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错了的时候》沈东平​顾悠然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于恶魔玩

悬疑

类型

2018/2/12 14:11:41

时间

完结

状态

书名 : 爱错了的时候

作者:潇潇雨

状态:已完结

主角:沈东平、​顾悠然

小说简介

结婚纪念日,沈东平给顾悠然的惊喜不是鲜花不是钻戒,而是他和小三在床上的现场直播……

小编前言

他们是爱情的囚徒,为爱囚禁了自己

有心的算计,看不透的真心

谁为谁许一生长情永不变?

谁为谁受尽苦难绝望离去?

可怜的女子啊

看似多情却绝情的男人

为爱受伤,为爱伤人

终是说不得,说不得

小编点评

被颠倒的黑白,被污蔑的孩子,​顾悠然怎么也没想到,深爱的沈东平就那么出轨了,那么相信林希文的话。当她孩子死去,心也死去了,天下这么大,竟然无处为家!

读者热评

文简洁明快,实在是一部好作品。希望坚持完本。

第一次追的书 希望作者小可爱速度更新噢~

剧情很棒,就是免费章节没看过瘾。。。不知大大有没有读者群,透露一下后续剧情啥的。。。。。

《爱错了的时候》沈东平​顾悠然全文免费阅读

精选片段

陈文君人高马大,孟小乔身体瘦弱,哪里是她的对手,被陈文君几个耳光扇得脑袋嗡嗡作响。

陈文君还不罢休,拽着孟小乔的头发就往外拖:“死贱人,立刻马上滚出这里!”

孟小乔知道这是林希文的主意,她哪里肯走,“我不走,这是我的家,死也不走!”

“不走也让你走!”陈文君拖着孟小乔跌跌撞撞的出了卧室,很快孟小乔被她拖到了楼梯口,孟小乔现在是打死也不愿意离开,死死的抓住楼梯不松手,陈文君虽然力气大,但是想要把孟小乔拖走也不容易,两人在楼梯上纠缠。

一直在哎哟哎哟呻吟的林希文看见这一幕,脸上带了阴冷的笑容爬起来,“陈阿姨,我来帮你!”

说是帮陈文君,她的目标却不是孟小乔,而是陈文君,今天就是孟小乔的死期,林希文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猛地对着陈文君的腿一脚踢过去,陈文君吃痛,站立不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惨叫声让孟小乔呆住了,林希文在大喊:“快来人啊!姐姐把陈阿姨推下楼了!”

“不是我!不是我!”孟小乔惊慌失措的解释,林希文的笑容阴毒之极:“孟小乔,这次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正文阅读请见下一页

 

第1章人尽可夫的女人

夜,静谧深沉。

沈东平踉踉跄跄的推开卧室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顾悠然掀开被子下床,嗔怪的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怎么喝这么多?”

沈东平没有回答,只是低头看着她的脸,眼前的女人唇红齿白,美得目眩神迷。

他粗暴的捧起她的脸,恶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唇齿纠缠,顾悠然很快就被他攻陷,软成一摊泥,身上的衣服被他粗暴的撕碎,沈东平不似往日那样温柔,而是粗暴的把她推到在床上,抬起她的一条腿凶猛的顶了进去。

夫妻三年,这样的纠缠数不胜数,顾悠然闭上眼睛享受着他一阵猛似一阵的进攻。

看着她眯着双眼,红唇发出醉人的呻吟,一副迷醉的样子,沈东平心里烧着一把火。

荡妇!她就是一个荡妇!

他猛地全根进入,声音带着恨意,咬牙切齿的:“我和刘景深那个更让你爽?”

意乱情迷的顾悠然仿若大冬天被人浇了一桶冰水,从头凉到脚,他这是失心疯了么?怎么会问自己这样的话?

她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东平,沈东平一双眼睛通红的盯着她,身下动作不减:“贱人,告诉我,我和刘景深哪个更让你爽?”

之前还以为他是喝醉酒了胡说八道,现在看着他瞪着自己一字一顿,顾悠然一股怒火从心头升起。

他是疯了么?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妻子?这太耻辱了!

“沈东平,你王八蛋!”

“我王八蛋?我再王八蛋也不像你这个贱人,表面上清纯无比,骨子里却是一个荡妇,竟然背着自己的老公偷人,你他妈有这么饥不择食吗?”

“你血口喷人!”顾悠然一个嘴巴抽过去,沈东平伸手握住她的手,“怎么这是恼羞成怒了?”

“沈东平,你王八蛋,你混蛋!”

“我混蛋?我他妈再混蛋也不会去偷人,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你失心疯了?沈东平,你滚开,你不要碰我!”顾悠然气得浑身发抖。

“滚开?顾悠然,你不是喜欢偷男人吗?我今天就满足你,让你欲死欲仙!”

