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痛了》林亦擎江芮恩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8/2/12 9:49:09

时间

完结

状态

书名 : 爱你太痛了

作者:唐某某

状态:已完结

主角:林亦擎、江芮恩

小说简介

江芮恩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就是替那个女人输血、替她换肾、替她生孩子,最后替她去死……

小编前言

他们是爱情的囚徒,为爱囚禁了自己

有心的算计,看不透的真心

谁为谁许一生长情永不变?

谁为谁受尽苦难绝望离去?

可怜的女子啊

看似多情却绝情的男人

为爱受伤,为爱伤人

终是说不得,说不得

小编点评

在林亦擎眼里,江芮恩是一个爱慕虚荣心狠手辣的女人,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差点害死自己的亲姐姐,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配做他的妻子。

而林亦擎却不知道,他所爱的江芮媛才是真正的凶手,

是啊,他觉得江芮恩蛇蝎心肠竟然能对自己亲姐姐下手,

却不知,这个女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是她父亲联手逼疯母亲的凶手!

读者热评

文笔非常不错,很好,虽然虐,但是很好看啊

我从来都不看小说的,居然看哭啦!

差点给我一个大老爷们看哭了!给作者赞!必须好评!

《爱你太痛了》

精选片段

“林总,新婚之夜抛弃自己的妻子,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恩爱缠绵,好像是你的惯用手段吧。我真怕江芮媛一个想不通,会跳楼自杀!到时候我不就成了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了吗?”江芮恩讽刺地笑着,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她恨林亦擎,刻骨的恨!曾经有多么爱他,现在就有多么恨他!

“江芮恩,你不是喜欢孩子吗?我们再生一个!”林亦擎将江芮恩抱在怀里,这一次,他竟然有点不舍得放开。

“孩子?我的孩子不是被你亲手杀死了吗?”江芮恩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满眼悲伤。

“芮恩,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想杀死它。”林亦擎微微阖着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

“我信,当然信啊,可你还是杀死了它,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妙吧?”江芮恩笑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林亦擎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一定没什么感觉吧。

“芮恩,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再生一个。”

“怎么,江芮媛生不了孩子,你想让我替她生?你让我以小三的身份给你生孩子?林亦擎,你以为你又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给你生孩子?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再受你们的威胁和摆布!”

江芮恩已经笑不出来了,眸中只剩下恨。他害她失去了一个肾,失去了自己的亲骨肉,她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了,他蹂躏过她的心、践踏过她的真情,她永远不会原谅他!

“芮恩,都忘了吧,这样活着,你只会更加痛苦!”林亦擎静静地望着怀里的女人,眼前这个女人恨他,比他想象的还要恨他。

“不,林亦擎,我死都不会忘记,是你和江芮媛割走了我的肾,害死了我的孩子!”

正文阅读请见下一页

 

第一章 新婚夜的疯狂践踏

夜、深邃迷离,江芮恩被霸道男人抵在床前疯狂撞击。

“江芮恩,你真贱,今天是你父亲的头七,而你却像个妓女一样在身下取悦我,你父亲泉下有知,一定会死不瞑目吧!”男人一手勾着她的纤腰,一手抓着她的头发,迫着她仰起头来,一边疯狂发泄,一边放肆羞辱她。

此刻的江芮恩,就像一艘驶去航向的小船,在深海里摇摆,一会儿沉在深海里,一会儿被抛上岸。她的身体很敏感,可身上的疼痛感亦强烈,她一边用力呼吸着,一边垂死挣扎。

“林先生,我好痛,求求你放过我。”她娇声低吟着,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撕裂了。

“忍着!你不是一直想嫁给我么,今天你如愿以偿了!”男人动作愈发强烈,如高高在上的帝王,将她肆意蹂躏、疯狂践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和感情交汇,只有身体的摩擦,达到完美契合。

江芮恩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他没有丝毫怜惜,将她当成妓女疯狂发泄,他弄伤了她的身体,也揉碎了她的心。

男人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最后无情地抽身,没有丝毫留恋。门砰地一声关上,卧室里一片死寂,江芮恩倒在床上奄奄一息。

