。

”楚慕青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从她脸上着实看不出来什么,索性也就作罢了,想来依着他的性子,自然是交代过春兰的,所以即便是打死春兰她也不会说的。

罢了罢了。

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吧。

早上御膳房安排了些清淡的食物,可楚慕青都吃不下,胃里一阵痉挛。

眼瞧着这天气越来越冷,她的身子也日益不见好转。

春兰去端了药来,服侍她喝下,却被楚慕青一手打翻在地,春兰连忙惊恐的跪在地上。

“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她望着窗外的天,格外的蓝,只怕是晴不了几天便要下雪了。

天启冷的快,一到了冬天便是格外的冷。

“以后这药,都不要送过来了。

”她轻叹了口气,自己的身子自己最为清楚,苏北辞将她囚禁在这座豪华的皇宫里已经整整一年了。

一年的时间,她过的生不如死。

春兰害怕极了,怕她一心求死不肯喝药,便使劲儿的磕着自己的头哭泣说:“娘娘,您别这样,奴婢求您了,老爷夫人都死了,楚家就只剩下您一人还活在世上,您是楚家唯一的血脉,您不能就这样糟蹋了自己的身子啊!”楚慕青静静的听着,心里一阵抽搐。

是啊,楚家只剩下她一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春兰,起来吧,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最明白我的心思,我若想死,你拦不住的。

”春兰心头大震,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刚踏进殿门口的苏北辞正好听见楚慕青的话,额头上顿时青筋暴起。

快步冲到楚慕青面前,大手狠狠地捏着她的手腕,他的语气冷厉至极:“楚慕青,你就这么想要求死是吗!”他听沈玲珑说皇后不肯喝药,打翻了宫女送去的药,便急匆匆的赶过来,却见她这么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苏北辞的心里闪动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怒火。

一双眸子狠狠的盯着她,似乎要将她身上狠狠盯出一个洞似得。

 

第8章 一日不喝便杀一人

望着苏北辞那张盛怒不已的脸,楚慕青讥讽的动了动唇角道:“是,我是想要一心求死。

”“苏北辞,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早在一年前的时候,就已经被你彻底的杀死了,没有心怎么活下去。

”“现在的我,也不过是生不如死罢了!”她凄楚的笑着。

是他亲手浇灭了她对他所有的爱,她的一颗心,被苏北辞一寸一寸的揉成了粉碎。

曾经,他曾许诺她,将来得了天下,必许她后位加身,这一生一世,只爱她楚慕青一人!他做到了,楚慕青也得到了。

可是代价却是用她全家人的性命换来的!“楚慕青,你到底想要怎样,朕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你就真的一点儿都看不见吗?”他恨极了这个女人,也爱极了她。

恨她的铁石心肠,恨她的冷漠无情。

他曾经想要把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放在她的眼前,可她却总是对他不屑一顾。

苏北辞是个骄傲的帝王,却宁肯放下自己的尊严去奢求着这个女人的爱。

“春兰,把药端上来!”“既然你不肯喝药,那朕就亲自喂你,直到你全部喝下为止!”他眼底猩红,冲着春兰大喝一声,春兰立马又重新端了药上来,苏北辞强行捏着她的下巴,逼迫楚慕青和他对视。

鹰眸冷厉如冰,他失去了耐心,一字一句的对着她狠狠道:“楚慕青,你若敢死,我定要你整个昭华宫陪葬!”“苏北辞,你要干什么!”楚慕青大惊失色,惊恐的看着这个暴怒的男人。

苏北辞仰头喝下一口苦涩的药,捏着她的下巴飞快低头,准确无误的封住了她的唇。

手掌狠狠用力,楚慕青吃痛,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苏北辞口中的药细数流进了楚慕青的嘴里。

一捏她的喉咙,楚慕青措不及防的吞下了所有的药,苦涩的味道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龙涎香,楚慕青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苏北辞,唔……”不等她说话,苏北辞又是以嘴封口,以嘴对嘴的方式亲口喂她喝下所有的药。

暗处,隐藏在阴影之中的暗卫沈玲珑,就那么看着苏北辞这么喂着楚慕青,眼里全是一片嫉妒和不甘。

掌心狠狠握成拳,指关节泛着青白色。

没有什么事情比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呵护有加更加痛苦了。

直到喂她喝下了所有的药,一把将碗扔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刺耳的声响。

他站起来,看着神色怔然冷漠的楚慕青说:“楚慕青,朕的耐心是有限的,你想让朕放过你,朕告诉你,这辈子,下辈子也绝无可能!”说完,苏北辞冷哼一声,愤怒的甩袖而出。

“从今以后,若是皇后娘娘一日不肯喝药,朕便杀去昭华宫内一人!”冷厉如恶魔一样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昭华宫,昭华宫里的宫人们个个胆寒若惊。

他在威胁她,他知晓楚慕青生性纯善,是绝对不可能看着这些宫女太监们无辜枉死的。

他在赌,赌楚慕青的心到底有多冷。

冷到可以放弃这整个昭华宫里上上下下的几十条人命!