他恶狠狠的反转她的身子,从后面顶入,顾悠然拼命的挣扎,但是力量悬殊太大,她怎么也不是发狂的沈东平的对手。

这一夜,沈东平不知道疲倦的折腾着她,无论她怎么求饶,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顾悠然最后被她折腾得晕了过去。

早上醒来一室温暖阳光,浑身疼得难受,顾悠然挣扎着坐起来,旁边空荡荡的,沈东平已经踪影全无。

昨天晚上的情形慢慢在脑海回放,他那样粗暴,还说那样混账的话……

她和刘景深之间一直清清白白的,上个月刘景深回来谈生意,多年不见的好友约他喝了一杯茶而已,怎么到沈东平嘴里竟然就这样不堪?

沈东平不是那样不着调的人,和沈东平结婚三年,他一直是温柔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一直对她温柔爱戴的沈东平这样疯狂?

顾悠然拿起手机给沈东平打了电话,电话过去无人接听。

她起床梳洗,赶去了沈东平的公司。

顾悠然有预感一定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夫妻间最重要的不只是感情,还是沟通,昨天晚上的事情必须和他谈谈。

顾悠然乘坐专用电梯去了沈东平的办公室,走到办公室门口,刚要伸手推门,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东平哥哥!轻点!”

 

第2章最恨的女人

这不是林希文的声音吗?她怎么会在沈东平的办公室?

顾悠然猛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副让她不敢相信的画面。

沈东平坐在沙发上面,正握住林希文的手,看见她突然出现,两人都愣了一下,林希文飞快的抽出手,对着顾悠然笑了一下:“悠然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悠然厌恶的看着林希文。

她和林希文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林希文的母亲方琬儿插足父母婚姻,在外生下了林希文,母亲为此郁郁而终。

母亲死后方琬儿带着林希文登堂入室成为了市长夫人,那时候的顾悠然只有十岁,正好是叛逆期,无法接受父亲这样薄情,她毅然离开林家回了舅舅家,而且还把姓改了母姓,而林希文母女鸠占鹊巢,十多年后再无人知道林市长有这样一个女儿。

此刻看见林希文这个小三之女,顾悠然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的难受。

“我在东平哥这边上班啊?”林希文脸上带着笑容,眼睛里的嘲讽顾悠然看得清清楚楚的。

自己最恨的人堂而皇之的到了自己最爱的老公身旁上班,她这个妻子竟然一点不知情,林希文这是在嘲笑她.

一股怒火从顾悠然心里升起来,她看向面无表情的沈东平:“这是怎么回事?我想听你解释!”

沈东平目光冰冷的看着她,“希文能力有目共睹,在这边上班很正常啊?”

“什么?你竟然说她有能力?她有什么能力?勾引男人的能力吗?”顾悠然从来没有这样不淡定过。

“顾悠然,注意你的用词,你是总裁夫人,不是市井泼妇!”

“你骂我是泼妇?”顾悠然瞪大眼睛看着沈东平,沈东平冷冷清清的,“不想被人侮辱,请先尊重人!顾悠然,你难道连最基础的教养都没有吗?”

被自己的老公指着鼻子当着最恨的人骂,顾悠然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本来是想来找沈东平好好谈谈的,因为沈东平的态度,她冷心了,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东平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姐姐?赶快去追她解释一下啊!”林希文看着沈东平这样怼顾悠然心里高兴到极点,面上却带了焦急的神情。

沈东平一动不动的坐着,姐姐?呵呵,这个该死的女人,嫁给他三年,如果不是林希文,他竟然完全不知道她是林市长的女儿。

竟然完全不知道她有一个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友!

都说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她到底把他当什么了?她到底还隐瞒了他多少事情?

见沈东平一动不动,林希文心里暗喜,沈东平从前把顾悠然当宝一样护着,现在是冷心了吗?得再添一把火,她站起身,“我去找悠然姐解释!”

林希文在电梯门口拦住了准备离开的顾悠然,“悠然姐,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林希文,马上滚出东平的公司!”顾悠然厌恶的看着她。

“悠然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东平清清白白的,可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误会?林希文,你是什么东西我可是一清二楚,我知道你喜欢东平,想勾引他,只是你打错了注意,我是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被顾悠然这样当面说林希文也不装了,“你说得对,我是喜欢东平哥,要不是你横刀夺爱,嫁给东平的人是我!”

“我横刀夺爱?你以为任何人都像你和你那贱人妈那么下贱?”顾悠然冷笑,“东平要是喜欢你,怎么会选择我?林希文,山鸡就算打扮再漂亮也是山鸡,你想勾引东平,下辈子吧!”