林亦擎开车出去了,应该是去找那个女人了吧。漫漫长夜,留给她的是无尽的折磨和漫长的等待。

午夜的挂钟发出惊悚的声音,江芮恩没有丝毫睡意,她起身坐起,洁白的床单上开出朵朵红梅,从今天开始,她从一个女孩儿变成了一个女人,林亦擎的女人。

江芮恩打开手机,手机上传来一条微信,是一段视频。视频中的男女紧紧抱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他们之间是那么甜蜜。

他果真是去找她了……新婚之夜,他在她身上发泄完毕,却将另外一个女人搂进怀里,那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江芮恩的眼睛。

她爱林亦擎。从小,她的心里就住进一个叫林亦擎的男人,她爱他如生命,甘愿为他付出一切。

可林亦擎不爱她,甚至看都不愿意正眼看她,他爱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亦擎。

新婚之夜被丈夫抛弃的女人,连家里的佣人都不待见她,私下里议论纷纷。

“唉你们听说了没,这个江芮恩为了嫁给林先生,真是不择手段!她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抢走了自己亲姐姐的位置,真是蛇蝎心肠!”

“可不是嘛,听说原本要嫁给林先生的是媛媛小姐,媛媛小姐那么温柔,怎么斗得过江芮恩这种心机婊?”

江芮恩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楼,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议论。不知情的人,总喜欢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

三年前,她的亲生父亲江岩和同父异母的姐姐江芮媛联合起来,夺走了原本属于她妈妈的公司,还将妈妈逼疯,妈妈现在还被关在疯人院里不见天日,到底谁才是蛇蝎心肠?

七天前,江岩心脏病发作离开人世,那是他罪有应得!江芮媛从小就喜欢人前扮柔弱,背后捅刀子,是她偷走了她和林亦擎之间的信物,抢走了她在林亦擎心中的位置,到底谁是心机婊!

林亦擎不相信她,只相信江芮媛,所有的罪名便落在她头上,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能留在林亦擎身边。

 

第二章 小三的挑衅

“我亲爱的妹妹,昨晚发给你的视频看到了吗?你的男人现在就在我的床上,你是过来接他回去呢,还是我送他回去呢?”第二天一大清早,江芮媛就打电话过来示威。

“江芮媛,他是我丈夫!”江芮恩握着电话,内心在滴血。

“所以,你还是亲自来接他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媒体会怎么报道。昨晚他喝醉了,口中叫的可都是我的名字。”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满是挑衅。

挂了电话,江芮恩直奔江芮媛的住处。房门并没有关紧,江芮恩径直走了进去。

客厅里,江芮媛一身薄纱睡裙,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红唇妖艳满面春风。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削苹果。

“我亲爱的妹妹,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亦在浴室冲澡呢。昨天在我的床上,他睡得那么香。”江芮媛说话娇滴滴的,仿佛能掐出水来,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完全没有将江芮恩放在眼里。

“江芮媛,你勾引我的丈夫!”江芮恩几乎失去理智,伸手就朝江芮媛脸上打了过去。

Pia~很响的一巴掌,江芮恩没打到她,反而被江芮媛扇了一巴掌。

“江芮恩,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动手打我!亦最爱的人是我,你不过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迟早会休了你娶我的!”

江芮恩捂着自己红肿的脸,讽刺地笑了起来:“如果我告诉林亦擎,当年那个女孩儿,其实是……”

江芮恩还没说完,就被江芮媛捂住了嘴,她伸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冷冷地逼近江芮恩的脖子:“江芮恩,我警告你,你若想待在林亦擎身边,就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疯子妈妈不会出什么意外!”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江芮媛和江岩联合起来夺走了妈妈的公司,将妈妈逼疯关起来要挟她,在林亦擎面前说了一个又一个谎言。妈妈是她的软肋,即便知道真相,她也没办法说出口,妈妈还在江芮媛手上。

“江芮恩,我知道你担心你妈妈,也深爱林亦擎,所以……”

浴室的门刚好开了,林亦擎从里面走了出来,先前架在江芮恩脖子上的那把水果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江芮恩手上,而那把刀,此时正好插进江芮媛的腹侧……

“江芮恩,你疯了吗,媛媛是你的亲姐姐!”林亦擎冲过来,一脚将江芮恩踹开,心疼地将江芮媛搂进怀里,望着江芮恩的眼神似一把利刃。

江芮恩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手中的水果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不,不是我……林先生,真的不是我……”江芮恩试图解释,可是她的解释却是这样苍白无力。

“江芮恩,你当我眼瞎吗?没想到你不仅犯贱,而且如此心肠歹徒,媛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林亦擎的表情,似乎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亦,这不怪芮恩,都是我的错,是我不配得到你的喜欢,芮恩恨我是应该的,就当是我欠她的吧……”江芮媛说完,倒在林亦擎怀里晕了过去。

 

第三章 无情地抽她的血

医院的走廊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江芮媛被送进了抢救室。

“病人失血过多,必须马上输血!”