 

第9章 苟延残喘

楚慕青浑身大震,像是听见了一件以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眼角清泪低落。

“苏北辞,我楚家上百条人命不够,你还要搭上这昭华宫里的人命吗!”她冲着苏北辞高大的背影凄厉的嘶吼,楚慕青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为了威胁她喝药,竟然会用昭华宫里的人命来做赌注!苏北辞后背一僵,随即大步离开,再没有回头半步。

她终于笑了,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楚慕青捂着自己的脸,瘫坐在床上痛哭着,心脏如同被人狠狠的搅动,疼的她生不如死。

她的手指骤然收紧,楚慕青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苏北辞,你到底还要折磨我多久……”她累了,也厌倦了。

不想在这样继续下去了,每日活在痛苦之中,她一心求死,苏北辞却百般吊着她的命。

楚慕青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当初不把她也一起杀掉,还要让她这么痛苦的活着!她好恨,恨不得亲手挖了他的心,去祭奠她楚家的上百条人命!可是……她也爱惨了他。

楚慕青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这一生竟然会被苏北辞折磨成这个样子。

她哭得久了,也累了。

昭华宫里向来不允许别的妃嫔们进来打扰,只有赫连启可以来去自如,听闻楚慕青洒了药碗,皇上怒极用昭华宫里所有的人命威胁皇后。

赫连启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她正一身素衣疲倦不堪的躺在贵妃椅上。

窗柩外的阳光洒了进来,均匀的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身子极其纤弱,金色的暖阳仿佛在她身上披上了一身朦胧的纱衣一般。

看上去美丽极了。

她本就是天启王朝最美丽的女人,即便是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丝毫诠释不了她的绝色容颜。

赫连启伫立殿前看了良久,方才行礼:“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她在小憩,闭着眸子,听见赫连启的声音,陡然睁开了一双死灰一般的眸子盯着他。

“进来吧,你我无须多礼。

”赫连启站在她面前,高大的身形遮挡住了她面前的阳光,形成一片巨大的阴影。

“为什么不好好喝药,非要惹得他动怒才肯罢休?”他们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两人之间向来不怎么生分,即便是楚慕青当了皇后,偶尔和赫连启说话也没有那么多的客套和礼仪。

闻言,楚慕青指尖微颤,心头一凉冷笑:“你明知是为何,却还偏要来问我。

”“慕青,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不过苟延残踹,留着这副身子又有何用!”她声音冷漠如冰,一想到自己的家人因他而死,楚慕青就恨红了一双眼睛。

那么多年来的陪伴,父亲因知道她中意于他,向来宠爱她的父亲便义无反顾的帮着他成就大业,到头来却落得个人头落地的下场!楚慕青不知道苏北辞的心到底是有多冷多凉薄才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赫连启狠狠的皱起了自己的眉,有时候他多想,多想就这样带着楚慕青离开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

从此隐匿于世,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下去,这世上也就再也没有了楚慕青和赫连启。

 

第10章 一心求死

他站在她面前,一身白衣出尘,眉似清冽的冰雪,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忍,赫连启开口问她:“慕青,如果给你一个机会离开,你会选择离开他吗?”赫连启带着些试探性的口吻。

如果她说是,他便会义无反顾的带着她离开,从此和苏北辞再无任何干系!楚慕青一愣,神色复杂,不明白赫连启为什么要这么问,只是苦笑着摇头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除了求死,这世上再无可容我之处了。

”她有些悲哀的说着。

楚慕青太了解苏北辞了,他想要做的想要得到的,从来就没有失败过,这偌大的皇宫如同金丝笼一样将她囚禁在里面。

除了死,楚慕青想不到任何可以离开他的方法。

赫连启没有再说什么,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

夜深人静。

惨白月了无生气的挂在黑丝绒一般的天上。

“查到了吗?”跪在地上的沈玲珑低着头,闻言摇了摇头说:“还没有,当年所有参与假传圣旨的人都已经被灭口了,现下根本就查不到丝毫线索。

”说着,沈玲珑心思微沉,始终没有对着苏北辞说实话。

“砰!”案几上的茶杯猛的落地,四分五裂。

沈玲珑不躲闪,手上一片刺痛,是碎片扎了进来。

手掌狠狠紧握,牙关紧咬,忍着手上的疼痛,那疼却比不上她心口上的疼。

一年前,楚家惨遭灭门,那一日是他和楚慕青的大婚之日,却不曾想有人假传圣旨,带着一众侍卫当场诛杀楚家上百条人命。

那一日,她一身鲜红嫁衣,凤冠霞帔之上沾满了楚家上百条人命的鲜血。

楚慕青以为,那圣旨是他下的。

那命令也是他下的。

那天苏北辞的确是传了圣旨下去,然圣旨上却是要封楚家为候,却被细作掉包假传圣旨,要株连楚家九族,当着楚慕青的面屠了她全族。

然而奇怪的是,假传圣旨的太监和所有诛杀楚家族人的人,却在第一时间被人灭了口,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苏北辞。