“是吗?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林希文突然凑近一步,压低声音,“顾悠然,你当初是怎么从我手里夺走东平的,我要怎么夺回来,不信,你等着看!你会和你妈一样输得体无完肤的!”

 

第3章脸都不要了吗

没有想到林希文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顾悠然忍无可忍一个嘴巴扇在林希文脸上:“贱人,你脸都不要了吗?”

应景般的,林希文捂住脸痛叫一声:“悠然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和东平哥真的是清白的!”

身后一股冷冽之气逼近,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林希文这个贱人还真是会装,竟然用这样拙劣的方法离间,顾悠然转过头想要解释的,可是晚了一步,沈东平伸手扶住哭得雨打梨花的林希文,目光寒彻透骨的看着她:“你凭什么打人?”

不能中了林希文这个贱人的奸计,她要解释,顾悠然急切的开口:“东平,你知道她刚刚对我说了什么吗?她说要勾引你,要把你从我手里抢走!”

“悠然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我一直当东平哥是亲哥哥,你就算再恨我,也不能这样污蔑东平哥吧?”林希文眼中滚下泪来,看起来委屈到极点。

这个贱人和她哪个小三妈一样颠倒黑白,顾悠然怒极反笑,“东平当亲哥哥,你刚刚可不是这样说的,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吗?怎么现在怂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悠然姐,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妈妈抢走了爸爸,可是那是上辈子的恩怨,我是无辜的呀,你就算再恨我,也不用这样侮辱利用东平哥,他是爱你的呀?”

听到林希文说出利用两个字,沈东平的眼中有风暴出现,他一字一顿的看着顾悠然:“道歉!”

顾悠然看着沈东平,完全不敢相信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她对林希文道歉,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顾悠然冷笑一声:“沈东平,我要是不呢?”

“你别逼我!”沈东平眸中里的冷意蔓延,顾悠然看着他无情的双眸,心里发冷,沈东平这是要维护林希文吗?

像自己的父亲当初维护方琬儿一样维护林希文吗?她盯着沈东平,“沈东平,你真的为了这个贱三要逼我道歉?”

“啪!”沈东平扬手,顾悠然捂住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打她?这个发誓要爱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竟然为了替林希文出气打她?

心冷得像是冰块,本来想解释的,可是现在还有什么意义?

顾悠然一言不发的按下电梯按钮,看着她决然的身影,沈东平面无表情的转身,林希文楚楚可怜的跟上他:“东平哥,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既然姐姐不高兴,那我就不在你这边上班了,我走!”

“别去管她!她的意见不重要!”

听着沈东平绝情的话,顾悠然眼中泪光闪现,从前他一直说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如果老婆错了请参照第一条,而现在,当着她最恨的林希文的面,他冷漠的宣告她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

呵呵,沈东平,原来你的誓言和爱也不过如此啊?

因为林希文的事情沈东平和顾悠然冷战了好几天,一直都没有互动,平时一天无数电话嘘寒问暖的老公突然之间形同路人,连家也不回,顾悠然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她爱沈东平,死心塌地的爱着,无法想象没有沈东平的生活,更无法想象沈东平这样绝情是因为林希文。

她不能输给林希文,就算是为了尊严她也不能让步!

顾悠然主动给沈东平打了电话,电话过去很快被接通了,却不是沈东平,而是林希文的声音:“我的好姐姐,有事?”

“怎么会是你接电话?东平呢?”听见林希文的声音顾悠然就生气。

“东平哥在睡觉。”林希文压低声音。

“什么?”顾悠然提高声音。

“昨天晚上他太累了……你也知道那种事情男人最伤身体了!”

“贱人!你这个不要了的贱货!”顾悠然气得浑身发抖。

“我是贱货,可是东平哥喜欢怎么办?他夸我身材好,皮肤也嫩,还懂得调情,不像姐姐你,像条死鱼一样干巴巴的!”

刺激人的话从林希文嘴里说出来,像是刀子一样捅着顾悠然的心,她发狂的把电话砸了出去。

 

第4章她的老公出轨了

疯了!她要疯了!

顾悠然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沈东平真的背叛她了吗?

不!她不相信他会背叛她!

他要是看得是林希文这个贱人,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怎么会和她结婚后又出轨?

一定是林希文这个贱人的诡计,她不能上当!

一定要想办法补救!

明天就是她和沈东平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每年的结婚纪念日他都会给她一个大惊喜,今年应该也不例外吧?

她得借此机会和他好好谈谈,好好的谈谈!

次日中午时分林希文给她打来了电话,“你不会还在期待今天的结婚纪念日吧?我告诉你,别做梦了,东平哥是不会回来的!”