“病人是Rh阴性血型,血库里没有匹配的血型!”

“医生,用她的试试,他们是亲姐妹!”林亦擎眸光猩红,似一头嗜血的猛兽,他掐着江芮恩的脖子,将她推倒在手术台边。

“林亦擎,不是我捅的她,是她自己……”

“闭嘴!”江芮恩还没说完,就被林亦擎打断。就这样,江芮恩被强行抽去了2000cc血,当场休克了过去。

江芮恩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养回一点精气神。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坐在病床前的女人是江芮媛。

一个星期以前,她抽血休克,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想到江芮媛恢复得比她还快。

“我亲爱的妹妹,你终于醒了,真是可怜,都憔悴成这样了。被我抽了2000cc血,居然还能醒过来,你的命还真是又硬又贱啊!”江芮媛伸手捏住江芮恩的下巴,眸中的笑格外阴冷。

普通人抽取1000cc血就会休克,何况江芮恩被抽了2000cc?江芮恩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差点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江芮媛在林亦擎面前演那出苦肉计,目的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江芮恩笑了,笑得满眼讽刺:“是啊姐姐,这样我都没能死掉,你一定很失望吧?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我都嫁给林亦擎了,新婚之夜,他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说不定我肚子里已经怀了他的种……”

pia~江芮恩还没说完,江芮媛一巴掌狠狠扇在她脸上,她表情扭曲面目狰狞:“江芮恩,你真贱!林亦擎根本不喜欢你,你却像个妓女一样取悦他!”

江芮恩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再次笑了:“说到贱,我可不及姐姐你的十分之一呢,你就继续演戏吧,等谎言拆穿,你以为林亦擎还会喜欢你吗?”

“所以,江芮恩你必须死,只要你死了,就死无对证了!”江芮媛扑过去,一把掐住江芮恩的脖子,表情凶狠动作凶猛,好像下一秒就要掐死江芮恩。

病弱的江芮恩,哪里是江芮媛的对手?江芮媛面目狰狞,长长的指甲嵌进江芮恩的脖颈,将她脖颈上掐出一道又一道红痕。

江芮恩拼命反抗,用尽全力将江芮媛推开。江芮媛扑过去又要打她,却脚下一滑,受伤的腹部不小心磕在了病床左边的床头柜上,伤口裂开了。

林亦擎过来找江芮媛,看到的就是江芮媛跌倒在地腹侧流血的画面。

“江芮恩,你做了什么,非要害死你的亲姐姐才甘心吗!”林亦擎心疼地将江芮媛从地上抱起来,望着江芮恩的表情冰冷,江芮恩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一次又一次伤害媛媛,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江芮恩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她昏迷这么久刚醒,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她能做什么?江芮媛要置她于死地,她反抗,江芮媛自己磕在了床头柜上。可是林亦擎会信吗?

“亦,我好疼、好疼……”江芮媛虚弱地靠在林亦擎怀里,样子可怜极了、柔弱极了。

“林亦擎,如果我说,是她要害死我,你信吗?你一定不会相信吧?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江芮恩夸张地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江芮恩,你信不信我休了你!”林亦擎冷冷地瞥了江芮恩一眼,抱着江芮媛离开。

 

第四章 逼她打掉孩子

林亦擎将江芮媛捧在手心,却从不肯将他的柔情施舍她半分。

江芮媛摔在地上腹部流血了,江芮恩又被抽去1000cc血,她抽血的时候,林亦擎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说心疼了。被推进抢救室的那一刻,江芮恩已经奄奄一息,可她的最后一丝意识却还清醒着,她仿佛听到江芮媛在笑。笑她傻,笑她贱!