苏北辞是个骄傲的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他绝不会承认!只是那些被灭口的人,沈玲珑却查到根本不是天启的人,而是来自于陈国!楚慕青以为,那些人也是被苏北辞灭口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世人知道他所干下的龌蹉事。

“皇上,玲珑虽没有查到杀害楚家的凶手,但是这一切的线索都指向陈国,就连那假传圣旨的太监,也是陈国安排的细作!”沈玲珑狠狠将自己的额头磕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神色坚定的说:“请陛下再给玲珑一些时日,玲珑一定不负圣望!”“好,朕就再给你几天时日,若是再查不到幕后凶手,你也不用回来了!”“出去!”愤怒的一甩衣袖,苏北辞厉喝一声,眉目冷冽如冰。

“是,玲珑……告退!”

 

第11章 合作愉快

起身,飞快的狼狈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刹那,心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眼泪飞快的落下,却来不及擦去便已经隐匿在了黑暗之中。

她是他身边最得力的暗卫,所有需要他杀的人,沈玲珑都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他却从来看不到她为他受的伤流的血。

她那么爱他,比任何人都还要爱她,爱到了骨子里,可他从来都看不见她,他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叫楚慕青的女人!这根本就不公平!恨,刻骨的恨意和妒忌,都隐藏在了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飞身迅速进入一间宽小的厢房。

半晌,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想好了?”“……嗯!”良久,传来一声清越的轻笑:“祝我们合作愉快。

”夜晚,苏北辞如同往常一样,等待着楚慕青睡着了,才小心翼翼的进了昭华宫在她身边躺下,为了不惊动楚慕青,苏北辞常常都会等到半夜才会过去。

有力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楚慕青纤弱的身子,温软的身子轻柔的像一片羽毛似得,轻轻地滑落在他心上,柔软的不可思议。

侧身吻了吻楚慕青的额头,苏北辞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呢喃:“慕青,你到底要朕如何你才能原谅朕……”他叹了口气,怀里原本熟睡的楚慕青却是微微僵了一下身子。

暗夜里,苏北辞凌厉的眸子深深凝视着楚慕青,眸子里藏着深深的爱怜和疼惜,心口忽然很疼,疼的的像是有无数的针密密麻麻的扎着她的心脏一样。

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苏北辞的目光忽然变得很痛苦。

“慕青,朕该拿你如何是好。

”他狠狠的叹了口气,喑哑的嗓音里压抑着的痛苦情绪几乎要将她击溃。

楚慕青不明白,既然这个男人是爱着她的,为什么当年还要杀了她全家。

她不懂,也不明白这个男人的爱到底是什么样的。

江山他有了,权力和皇位他也都有了,为什么却还要那样对待她楚家上百条人命。

楚慕青永远都不会忘记那血淋淋的仇恨,可是她的心里,却同时也迷茫着。

此时的楚慕青,多想问问他当年为什么要杀了她的父亲母亲和妹妹,可到底只是将喉咙里上涌起来的酸涩情绪狠狠吞咽了下去。

苏北辞又何尝不知道她根本是在装睡。

只是心照不宣,不去点破罢了,自从一年前的那件事发生以后,他和楚慕青再也没有同床共枕过,每夜里苏北辞只能像个贼一样悄悄潜进她的昭华宫,抱着她浅浅睡去。

翌日。

御花园内。

浅浅的阳光落在一身明黄的帝王身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执棋,毫不犹豫的落下。

“该你了。

”黑色的棋子落下,甚是凶险,让对面而坐的赫连启不由得皱了皱清冽的眉。

一身白衣似雪,眉目清冽出尘。

“皇上好棋艺,是微臣输了。

”遗憾似得放下手中的白棋,赫连启淡淡的说道。

闻言,一身尊贵的苏北辞倒是挑了挑眉,眸子里闪过一道暗芒,似不经意的说:“听说,陈国的皇太子早年失踪,下落不明,而一年前,假传圣旨的人也是陈国人,只是朕不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说着,他摩挲着手里的棋子,上好的白玉棋子捏在指尖,温润如玉。

《江山不及妾成殇》苏北辞楚慕青全文免费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