“会不会回来我们拭目以待!”顾悠然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顾悠然,今天晚上我会送你一份大礼的,你等着瞧好了!”

顾悠然没有把林希文的威胁当回事,她准备了一桌子饭菜,还定了蛋糕,等着沈东平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桌上的饭菜早已经凉了,沈东平还是踪影全无。

一定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再等等!

“叮铃铃……”电话铃声打破夜的寂静,顾悠然伸手抓起电话接通。

“东平哥……轻点……啊……你好棒!”暧昧的喘息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响雷般的震撼着她的耳膜。

顾悠然的脸色瞬间白得像是纸,这就是她苦苦等待到现在的惊喜?

他竟然选择在今天和林希文在一起?沈东平你够狠!

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笑话!

眼中滚出几滴清泪,她猛地跳起来,发狂的把辛苦准备的一桌子饭菜掀翻在地。

这一夜沈东平依旧没有回来,顾悠然睁着双眼盯着天花板一直到天明。

“砰!”楼下传来巨大的响动,她一动不动继续静静的躺着,有脚步声重重的上楼来了。

很快卧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婆婆陈文君从外面冲了进来:“都几点了还在床上挺尸?不过是一个下三滥的贱货,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大小姐了?我问你,东平去哪里了?”

顾悠然慢腾腾的坐起来:“不知道!”

“不知道?你自己的老公去哪里了你竟然不知道?”陈文君厌恶的看着顾悠然,嘴里恶毒的咒骂着。

“我们家东平真是倒八辈子霉了,遇到你这样一个下三滥的贱人,还是只不会下蛋的鸡,都结婚三年了,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可告诉你,再不怀孕,就给我马上离婚!”

在陈文君眼里,她是下三滥的贱货,而同父异母的妹妹林希文就是千金小姐,要是陈文君知道自己和林希文都是林市长的女儿,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

顾悠然心里想着嘴角不自然的浮现一抹冷笑,陈文君看见了她嘴角的冷笑,这个小贱人,她竟然还敢笑,她恼羞成怒的扑过来:“贱人,你笑什么?”

顾悠然还没有反应过来,陈文君已经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脸上重重的挨了两个耳光。

火辣辣的疼痛让顾悠然伸手捂住脸,陈文君还不罢休,又去揪她的头发,门口传来一声冷冷清清的声音:“妈,你干什么?”

听见沈东平的声音,陈文君一下子放了手,转头看着儿子,竟然眼中挤下一滴泪来:“东平,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妈都要被欺负死了!”

明明是她骂人打人,可是现在她却成了受害者,不得不说陈文君的演戏功夫的确了得。

顾悠然也不分辨,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沈东平,沈东平也在看着她,目光冷冷清清没有半点的温度。

顾悠然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只是一瞬间后马上避开,落在了沈东平的身上。

尽管距离有些远,但是顾悠然还是清楚的看到在他白色的衬衫领子上面印着鲜红的口红印。

好!很好!他竟然毫不避讳的带着林希文的印记回家来了。

顾悠然心里撕心裂肺的疼痛着,她慢慢的收回目光,掀开被子下床。

陈文君扶着儿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告状:“我不过是上楼来问一声她,她就骂我,东平,你娶老婆不是来孝顺我的,是想气死我的吧?”

“妈,你消消气!生气对身体不好!”沈东平压低声音安慰。

“我怎么能够消气?她嫁过来已经三年了,我对她怎么样你难道不清楚?现在好了,竟然骂我,这口气让我怎么咽得下?”

陈文君的泼辣在江城可是出来名的,她要是闹起来,能几天不休,沈东平看向一声不响走向洗手间的顾悠然,声音带了一丝严厉:“给我妈道歉!”

 

第5章很快就不是了

顾悠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沈东平,之前她爱沈东平,为了他死心塌地,他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现在他都出轨了,背叛了他们的爱情,她凭什么要忍耐。

她冷冷清清的吐出三个字:“凭什么?”

“凭我是你老公!凭我妈是你婆婆。”沈东平恨极了顾悠然这副冷清的样子。

“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的男人也配称为老公吗?顾悠然低低的笑了一声,“很快就不是了!”

“你说什么?”沈东平眸色一紧,放开扶着的陈文君上前一步封住顾悠然的衣领,“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香奈儿的香水味道直冲鼻子,这是林希文最爱用的香水,他衬衫上沾着她的口红印,身上都是林希文的味道。

顾悠然响起电话里听到的那些恶心的声音,胃里直犯恶心,她推开沈东平就往洗手间冲,听着洗手间里顾悠然的呕吐声音,陈文君看向沈东平:“她……她这是有了?”