她真的太贱了,以为自己无怨无悔地爱着林亦擎,总有一天会得到他的怜惜,没想到得到的却是他的变本加厉。

连续两次失血过多,江芮恩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不得不整日躺在床上。她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林亦擎了,他夜夜陪在江芮媛身边,留她独守空房。

江芮媛最残忍的,不是两次抽了她3000cc 血,而是每天晚上用照片和视频告诉她,她的男人在她身边。

“江芮恩,你现在知道林亦擎有多爱我了吧?为了救我,他毫不犹豫地牺牲你。你病成这样,林亦擎都没有多看你一眼,整夜陪在我身边!”江芮媛时不时出现在她面前,用最残酷的现实提醒她、折磨她。

在林亦擎眼里,她到底算什么?江芮恩的心冰凉冰凉,只剩下无尽的悲哀。

“江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宝宝现在两周大。”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医生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她怀孕了,怀了林亦擎的孩子……林亦擎不爱她,又怎么会让她生下孩子?

医生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的同时,也告诉她一个‘坏’消息。她身体虚弱,子宫壁较常人尤其脆弱,如果打掉孩子,以后可能没有生育。

当天晚上,林亦擎回家了,问她的第一句话便是:“听说你怀孕了?”

他问的那么随意,表情还带着一丝复杂的笑意,仿佛在笑她的愚蠢。

江芮恩的心猛地揪起,她咬咬牙、点头。

“江芮恩,你还真是贱,不知道吃避孕药吗?打掉!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生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媛媛一个人有资格给我生孩子!”他伸手点了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林亦擎一句话,就将江芮恩打入了无底深渊。

“林先生,求求你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好不好,那是你的孩子啊!”江芮恩哭着求他,这个孩子是她和林亦擎最深的联系,打掉孩子,她以后就不能生了。

“打掉,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他冷冷地推开她的手,将地上的烟头狠狠碾碎。

“不,我不要打掉孩子,求求你林先生,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您不打掉这个孩子!”江芮恩跪在地上求他,不停给他磕头,林亦擎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林先生,求求你……”

良久之后,林亦擎终于松口:“你真的想留住孩子?就算我休了你,让你净身出户,你也无怨无悔?”

休了他,他说他要休了她……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娶她,休了她,也是迟早的事。

“怎么,舍不得这个位置?江芮恩,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明知道我不爱你,还逼我娶你?”林亦擎冷冷地笑,在他眼里,江芮恩一直是一个爱慕虚荣心狠手辣的女人,她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差点害死自己的亲姐姐,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根本不配做他的妻子!更别提给他生孩子!

 

第五章 我们离婚吧

这已经不是林亦擎第一次这样羞辱她了,她毫无尊严地爱着他,被他一次又一次狠心践踏,她的心也是会痛的。

江芮恩眨了眨眼,从地上站起身来,将眼泪逼回眼眶。

“林先生,那我们离婚吧。你放心,你的东西,我都不会要的。”她绝望地转身走了出去,背影是那样落寞。有些东西,是她祈求不来的。

江芮恩走出去的那一刻,林亦擎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她的背影是那么熟悉,仿佛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

昏黄的路灯下,那个小小的影子在晃动,越去越远,最后消失不见,林亦擎心烦意乱地点了支烟。这个女人真会装,以为在他面前扮柔弱装可怜,他就会同情她喜欢她吗?做梦!

江芮恩去了疯人院,她的妈妈还关在那里暗无天日。

“妈,我是芮恩,我来看你了。”江芮恩轻轻抓住妈妈的手,妈妈的手枯瘦如柴,仿佛微微一用力就折断了。这两年,妈妈憔悴得很厉害,整个人和七八十岁的老奶奶没什么区别。说到心肠歹毒,她哪儿比得过江岩和江芮媛?

病床上的老人听见说话声,惊恐地睁开眼睛,却在看到面前的女人之后,伸手毫不留情地抓了过去,发疯地大叫:“不,你不是芮恩!你是那个小贱人!”

