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探险】王墓之九王咒印作者西山明月全文阅读

来源于游迅网

悬疑

类型

2018/4/15 15:44:16

时间

完结

状态

徐峥嵘经历的那些有点灵异的时间...关于王墓的诅咒?盗墓?的那些经历?喜欢看这类有点惊险的故事剧情吗?《王墓之九王咒印》喜欢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哦~

小说试读

我这人要说本事,还真是没有什么能说得出来的,可是唯独一点,就连我师傅都说我有天赋,就是保命。

“想好了吗?赵先生。”李慧语从铁子手里面接过了匕首,我就看着这个明晃晃的匕首,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要是真被她剜去了眼睛,恐怕我这条命也会没有吧。

“想好了,看来我这条命就要交给李小姐手上了。”我这话说话,李慧语搭在我肩膀的手就松开了,那匕首在她的手上灵活的挽了一个花子,就又递到了铁子的手上。

看了一眼李慧语,现在的她又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将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垫着脚尖在我身边绕了一圈。

马尾辫荡啊荡的,看她的样子还真不觉得她是个什么心狠手辣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那我就晚上来接先生了。”她说着叫对着铁子招了招手,两个看样子是准备直接离开我这小店了,我跟了出去。

李慧语站在门外看着我,似乎是看透了我的想法,对着铁子使了一个眼色,这大汉直接站在了我这铺子外面,就像是一尊铁塔。

看着我的笑容在脸上凝固,李慧语就像是得了胜利的猫一样抿着嘴笑的得意洋洋。

“他奶奶的!”我关上门,骂了一句,恨得我恨不得将这纸钱全摔在那个女人的脸上。

她身上那股子怪香,现在似乎还在我这店里面环绕,让人透不过气来。

“妈的,什么味!”不解恨的我又骂了一句。

虽说是答应了,可是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水平,坑蒙拐骗我可以,你要是让我真正的下一趟墓那可真是有些为难人了。

我将房门关上之前看了看外面的铁子有没有向里面看,他就站在太阳地下面,一言不发,我看着也放心,将双元锁挂在了门上,可是心里依旧不放心,又加了一把锁子。

有转过身看了看周围的窗户,的的确确都已经锁上了,我才放心的往房间里面走去,房间后面的地上堆满了杂物,我将那杂物分开堆放,地上镶着两尊雁足盘形青铜灯,这两尊灯也不过是十几厘米高,上面满是铜锈,放在哪里都是极其不起眼的。

我蹲在地上,将左边的灯从右向左转动了三圈,将右边的灯依旧也是从左向右转动了三圈,我这内室的门这才能够推动把手,不然就算你有天大的劲,也别想把这门打开。

这内室机关是师傅再是之前设置,他生前留下话,若不是非要下斗,那我就做一辈子小买卖,若是遇到这般情况,就打开他留给我的琉璃锦盒。

“我是真没想过这种情况啊!”我在内室里面,手锤着墙壁就差没有大声的呼叫了,这是什么屁情况,都说自己不擅长了,还逼着自己去干活!

许家还真是仗势欺人,因为师傅的原因,我对许家也没有什么好感,师傅当年是被许家门主赶出来的,说是因为不服管教,我师傅虽然有些行为怪异,可是却因为这个将师傅赶出来,我这人就是帮亲不帮理。

可是现在这个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搬着梯子,翻开了在最上面的柜子,这琉璃锦盒要是放在不识货的人的眼睛里面恐怕只觉得一分钱都不值,这是从一个宋代墓里面得到的琉璃锦盒。

古法琉璃是采用‘琉璃石’加入‘琉璃母’所炼制而成,但是这种方法也只是残章,从明代开始古法琉璃的方法就已经是残缺不全的了,在明代小说《西游记》中沙僧就是因为打破琉璃盏而被贬下凡间。

这个宋代琉璃锦盒里面的小气泡细密绵绸,金色和白色的光泽更是让这个锦盒的价值更上一层楼,我将上面的小锁子轻轻用手捏开,这还是我第一次打开这个盒子。

“师傅,别坑徒弟啊。”我闭上眼睛说了一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就睁开了眼睛。

这盒子里面放置了一个被帕子包起来的东西,还有一页纸张,我将盒子放在柜子上面,打开了那帕子,里面放置着一个摸金符。

黑色的摸金符后面包着镂空的银子,在灯光真的照耀下浑身上下散发着幽幽的黑色柔光,上面用古篆体刻着‘摸金’两个字。

我的心情这一刻甚至可以说是复杂的,师傅常说,没有摸金符就不是摸金校尉,现在这个摸金符在我手上,那就代表,我已经可以下墓了。

我将摸金符捏在手里面,那尖锐的穿山甲爪子将我的手掌心隔得生疼,“你还真是不吃亏啊,许老赖。”我这话自己都听得出来这发涩的喉咙。

只能将这摸金符带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面,发凉的摸金符贴在我的胸膛上面,我不舒服的耸了耸肩膀,打开了那一张纸。