“怎么可能?”沈东平下意识的反驳,想起林希文给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跟着吐出一句冷冰冰的话,“有了我也不会要!”

“为什么?”陈文君看向儿子,儿子不是很宝贝这个小贱人的吗?现在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就她这样的贱人也配生我的孩子?”沈东平的声音刻意的提高。目光斜斜的看着爬在洗手台上大吐特吐的顾悠然身上。

他说她是贱人?还说她不配生他的孩子,沈东平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顾悠然的心,她低低的笑了一下。

她不配生孩子,林希文配,所以他去找林希文生么?

陈文君听了却是很得意,早就看这个小贱人不顺眼,要是能够赶出去,把自己喜欢的林希文娶进来那是多么美的事情。

“对哦,这个下贱女人怎么能够生你的孩子呢?脾气又坏,又不孝顺,不像希文,温柔善良,我们贺家的孩子要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来生,希文就不错!对吧,东平?”

“是,希文的确不错!”沈东平点头,顾悠然趴在洗手台上。

听着沈东平亲口承认林希文不错,眼中一片死寂,沈东平,好!你很好!

因为儿子突然转性了陈文君心情大好,没有继续揪着顾悠然闹,而是和沈东平去了楼下。

顾悠然在洗手间里吐了好一会,胃里难受得慌,头也晕沉沉的,她竟然生病了么?

顾悠然挣扎着换了衣服下楼,每走一步都感觉脚步虚浮。

她扶着楼梯一步步的往楼下移动,客厅里沈东平半靠在沙发上,陈文君则在打电话。

目光扫到顾悠然下楼,她特意放大音量:“希文真懂事,说给我买了一个限量版的包,我想中午她吃饭,东平,你要是没有事情也和我们一起吧?”

顾悠然扶着楼梯看着沈东平,他没有看她,英俊的脸上带了柔和的笑意,“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击碎了顾悠然所有的希望,还没有离婚老公就和小三明明目张胆的约会了,她做人还真是失败。

 

第6章当面秀恩爱

医院,消毒水味道弥漫,顾悠然捂着嘴轻轻咳嗽了几声。

对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了她的检查单,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怀孕四周半!重度贫血,胎像不稳,你需要加强营养……”

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顾悠然茫然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盼了三年的孩子终于如约而至,可是讽刺的是那个承诺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却出轨了!

她闭了闭眼睛,心里复杂万分,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还没有想出所以然,耳边听到一声熟悉的呻吟:“好疼……东平哥,我好疼!”

睁开眼睛看见沈东平扶着娇弱的林希文出现在走廊的那一头,林希文转过走廊一眼就看见了顾悠然,马上把身子完全的靠在沈东平身上:“东平哥,我走不动了!好疼,你抱我吧!”

顾悠然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沈东平,感觉到了她的目光沈东平看了过来,看见顾悠然,他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下一秒,他打横抱起林希文大步走了过来。

竟然这样无所顾忌了吗?

顾悠然觉得头更晕了,她垂下眼眸低下头,不想看他们的恩爱表演。

哪里想到走到她旁边,林希文竟然主动开口了:“呀,这不是悠然姐吗?你怎么在这里?生病了吗?”

没有抬头顾悠然也听出来林希文语气里的炫耀,她这个正牌妻子生病了,老公不管,却抱着小三看病,想想都觉得自己很悲哀,她猛地站起来,声音冷冷清清的:“林小姐,别乱叫,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东平哥!”林希文一脸委屈的看向沈东平。

沈东平冷冰冰的目光扫向顾悠然:“顾悠然!你怎么说话的?”

这是又要为小三出头吗?要是平时顾悠然一定会针锋相对让他们下不来台。

可是今天她实在是没有精力,本来头昏眼花的,现在又被沈东平抱着小三当面这样刺激,心里钻心一样的疼,几欲晕倒,哪里有精力去和他们争吵。

不想让沈东平和林希文看到她的软弱,她冷笑一声,强撑着大步离开。

沈东平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脸色一点点的沉下来,竟然这么不在意么?

这个该死的女人!

“东平哥!”林希文看着沈东平的目光追随着顾悠然的身影,心里暗恨,他心里还是有这个贱人的。

心里暗恨,声音却是楚楚可怜的,“悠然姐一定是误会我们了,要不我去找她解释解释?”

“不用了!”沈东平唇角浮现一抹冷笑,解释什么?有那个必要吗?

林希文自然是百般不想让沈东平去解释的,最好顾悠然这个贱人误会才好,她越是和沈东平别扭,沈东平就越会和她生分,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

只是刚刚看见顾悠然那个贱人满脸惨白,和平时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她得好好打听一下才是。

身为市长千金林希文自然是有一定的人脉和关系网的,很快她就知道了顾悠然怀孕的事情。

这个贱人竟然怀孕了!