老人被江岩和江芮媛逼疯,这几年被关在疯人院里,身心更是受到摧残和折磨。

发疯的妈妈已经不认得她了,将她脸上抓出几道很深的血痕。

“妈,我是芮恩,我是你的女儿啊!”江芮恩紧紧抱住妈妈的身体,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她多么想报警,可是她不敢,江芮媛恨她入骨而且几近变态,只要她敢报警,妈妈下一秒就会没命。

“哟,还真是母女情深啊,只可惜你这个疯子妈妈已经不认得你了,你就是哭死也没有用!”江芮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妖娆的笑狰狞且恐怖。

医护人员赶过来,给老人注射了镇定剂,女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倒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

“江芮媛,你来做什么!”江芮恩警惕地望着江芮媛。

“怎么,我来看看也不行?她毕竟是我的后妈。”江芮媛冷冷地笑,那笑容冷的刺骨:“你知道吗江芮恩,其实我以前很羡慕你,你妈妈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而我的妈妈,却在生我的那年就去世了,我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我从小被人欺负,他们骂我是没妈的野种,将我按在水缸里,我差点淹死……我没有的东西,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有呢?”

“江芮媛,你这个疯子,你若是敢动我妈妈一根汗毛,我就跟你拼命!”此时的江芮恩,就像一只愤怒的小鸟,挡在妈妈面前。

“放心,我会让她痛苦地活着的,不然我用谁来威胁你呢?”江芮媛夸张地大笑,睚眦俱裂。她恨江芮恩,只要是江芮恩拥有的东西,她统统都要毁掉!

“江芮媛,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个女人的变态,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听说你怀孕了,林亦擎的孩子?”

 

第六章 她不是妓女

江芮媛知道她怀了林亦擎的孩子,以她对她的恨,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她!

“沉默也就是默认了,那么你也该知道,我今天过来的目的了?你妈妈的命和林亦擎的孩子,你只能选一个。”

她又是来威胁她的,这三年来,她总是用同样的招数来威胁她,而且次次生效。妈妈是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可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她的亲骨肉,她又怎么割舍得下?

“江芮媛,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江芮媛哈哈大笑起来:“可是怎么办呢江芮恩,除了欺人太甚,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喜好了。你可以选择自杀啊,可你偏偏要活着,还要跟我抢林亦擎!你活着,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和林亦擎已经离婚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也适可而止,真把我逼到绝路,我们一拍两散!大不了我就陪他们去死就是了!”

“哟,江芮恩,你最近长进了,竟然敢反过来威胁我?好,很好,我们走着瞧!”江芮媛放下一句狠话就离开了,她得想个更厉害的招数对付江芮恩!

江芮恩在疯人院待了一夜,她已经答应林亦擎离婚了,自然不会回去他那里。江家她同样也回不去了,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害死了江岩,他们将她视为眼中钉。

从今以后,她只能在疯人院里陪着妈妈了,疯人院里都是一群精神不正常的人,她肚子里的宝宝,也要跟着她在这里受折磨吗?

“江芮恩,我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有一个疯子妈妈,你妈妈变成这样,也是被你气的?”林亦擎找了她一夜,终于在疯人院找到了她。

昨晚江芮恩走了之后,他一整夜没睡。江芮恩竟然主动提出跟他离婚?她算什么东西,也敢跟他提离婚?只有他休了她的份,没有她主动提出离婚的份!

妈妈变成这样,还不是拜江芮媛所赐!江芮恩握紧拳头,脸色苍白:“林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是我的私事,不劳林先生费心!”

“离婚?江芮恩,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什么时候同意过离婚?你以为我林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资格喊停!”霸道固执的林亦擎,将她强行带了回去。

“林亦擎,你干嘛!”

“干你!”

客厅里,林亦擎毫不留情地撕扯掉她身上的衣服,在她身上狠狠地施暴。

“林亦擎,你放开我,我不是那些任人玩弄的妓女!”江芮恩的头埋在沙发里,她拼命反抗,可是男女的力量太悬殊了,她越是挣扎,被林亦擎压得更紧。

“妓女,你不就是么?身体这么敏感,不就等着我上你?”林亦擎用皮带反绑住她的双手,将她抵在沙发上疯狂撞击。

他抓着她的身体疯狂发泄,他西装革履,她一丝不挂,这对江芮恩来说,是一种羞辱,更是对她身心的摧残。林亦擎不爱她,所以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的折磨才停止,而她也因为下体流血,被送进了医院。

 

第七章 一尸两命

怀孕头三个月,宝宝本来就很脆弱,江芮恩哪儿经得起林亦擎那样的折腾?

