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小说阅读_谨羽小说在线阅读

来源于游迅网

言情

类型

2018/7/2 10:12:51

时间

完结

状态

“魏小纯,下一个魏小纯同学请进来体检。”

走廊上女护士正拿着册子在报她的名字。

她来英国读书有几个月了,皇家贵族学院是学校保送来就读的,要不然,哪有钱来读这么名贵的学校?

“在,我在这里。”

魏小纯举着小手从人群里站出来,她走到护士面前。

捧着册子的护士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魏小纯,这女孩子看上去年纪很小啊,离少爷所示的各项条件有些差距,会不会是同名同姓给搞错了?

“这是你接下去要进行体检的科室,进去后记得换上衣服,要全部脱掉知道吗?”

护士交代魏小纯,要她进去先脱衣服。

这真的是体检吗?为什么国外的体检这么奇怪,居然是脱衣服。

可是看着全校同学都在这里做检查,魏小纯也不好逃避。

监控室里,两个男人坐着,一个男人站着,其中坐着的一个男人穿着西装,长相俊美,高的体型与五官的阴柔美恰恰相反,另一个身上穿着白大褂,阴鸷的冷眸紧盯着屏幕,那双眼眸如鹰隼锐利。

“御,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丹尼尔薄唇微掀,磁性的嗓音低沉如低音提琴。

宫御从椅子上起身,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操作着,他们眼前屏幕的画面一下子变成了无画面状态。

他绷着英俊的俊庞,幽冷的目光恶狠狠地睨着丹尼尔。

“算我多嘴,你自便。”丹尼尔肩膀一耸,打趣道,“有人要去玩医生叔叔游戏喽,真污。”

宫御迈开被西装裤包裹住的修长长腿,迈步到门边的时候,站着的男人走上前来,他打开了监控室的房门,恭敬地道,“少爷请。”

“阿尔杰,监控好这个房间,别发生我不愿看到的一幕。”

宫御嗓音阴戾的喝道,面庞冷峻。

这间监控室能够看到魏小纯那间检查室的画面,宫御要阿尔杰守在这里,是怕丹尼尔偷看。

“请少爷放宽心,有我在,没有人敢动那台机器。”

阿尔杰恭敬地向宫御低了低头道。

他是宫御的贴身管家,照顾饮食起居诸如此类,属于万能型人才。

魏小纯在更衣室按照贴在门背后的操作须知,把穿在身上的所有衣服全部给脱掉了,她换上一件蓝色的很宽大的类似睡裙一样的检查服,好在是长袖的。

她走出更衣室,推门进来的宫御站在那里。

“躺上去,把腿打开。”

他阴郁的冷眸恶狠狠地睨着她,冷冷地道。

“那个,我是来做体检的。”魏小纯略为垂头,底气不足的说道。

为什么体检要打开双腿,并没有人告诉她这些步骤,难道同学们和她做的体检项目部一样吗?

“你是自己躺上去,还是我动手摁你躺上去?”

宫御英俊的俊庞浮现阴郁的神色,嗓音阴沉的反问道。

魏小纯有些害怕,这个医生好凶。

她畏畏缩缩的躺在了医用床上,双腿搁在两边的仪器上。

“请问医生,这是什么检查?”魏小纯心惊胆战的问道。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她以前没有尝试过去医院要做这种检查。

宫御坐在椅子上,掀起魏小纯穿在身上的检查服下摆,她害怕的挣扎起来,“不要,你到底要做什么?”

“检查。”他冷冷地道,磁性的嗓音冷冽的道。

她知道他长得很帅,气场也很强大,可是身为男性医生怎么能给女病人做这种羞耻的检查呢?

魏小纯冒出了涔涔冷汗,继续躺在医用床上,她感觉到腿间有冰凉的触觉,可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生过孩子吗?”宫御冷冷地问道。

魏小纯躺在医用床上,她感觉到身体有些变得奇怪起来,说不出来的感受,好像有点热热地,又有点酥酥麻麻的。

“没有生过孩子,我还是女孩子。”

她气恼的回答道。

言下之意这句女孩子是暗示身体清白,没有和异性有亲密的接触。

她一直专心学习,学习成绩优异的状态下才会被学校以报送的优待送到英国的皇家贵族学院,怎么可能会跑去生孩子?

“平常私生活作风捡点吗?”

宫御冷冷地反问道。

“我的私生活很捡点。”

魏小纯的嗓音变得奇怪起来。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语气又轻又缓。

“医生,你检查完了吗?”魏小纯努力找回理智反问道。

宫御推开椅子起身,他脱掉白大褂,一身手工制裁的名牌西装展现在魏小纯面前,身形颀长的站在那里,薄唇微勾,冷冷地道,“我不是医生,魏小纯你不记得我是谁吗?”

她应该认识他吗?他不是医生为什么要给她做检查?那不是医生,他又是谁?

那为什么她的脑子里一点这个男人的印象都没有呢?

要是他们真的认识,总该有一些线索吧?

“魏小纯,这是你勾引人的新招数吗?”宫御磁性的嗓音凌厉的道,冷眸恶狠狠地瞪着她,“什么时候学会了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她觉得腿间有些难受,这种感觉无法形容,涨涨的,酸酸的,特别不舒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我真的不认识你。”

魏小纯平静的说道,她跳下医用床站在他面前。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宫御唇角微勾,凶狠的冷眸怒瞪着她。

她看到他的眼神,心里有一种错觉,好像欠了这个男人债没有还,可是印象中并没有这号人物。

难道,真的是她记错了?

“魏小纯,找到你是我的幸运,可是会变成你的不幸。”

宫御阴鸷的目光冷冷地睨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魏小纯慌乱不已的问道。

“很好,你终于有心想知道我是谁了吗?”

他阴戾的嗓音回荡再检查室内。

“一个你惹不起的人物,一个你惹了会万劫不复的人物。”

宫御一步一步朝着魏小纯走去,阴郁的冷眸闪烁着危险的精光。

魏小纯退无可退,腰间抵在医用床的边沿,他精瘦的长臂往她的脖子后面一伸,她感觉到脖子后面一紧,好像有什么扎进了皮肤里。

接着,她感到意识越来越模糊,双腿站不稳,人软绵绵地晕了在了他宽大的怀里。