她要是怀孕了还有她什么事情?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得想一个办法,最好能够让顾悠然肚子里的孩子不声不响的消失才好。

 

第7章小三示威

顾悠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浑身没有力气,她晕沉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电话铃声把她吵醒了,她接通,林希文的声音传来:“悠然姐,东平哥今天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顾悠然握住电话的手在抖,沈东平不回家,却是林希文打电话给她,林希文这是在像她示威么?一口气堵在胸口,她声音恶狠狠的:“你算什么东西?沈东平不回来也轮不到你给我打电话吧?”

“悠然姐,我知道你很生气,今天的事情我像你解释一下,中午吃饭时候我不小心扭伤了脚,东平哥送我去医院,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的。现在他送我回家,爸有事情和他说,所以留了他吃晚饭,我怕你多想和你说一声。”

“多想?呵呵!”顾悠然冷笑着挂了电话,林希文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不是怕她多想,是怕她不多想吧?

想着那边一家人欢声笑语,而她形单影只孤零零的一个人,顾悠然心里难过倒极点。

她怔怔的靠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呆,肚子饿得难受,她挣扎着爬起来去了餐厅。

冰箱里空荡荡的只有牛奶,她拿了一盒坐在椅子上面慢慢的喝着。

自从父亲林南城背着母亲在外面搞小三生下林希文后,她母亲就郁郁而终。

母亲死后小三带着女儿登堂入室,她一气之下跟了舅舅生活,还把姓也改了跟随母亲姓,嫁给沈东平三年,沈东平和陈文君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她和林南城的关系。

因为不知道她的身份,嫁给沈东平,她属于高嫁,陈文君对她一直非常的不好,为了爱情她一直再忍让,可是现在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婚姻还有意思存在吗?

那个发誓要爱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也找了小三,还是她最恨的女人。

现在她又怀了孩子,沈东平已经变心了,变心的男人最是无情,难道她要步母亲的后尘也像母亲一样郁郁而终吗?

沈东平这一夜又没有回来,顾悠然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客厅等到半夜,拖着沉重的脚步回了卧室。

次日早上林希文的电话过来了,带着炫耀:“悠然姐,东平哥昨天晚上喝太多了,就在家里住下了,爸本来是让他睡客房的,谁知道他半夜摸进了我的房间,把我当你了……他昨天晚上好猛,我一直被他折腾到天亮,到现在身上还酸痛着呢。”

“贱人!”顾悠然吐出两个字挂了电话。

沈东平的欲望有多强她是非常非常清楚的,从前两人爱到死去活来的时候他整夜整夜的折腾她。

现在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过她了,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忙,现在才知道,他不是忙,是早就变心了。

昨天晚上想了大半夜,顾悠然想了好多好多,想过告诉沈东平怀孕的事情,想着和他好好谈谈,可是唯独没有想过他会和林希文在床上折腾一夜。

沈东平已经彻底变心了,他也说过不要她的孩子,她现在怀孕算什么?难道要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疼爱的孩子像她一样?

可是这是她的孩子,虽然只是一个坯胎,但是也是流着她的血液,只是想到沈东平的背叛,想起林希文的挑衅,想着以后可能要面对的所有情况,顾悠然心里萧瑟一片。

 

第8章孩子没有了

早上起来身上有些不舒服,顾悠然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挣扎去赶去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的看着顾悠然,“你身体不好,严重贫血,还有先兆流产的症状,这个孩子恐怕……”

“恐怕什么?”顾悠然愕然的看着医生。

“你也知道现在提倡优生优育,像你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是不要留比较好,毕竟母亲身体不好,要是遗传给孩子……孩子生下来要是有什么不好,这不是害了他吗?”

顾悠然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医院,站在马路上,她茫然四顾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她和沈东平的孩子,不管怎么样,他有权知道,顾悠然犹豫一下给沈东平打了电话。

电话过去被挂断了,沈东平竟然不接她的电话。

顾悠然咬牙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沈东平,我怀孕了!”

很快沈东平回了短信过来,只有两个字:“打掉!”

顾悠然从头凉到脚,他竟然让她做掉孩子?

想起那天早上他当着自己的面说的话,有了我也不会要。顾悠然眼中雾气弥漫,这就是她以为的良人?

他怎么可以这样狠毒?

沈东平,你不要这个孩子我要!顾悠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步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身后被人重重的推了一把,她控制不住的摔了下去,肚子痛到极致,她感觉有东西正在慢慢的从两腿间流逝。

……

医院,顾悠然虚弱的躺在病床上,

“砰!”门被从外面一脚踹开了,沈东平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

看见沈东平顾悠然心一抖,沈东平已经冲到了床边,他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你……你做了他?”