医生说她先兆流产,孩子险险保住。

这之后,林亦擎没有再碰她,也没有再提打掉孩子的事。

江芮恩的妊娠反应比一般的孕妇要重,短短一个星期,她暴瘦十斤,恶心呕吐,红血丝都吐出来了。

林亦擎经常出差不在家,自然也不会有人心疼她。

江芮媛这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就在江芮恩的生活重新燃起希望的时候,一通电话又将她打入了无底深渊。

江芮媛并没有消失,她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听说那次受伤伤到了肾,她的肾功能衰竭,需要换肾,她将魔抓伸向了江芮恩。

“我亲爱的妹妹,在这个世界上,跟我的肾最匹配的,应该就是你的了,你说林亦擎会同意把你的肾换给我吗?”

江芮恩的身体原本就很虚弱,如果在这个时间割肾,无异于要了她的命。而江芮媛要的,是她的一尸两命!

“江芮媛,我从来不欠你什么,是你和江岩抢走了我妈妈的公司,是你将我妈妈逼疯,是你抢走了林亦擎,你还不知足,还想要我的肾!”

“可是你的反抗有什么用呢江芮恩,是你用水果刀刺伤了我的肾,林亦擎亲眼所见,他那么爱我,你觉得他会让我死?”江芮媛冷冷地笑,江芮恩一日不死,就难消她心头之恨!为了弄死江芮恩,她不得不对自己狠一点!

“江芮媛,你还想演到什么时候,那天不过是你的苦肉计,就算真的伤到了肾,也是你咎由自取!”

“江芮恩,你说什么都没用,你的肾,我要定了!”

江芮恩回到住处,林亦擎也出差回来了,客厅里烟雾缭绕,烟灰缸里已经积满了烟蒂。他见江芮恩回来,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媛媛肾功能衰竭,必须马上做换肾手术,你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医院。”

林亦擎的话,是那样冷漠无情,好像换肾,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林亦擎,凭什么?”江芮恩的心,一下子跌到谷底。

林亦擎将烟蒂狠狠地按灭在烟灰缸里,走到江芮恩面前:“江芮恩,你以为我为什么将你留在身边?”

“是因为江芮媛?是因为我是她妹妹?我的血型跟她匹配,肾也跟她匹配?只要她需要,我就必须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是这样嘛,林先生?”江芮恩的心仿佛被苦酒泡过一般,又苦又涩,原来她一直都是个牺牲品。

“给她换肾,你可以继续留在我身边,也可以继续给我生孩子!”林亦擎心烦气躁,冷冷地转身上楼。

“如果我不呢,你也会强行割了我的肾?”江芮恩苦苦发笑。

林亦擎上楼的脚步微顿:“江芮恩,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最好配合一点,如果有必要,我会那么做。”

他仗着她爱他,逼着她付出,他像个刽子手,一次次将她往死路上逼。

当天晚上,江芮恩逃跑了,不离开这里,她会死的!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没命的!她跑去疯人院,可还是被抓了回来。

望着林亦擎那张冷漠的脸,江芮恩绝望了。她的丈夫,她最爱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要致她于死地!

“林亦擎,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那就永远不要让我知道!”

 

第八章 恩断义绝

没有任何悬念,江芮恩的肾和江芮媛是匹配的。江芮恩不愿意,最后被强行绑上了手术台。

“林亦擎,我恨你,我恨你们!”那一刻,她的心彻底死了,她甚至在心里祈祷,就这样安静地在手术台上死去,再也不要见到他们!

只要她死了,江芮媛就不会拿妈妈的生命威胁她,她也不用那样绝望地爱着林亦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飞蛾扑火。

可是老天偏偏没有让她死掉,她痛苦着活着,承受着这一切。

麻醉过后,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身体有多痛,江芮恩就有多恨。失去了一个肾,也就失去了半条命。手术过后,江芮恩的身体更加脆弱,她已经不能下地了,只能躺在病床上,靠吸氧和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林先生,林太太的身体太虚弱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还是让它自然流掉吧。”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怀孕了,怎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割肾,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林亦擎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媛媛肾功能衰竭,必须尽早换肾,媛媛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当然要救她。再说了,媛媛肾功能衰竭,都是江芮恩造成的,她当然要偿还!