里面就只写了一句话,‘淮南王墓’这淮南王墓难不成有什么东西,能让师傅迟迟放不下。

就连死都要记下来,让朋友带来给我,的确我没亲眼见到师傅的尸体,就连墓都是衣冠冢,他去世的消息是同他一起下墓的人将这个消息带来给我的。

“可是我还真不知道我这次去的什么地方啊。”我看着这个上面的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将这张纸折起来,就在我对折的时候,忽然发现这纸似乎是有两层。

之前听闻有过画中画一说,难不成我师傅还留了一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想着就从梯子上面翻了下来,从后门出去打了一盆水回来。

将这纸就泡在了水里面,师傅应该不会在这么大一张纸上就写淮南王墓几个字吧,这也不符合他的抠门性格啊。

“师傅啊师傅,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了。”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看着这纸上的淮南王墓几个字慢慢的淡了下去。

浮上来的竟然是一张地宫的地图。

甚至越来越清晰,上面绘画着赫然就是今天李慧语给我看到的那张地宫的全图,上面几个大字,‘淮南王墓’

这个时候我才想到了什么叫做哭笑不得。

最小面一行蝇头小楷,‘白蛇戒启南阳玉匣’

这字我看着就知道不是我师傅写的,这字娟秀温婉,看着就知道是个女人所写的,可是以前也没听过我师父说他自己有什么红颜知己,看来老头子还是埋的深。

这画卷将盆里面的水全部吸干净,这地宫的样貌这个时候才完完整整的显现在我面前,整个地宫程椭圆形,可是这个墓的地图应该是拓印出来的,有些地方并不能完整的看清楚甚至更多的第地方还被打上了一个叉,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忽然想起来那蝇头小楷上面所写的白蛇戒,我看了看戴在自己手上戒指,上面刻画着一直张着小角的白蛇,刻画的功夫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劣质,我当时并不明白我师父为什么要把这个戒指传给我。

“你还真是老谋深算啊。”我苦笑着说了一句,这老头本来就吃不得半点亏,现在看来就是如此。

手上的戒指小蛇我看着眼熟,忽然想起来,今天在李慧语手上拿半张残页上面看到的图案,我趴在了地图上,寻找着,右下角的一个耳室上面果然就是和她那张图一模一样,趴在图纸上面看着那门上面确实是有一条白蛇。

动作微微仰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看见了它吐出了自己猩红的信子,

我猛地摇了摇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上的戒指,上面的那只蛇还是那个样子死气沉沉的样子,我也是昏了头了,竟然想着我这戒指还能是什么宝贝。

这张地图我放置在桌子上面等待着它的干透,我将内间的门锁上就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北派就是有一点不好,太依赖工具,虽然是这样想但是我还是手脚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将放置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的洛阳铲,将它的部件都卸装下来,这样也方便拿,飞虎爪和尼龙绳子,两个探针头我都放进了包里面,这个重量我觉得要是路程够长我可能都会累死。

“就差探灯了。”我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房间里面的探灯,还真奇怪了我记得前两天还看见了,怎么要用的时候就不见了。

“唉!你谁啊,知不知道我是谁?!白老五知道不?”门外面的声音大到我在房间里面都听得一清二楚,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白家那个败家玩意。

“赵景烁!你给我出来!出来!”他倒是没有一点准备休息的样子。

我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直接将这枚戒指和摸金符套在了一起,挂在了脖子上面,将这两样东西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将两个物件像镶在我皮肤上面一样。

“来了!”我冲着门外吼了一声,白老五,白广汉算是我师傅的半个徒弟,他要是得了个什么好东西非得在我这里说上了半天不可。

我打开门就看见这小子笑的一脸得意,就差没在脸上刻朵花。

“我给你说,我四叔这次脑子开光了,说是要带我一起下墓,你知道是谁的墓不?”他说着一脸神秘,可是眼神里面明显写着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不知道。”我回答的一本正经,果然这小子一脸你真无趣的表情。

“猜猜。”白老五这厮还真是不死心,我一些不耐烦的拍了一把他的后背,这小子笑的嘶哑咧嘴。

“淮南王!”他几乎是大叫着说着这句话。

小说目录

第一章突来风波

第二章图纸疑云

第三章人油添灯

第四章火虫铺路

第五章真假幻境

第六章悬棺

第七章惊动

第八章鬼打墙

第九章小鬼

第十章守墓尸

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