顾悠然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正想说话,目光看到紧随其后的林希文,心瞬间冰冷,嘴角微微一扬,“我不是如你所愿吗?”

“贱人!”沈东平双眼通红,牙齿咬得咔吧响,看着顾悠然无所谓的笑容,他心里像是被人拿着刀在凌迟,强烈愤怒让猛地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你去死!”

脖子被沈东平用力的掐住,瞬顾悠然拼命的挣扎,但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发狂了的沈东平的对手,很快空气稀薄,呼吸不畅。

“东平哥哥!你做什么?你快放手!”看着沈东平那副癫狂的样子,林希文吓一跳。

听说顾悠然孩子没有的消息后她马上通知了沈东平,还通知了陈文君,就是要让沈东平对顾悠然心灰意冷,但是她可没有想到沈东平会这样愤怒,竟然要掐死顾悠然。

顾悠然这个贱人是该死,可是她不能死在沈东平的手里,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男人背上杀人的罪名,于是放开嗓子的喊:“来人!快来人阻止他!”

几个医生护士冲进来用力拉开沈东平,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顾悠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沈东平刚刚是真的想让自己死,男人绝情起来可真是让人难以想象,想起沈东平曾经对自己说得情话,顾悠然觉得莫名讽刺。

出轨,对她冷暴力,现在竟然还要杀了她,沈东平可真是出息啊!

她一直觉得父亲林南城薄情,现在发现沈东平比林南城薄情有过之无不及。

林南城虽然渣好歹没有想过要杀死自己得母亲,而沈东平……

看着沈东平狼性的目光,看着依偎着他小鸟依人的林希文,顾悠然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她沙哑着嗓子,“沈东平,我们离婚吧!”

“离婚?你竟然还有脸敢提离婚?”沈东平眸色中风暴涌现,又要冲过来。

林希文紧紧的拉住他,“东平哥哥!”

“离婚好!马上离婚!东平,这个贱人这样狠毒留着干什么?赶快和她离婚娶希文,希文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比这个狠毒贱人要好无数倍!”

陈文君也赶来了,走到门口就听到顾悠然提出离婚的话,听说顾悠然打掉了孩子,她又是生气又是庆幸。

生气是这个贱人竟然敢不声不响的做掉自己的孙子,庆幸的是做掉孩子后顾悠然再也没有留在贺家的理由了。

终于少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以后可以娶自己喜欢的儿媳妇,倒是一件好事情。

“东平,马上离婚!马上让律师起草离婚协议!”

沈东平没有理睬她,只是这样一瞬不瞬的盯着顾悠然,好一会后突然冷笑一声:“想离婚?下辈子吧!”

 

第9章不会放过她

没有想到沈东平竟然不肯离婚,所有人都看向他。

“东平,你是傻了吗?这个贱人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不离婚?”陈文君痛心疾首。

“我为什么要离婚便宜她?”沈东平目光淬毒的盯着顾悠然,“顾悠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扔下这句话沈东平大步离开了病房,林希文和陈文君对视一眼,眼中都是不甘心。

病床上的顾悠然怔怔的躺着,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沈东平刚刚的那副表情,她心里痛到极致。

他是在乎的吗?他竟然在乎这个孩子?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出轨?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爱情和婚姻?为什么要说那么绝情的话?

手轻轻的抚摸上肚子,这里曾经停留过她和他的骨血,可是现在……心里莫名的酸楚。

本来以为会看到一出年终离婚大戏,没有想到顾悠然都这样绝情了沈东平还是不肯离婚。

林希文心里不是滋味,垂头丧气的回了家。

母亲方琬儿迎过来:“希文,这是怎么了?”

“妈,那个贱人孩子没有了,东平哥还是不肯离婚。他不离婚我怎么办?没有想到东平哥对她的感情竟然这样深,真是气死我了!”

“你不会想办法啊?”方琬儿脸上浮现一抹冷笑,“陈文君这么喜欢孩子,你要是怀上沈东平的孩子,她拿什么和你争?”

“孩子?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方婉儿的提醒林希文眼睛一亮。

夜色酒吧,沈东平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心里疼到极致,孩子!他的孩子,那个女人竟然做掉了他的孩子!

顾悠然,你怎么这么狠心?

你他妈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守妇道还这样歹毒,我他妈是瞎眼了才会喜欢你!

一直洁白的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东平哥,你少喝点,喝酒伤身!”

“我不用你管!”沈东平一把推开林希文。

林希文也不管他的态度,自顾自的在她身旁坐下,“东平哥,你不用伤心了,其实孩子没有了也好!”