“不过、林太太的子宫壁比常人要薄,流掉这个孩子,她以后可能不能再生了,也真是可怜……”

林亦擎皱了皱眉,江芮恩宁愿跟他离婚,也不愿意打掉这个孩子,是因为这个原因?

“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林亦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医生摇头。

“那就自然流掉吧,先不要告诉她。”

江芮恩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下半身流了很多血,她好像知道那是什么,却又好像在做梦,梦到的都是些不好的东西。睡梦中,她哭得很伤心。

林亦擎坐在病床前,静静地望着梦魇中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哭的样子,她哭起来是真的很可怜,好像揪着他的心一般。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替她擦干眼角的泪。

江芮恩昏睡了几日才醒过来,林亦擎坐在她的病床前,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她。

“这是你为媛媛换肾应得的报酬。”

江芮恩颤抖着接过,她的眼泪早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流干了,眸中只剩下绝望和恨。

林亦擎想用一千万买她半条命?她失去的东西,迟早都是会要回来的!

“林亦擎,收起你的臭钱,这一千万,就当是我给你的分手费吧!以前我爱你,才会让你这么肆无忌惮地践踏和欺负;现在我不想爱你了,也不会接受你的施舍,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我们离婚!”

林亦擎没有说话,像是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他不爱这个女人,将她留在身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短短几个月,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一点点憔悴,看她痛苦地在生死边缘挣扎,他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一种罪恶感。

是他太残忍了吗?不,江芮恩才残忍!她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差点害死她的亲姐姐,她罪有应得!媛媛的肾是她刺伤的,她换一个肾给她,不过是偿还她犯下的罪孽!

“江芮恩,欠债是要还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江芮恩麻木地笑了,是啊,早知道爱他这么痛,当初就不该对他念念不忘。

“林亦擎,我从来就不欠你什么,也不欠江芮媛什么,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江芮恩一头磕在地上,当场昏死了过去。

 

第九章 江芮恩疯了

江芮恩再次醒来,出现在她面前的依旧是江芮媛。

“江芮恩,没想到这么多次你都死不了!不过你的肾,我用得刚刚好!”换过肾的江芮媛,更加神采奕奕明艳动人。

“江芮媛,请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做,天在看,你会不得好死的!”

“哼,不得好死?你在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吗?它的确已经死了,林亦擎还没告诉你吧?江芮恩,你真可怜,少了一颗肾,失了半条命,现在孩子也没了!你的孩子,还是林亦擎亲口让医生给打掉的呢,多么残忍啊!你现在应该恨不得去死了吧?”

“啊!”江芮恩绝望地喊了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她死死地掐住江芮媛的脖子:“江芮媛,我要跟你拼命!”

“江芮恩,你还不快放手,还想害死她吗!”林亦擎用力扯开江芮恩的手,这段时间,他试着站在江芮恩的立场上去理解她,没想到这个女人死性不改,还想置媛媛于死地!

江芮恩抓着林亦擎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边咬边喊:“林亦擎,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恨你,我恨你……”

林亦擎被咬痛了,几乎本能地,一巴掌扇在了江芮恩的脸上。

江芮恩的脸瞬间就肿了,她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夸张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的孩子死了,哈哈哈哈……”

林亦擎望着她那张绝望的脸,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心也隐隐作痛。他没想打她的,是被她咬痛了的本能反应啊。

江芮恩疯了,被江芮媛和林亦擎逼疯了。她被林亦擎关了起来,关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

每到半夜,小黑屋里就会响起凄惨的笑声,那样的笑声格外渗人。

“林亦擎,你被骗了,江芮媛是假的,她根本不是当年那个女孩儿……”

“林亦擎,你不记得我了吗,当年将你从湖里救起来的是我啊,你还送了我一枚手镯,说是你妈妈留下的,将来要交给她未来的儿媳妇……”

“林亦擎,你以为我有多稀罕林氏总裁夫人的位置?只因为那个人是你,我想陪在你身边而已,我把心好好地交给你,可是你把它弄碎了、碎了……”

砰地一声,小黑屋的门被人撞开,迎面是林亦擎那张冷漠的脸。

“江芮恩,你说什么?你为什么知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林亦擎冲进来,死死掐住江芮恩的脖子。