“你说什么?”沈东平转头看向林希文,恶狠狠的。

“姐姐她的心不在你身上,你留住她的人又有什么意思?”林希文叹口气。

“姐姐她想着的人一直是刘景深呀,要不是顾家反对,她早就嫁给刘景深做顾家少奶奶了。嫁给你只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而已,现在刘景深回来了,她做掉孩子只不过是为了和刘景深双宿双飞而已,她都这样伤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想着她,为她这样痛苦呢?”

林希文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沈东平的心里,想起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画面,心脏瞬间鲜血淋漓。刘景深……顾悠然,他们早就背着自己搞在一起了,这样的贱人,他为什么还要惦记她?为什么还要想着她?

他应该和这个肮脏下贱的女人离婚的!

不!他不能离婚!

凭什么他这么痛苦,她那样恣意快活?

他得不到的刘景深也别想得到,顾悠然,你想和刘景深双宿双飞,做梦去吧!

这辈子死我也不会放你走!

心里恨着,疼得鲜血淋漓得,沈东平一杯接着一杯的拼命灌酒,很快就人事不省,林希文伸手扶起他,脸上带了一抹冷笑,声音却是温情脉脉的:“东平哥,姐姐不给你生孩子,我给你生!”

 

第10章搬进了她的家里

顾悠然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沈东平从来露面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她只是在新闻上看见他的消息,每次出现都是带着林希文,两人一起参加各种活动酒会,好得像是连体婴一样。

每次看见这样的新闻顾悠然心里像是针扎一样的疼痛着,她大概是有受虐倾向,那个男人都这样明目张胆的带着小三猖狂了,她竟然还是着魔般的去关注他的消息。

就算是心被伤得鲜血淋漓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出院那天天气阴沉沉的,顾悠然裹紧身上的衣服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输入密码进入房间,一眼看见玄关处放着一双女式高跟鞋。

顾悠然身子一僵,不肯离婚,却又明目张胆得把林希文带回家,他这是想干什么?羞辱她?

拖着沉重的脚步进入客厅,楼上传来嬉笑的声音,那笑声刺激着顾悠然的心脏。

能够想到沈东平带着林希文在楼上做什么事情,她竟然没有勇气上楼,只是这样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

上面的嬉笑声一直在持续,过来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听到了开门声音。

“姐姐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打电话让东平哥去接你?”林希文讶然的站在二楼看着顾悠然。

顾悠然抬起目光看着她,发现林希文竟然穿了她的睡衣,她收回目光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面,见她不说话,脚步声下楼来了,林希文和沈东平一前一后走到她对面坐下。

很好,两人这是要沆瀣一气了吗?

顾悠然目光落在林希文和沈东平身上,一瞬不瞬。

气氛沉默得让人窒息,又是林希文打破了沉默:“悠然姐,你瘦了许多,出院了就好好的补补身子吧!”

这些关心的话听在顾悠然耳朵里实在太讽刺了,她几不可闻的笑了一声,看她笑林希文跟着说:“爸妈出去旅游了,我一个人住在家里害怕,我们是姐妹,东平哥接了我回来住,你千万别多想!”

害怕?林南城和方琬儿又不是没有离开过,从前她怎么不害怕?现在突然害怕了?

姐妹?她有这样不知道廉耻专门抢有妇之夫的姐妹?

顾悠然一个字也不想多说,沈东平既然都把林希文带回家了,她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这个婚反正是离定了,以其等着羞辱还不如痛快的离开,她慢慢的站起来,起身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一眼看见床上放了林希文的粉色大衣。

她住院的这段日子看来两人在这里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想着林希文和沈东平在自己的婚床上翻滚,顾悠然就觉得太脏太恶心了!

她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快速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自己的证件,简单的收了一下属于自己的东西,褪下手指上的结婚戒指,顾悠然拎着箱子下楼。

看见她拎着箱子下楼,林希文夸张的站起来:“悠然姐,你这是干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东平也开口了:“你去哪里?”

顾悠然没有说话,拎着箱子沉默的穿过客厅,沈东平看着她那副样子心头火气,猛地提高了声音:“顾悠然,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听见了!我给你们腾地方啊?离婚协议我会寄过来,到时候麻烦沈总签字!”

“悠然姐,你可千万别走,我知道你是不高兴看见我住在这里?我走,我马上就走!?”说着作势要走。

“希文坐下!”沈东平厉声叫住惺惺作态的林希文,目光冰冷冷的看着顾悠然,“你是真的要惹我生气吗?”

顾悠然没有理会沉默着穿过客厅走向门口,刚伸手握住门把手,身后一股冷冽之气逼近,沈东平一把抓住了她!

《爱错了的时候》沈东平​顾悠然全文免费阅读地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