“呵呵,亦擎你来了,嘘、别做声,我给你讲个笑话啊,啊……”江芮恩瞬间喘不过起来。林亦擎掐着她的脖子,似乎要将她的脖子拧断。

“江芮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知道那些事!”林亦擎眸光猩红,掐在她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

江芮恩惊恐地挣扎,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个疯子啊,我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

林亦擎一把推开她,江芮恩被推得一个踉跄,头猛地磕在墙上,她闷哼一声,紧紧蜷缩着身体,像一只受伤的刺猬。

林亦擎心烦意乱,又将江芮恩锁了起来,酒一杯接着一杯,越喝心里越乱,最后开车去了江芮媛的住处。

 

第十章 净身出户

“亦,你喝酒了,什么事不开心喝这么多酒?”江芮媛一脸担忧地问。

“媛媛,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那年我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是你将我救起来的。”

江芮媛心里咯噔一下,好端端的,林亦擎为什么跟她提当年的事?难不成是江芮恩那个疯子跟他说了什么?

“亦,当年的事情,我真的已经记不清了,那之后我出了一次车祸,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是不是芮恩跟你说了什么,以前的事,我或许跟她说过吧?”江芮媛试探地道。

江芮恩现在疯了,难免会说出些什么,看来她得尽早下手了,这一次一定要让江芮恩去死!

“媛媛,我们结婚吧,我们下个月就结婚!”林亦擎紧紧地抱住江芮媛,媛媛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他发誓要拿命守护的人,他不能再失去她了。

“亦,真的吗?你真的要跟我结婚吗?可是我妹妹怎么办,她现在那么脆弱,需要有人照顾,如果你再跟她离婚,她一定会崩溃的!她是我妹妹,我们不能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在林亦擎面前,江芮媛一直保持着温婉大气体贴入微的好形象。

“媛媛,你总是事事替别人着想,什么时候为自己想想,为我们想想?我爱的人是你,不是江芮恩,就算我娶了江芮恩,她也不会幸福的!她心肠那么歹毒,疯了是她活该,明天我就将她送去疯人院,我们的婚礼,下个月举行!”

林亦擎的话,无疑给江芮媛吃了一颗定心丸,林亦擎说爱的人是她,不是江芮恩,那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江芮恩,你的死期不远了!

“亦,你说怎样就怎样吧,这次我都听你的。”江芮媛将头埋在林亦擎胸口,高傲地笑了,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江芮恩疯疯癫癫,被林亦擎休了,净身出户。她被送到了疯人院,整天坐在疯人院门口,不知疲倦地唱着歌。她的孩子没了,现在又被林亦擎抛弃了,心也跟着枯萎了。而江芮媛却在林亦擎的庇护下,坐上了林氏总裁夫人的位置。

林亦擎和江芮媛的婚礼,很快就传遍了城市每个角落,也传到了江芮恩的耳朵里。

“我亲爱的妹妹,我就要和林亦擎结婚了,你应该会替我感到开心吧?你是我妹妹,本来婚礼是应该邀请你参加的,可是你都疯了,还怎么参加我的婚礼呢?”江芮媛捏着江芮恩的下巴,迫着她抬起头来,经过这几次沉重的打击,江芮恩已经憔悴得不像样了,她这个丑样,难怪林亦擎会不要她!

从小,江芮恩什么都比她优秀,只可惜她最爱的男人,爱的却是她!

江芮恩傻傻地笑:“哈哈,林亦擎是谁,他见过我的孩子吗?我的孩子……”

“江芮恩,你果真已经疯了,连林亦擎都不认识了,他是你的前夫,也是你最爱的男人啊,只可惜他抛弃了你,还杀死了你们的孩子,他做这些,都是因为爱我!”江芮媛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江芮恩,她这个样子,真是可怜极了,连她都忍不住开始同情她了呢。

“我最爱的男人?他不是已经掉进河里淹死了吗,哈哈哈,他已经死了……”江芮恩傻傻地望着远方,眼神呆呆的,像是期待着什么,又像是绝望。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入目满眼的枯枝败叶,就像在祭奠她死去的爱情。

《爱你太痛了》林亦擎江芮恩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